莫守拙心里开始打鼓。


        

若是始终找不到森林湖泊,看不到走兽虫鱼,他与有娇非得饿死在这个地方不可。


        

敌人可以通过战斗解决,危机可以通过规避躲开,唯有水和食物,不是能靠战力解决的东西。


        

没有吃的和喝的,他与有娇恐怕连三天时间都撑不到。


        

这么想着,莫守拙脚下加快了步伐,必须尽快找到可以支撑他们生存下去的东西。


        

哪怕只是一条蛇。


        

再往前走七八里,地上出现了一具枯骨。


        

莫守拙没敢用手去触摸,只是看着。


        

兽的枯骨,体形很小,若是做个比对,应该与一只成年的猫差不多大小。


        

心中顿时有了欣喜之感,近处一定有森林和水源,否则不会有兽出现。


        

只要能找到森林和湖泊,不但生存有了依靠,安全也能得到保障。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我们要走到哪里去?”


        

“黑暗城堡,找豢灵师。”


        

“很远吗?”


        

“不知道。”


        

“老人给你的书上没说吗?”


        

“关于冥海里面的很多事情,书上都只是说了个大致情况。我猜想,可能连仙人都没来过冥海,所以并不知道这里的详情,只是通过水滴之眼看到了一些而已。”


        

二人一边说一边往前走,一直走到日落黄昏,没有看到森林,也没有看到水源。


        

除了那具枯骨,再没看到一只兽,一只鸟。


        

成虚境虽然在持续不断地运行,却一直没能恢复在虚空裂缝中损失的能量,始终打不开水滴之眼。


        

莫守拙不打算再往前走。


        

未知之地,定有未知之物。白天不出来活动的东西,夜间有可能会出来。


        

在一片毫无遮挡的空旷之地上行走,有着巨大的危险。


        

而且,地面上到处都是裂缝,不知道有多深,黑暗之中行走,若是一不小心掉进去,有可能就再也爬不上来了。


        

莫守拙想找一处安全之地,最好是个山洞。


        

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处处都是山,山上却没有洞。


        

最后找到了一处突出的巨石,石下有一个空隙,可容下两人。


        

“看来,我们只能在这个地方待上一夜了。”莫守拙有些无奈地说道。


        

“不往前走了?”


        

“不走了,夜间在未知之地行走太危险,说不定就会遇到个什么东西,等明天天亮了再走。”


        

巨石下的空隙很小,容下二人有些困难。


        

有娇紧紧地缩在莫守拙的怀里,彼此能够听到对方的呼吸。


        

此时,有娇已是饥肠辘辘,又渴又饿。“早知道来之前,带上些食物和水就好了。”


        

莫守拙微微一笑,“最好再带上壶老刀子酒。”


        

夜间的风吹过,有些凉,有娇不由得缩紧了身体。


        

莫守拙伸开双臂,将有娇紧紧地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帮她取暖。


        

这一刻,他却又想起了方兮颜。


        

两个女人,一个见不到,却忘不了。一个就在怀中。


        

心里想着方兮颜,怀里却抱着有娇。将有娇抱在怀里,心里又想着方兮颜。


        

本想与方兮颜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却又因形势所迫,将有娇当成了自己的至爱,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忠贞不渝肯定是算不上了。


        

可若是用朝秦暮楚来形容,对自己好像也不太公平。


        

心里问了自己一个问题:方兮颜和有娇,你到底更喜欢谁?


        

竟然得不到一个准确的答案。


        

如果没有穿越这档子事,他一定会娶方兮颜。


        

如果本就生在这个时代,他一定会娶有娇。


        

当两个女人同时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且中间还隔着两千多年的时空之时,莫守拙开始变得有些迷茫了。


        

心里不由得暗骂了一句:他大爷的,世事弄人,这算是什么事嘛!


        

有娇似乎感应到了莫守拙心中的挣扎,扭头看着他,脸与脸的距离不足半尺,气息拂过莫守拙的脸,有一种痒痒的感觉。


        

莫守拙本想往后移一移,却移不了,后面便是石壁。


        

“少爷真的喜欢我吗?是至爱那样的喜欢?”有娇小声问道。


        

莫守拙是救命恩人,是少爷,二人的身份地位有着天地之别。以前的时候,她从来都没有感应到少爷对自己有过至爱之心,充其量也就是喜欢罢了,这次为何突然就有了?


        

难道只是因为需要自己陪着来冥海吗?


        

进入虚空裂缝之前,她就想问这个问题,却始终没问。


        

若是自己死在了虚空裂缝之中,问了这个问题,还不如不问。


        

答案若是至爱,自己死了,少爷怎么办?答案若不是至爱,临死之时,自己又会有多么伤心。


        

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之后,在这个死地之夜的石隙中,有娇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莫守拙看着有娇。


        

“你问的这个问题,我也一直在问自己。”


        

“有答案吗?”一张小脸,全是期待。


        

“还记得我说过的方兮颜吗?”莫守拙问道。


        

“记得。少爷从豢龙寨回来的当天夜里,喊了好多次她的名字。能告诉我,她是谁吗?”有娇说道。


        

“一个至爱我的女人。”


        

“少爷也至爱着她吗?”


        

莫守拙点点头,无法否认。


        

有娇用力咬了一下嘴唇,“穆嬴公主至爱着少爷,少爷也至爱着她。”


        

莫守拙又是点头。他对穆嬴无至爱,但原主有。这一点骗不了有娇。


        

“有两个女人至爱着少爷,少爷也至爱着她们,我真的好羡慕。”有娇说完,轻轻地叹了一声。


        

“你呢?”


        

有娇目光盈盈如秋水,“有娇这一辈子,只陪伴少爷一人。少爷可知我心?”虽然没有正面回答,心思却已表达得非常明白。


        

莫守拙将有娇抱得更紧,“傻丫头,我自然知道你的心思。”


        

两滴泪珠滚落,“少爷对有娇的至爱,是不是只是因为需要一起来冥海?”


        

“有娇,王上在府中问询于你之时,你的话让我感到无比心疼,是撕裂了心的疼。我现在如实回答你,对你的至爱,绝不是因为需你陪着来冥海。”


        

“少爷可以娶很多女人,只求少爷别抛弃有娇。”


        

莫守拙将有娇抱得更紧,“有娇,此时此生除了你,我恐怕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