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守拙终于还是把眼睛睁开了。


        

不是想去阴间,而是有人往他嘴里喂水,他闻到了水的清香。


        

阴间来的使者不会关心他的,它们巴不得他快点死呢!


        

虽然睁开了眼睛,在很长时间里,莫守拙却什么都看不清,眼前一片昏花。


        

只觉得有人给他不停地喂水,清凉香甜的水一滴一滴滑落进他的胃里。


        

然后他就慢慢地看清楚了,眼前果然有一个人,不,是有很多人,有男人,也有女人,他们都穿着华丽的服装。


        

“你,你是谁?这是天国吗?”莫守拙以为自己死了,到了天国了。


        

是因为他一直没有答应阴间使者的呼喊,所以使者没能将他带走吗?


        

莫守拙现在想到的是,天国果然很美好,连人们穿的衣服都那么新鲜,不知道他会不会也能穿上这么好看的衣服。


        

“这不是天国,莫守拙,你没有死,你还活着,我们是来救你的。”那个终于被他看清晰了面孔的老年人清清楚楚地告诉他。这位老人慈眉善目,一看就是个善良的人。


        

莫守拙突然就哭了,没有哭出声音,只流出了一滴眼泪,把脸上冲洗出了一条细细的亮色,那是他被灰尘盖住的皮肤的颜色。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你是谁?”莫守拙问道。


        

老人说:“你现在身体很虚弱,少说话,先吃点东西。”


        

老人挥了挥手,旁边便有人走过来,先是给莫守拙喂了些水,然后再给他喂食物,好长时间没有吃食物了,使了好几次劲,才终于把一口食物咽了下去。


        

一顿饭吃了很长时间,而救他的人竟然有着无穷的耐心,一口一口地喂,还时不时给他捶捶背。


        

吃了许多食物,莫守拙又躺了一会儿,身上慢慢有了一些力气,说话也流畅了许多。


        

一个乞丐的生命看来是倔强而坚强的,就如同一株小草,虽然被干旱折磨地枯萎欲死,但只要有一滴水珠落下,很快又会散发出生命的灼灼亮色。


        

莫守拙抬手想理一理杂乱的头发,即使是欲死之人,在外人面前,他最好也能有一个比较好一点的形象。


        

但是头发上沾上了太多的杂草,结为一团,根本已经理不开了,无奈地问老人:“你是谁?你我素不相识,为什么要救我?”


        

老人很善良地笑着,说:“我们定个约定如何?”


        

莫守拙说:“什么约定?”


        

老人说:“你不要问我任何事情,我也可以不用回答你任何问题。你只知道是我救了你,便可以了。”


        

莫守拙轻轻地摇头,说:“救一个临死之人,总是要有一些理由。我虽贫贱,也知感恩图报。但若让我心怀感激,需得让我知道你救我的理由没有任何的恶念,否则我不但不会感恩,反倒会痛恨你。因为,连死,你都不让我安心。”


        

老人哈哈一笑,说:“你倒是有一些脾气,不过这番话也有道理。好吧!我告诉你,我救你,只是要给你一个选择。”


        

莫守拙吃惊地问:“什么选择?”


        

老人语气平静地说:“选择现在死,还是一百天后死。”


        

莫守拙有些惊讶地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老人说:“我能帮你延续一百天的生命,在这一百天里,你拥有巨大的权力、数不清的金钱和女人,能够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但一百天以后,你还会来到这里,像现在一样死去。不过那时的痛苦,可能比现在要强上百倍,甚至千倍,你愿意吗?”


        

莫守拙一声苦笑,说:“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我现在遍体鳞伤,满身脓疮,已经是痛不欲生,生不如死,这天下还能有什么样的死法,比现在更痛苦?”


        

老人点点头,说:“你说的不无道理。那好吧!你现在就要完成一个选择,然后再决定后面的事情。”


        

“什么选择?”莫守拙毫不犹豫地说。


        

老人朝旁边指了指,说:“那里有十筐铜贝和十筐馍馍,另外还有一个就是权力,你从三者之中选择两个。”


        

莫守拙身体上有了力量,竟然站了起来,斩钉截铁地说:“我选择馍馍,还有权力。”


        

莫守拙的回答似乎出乎老人的意料,他迟疑了一下,说:“为何选择馍馍?”


        

莫守拙说:“发给这些乞丐吃。”


        

老人说:“你可以选择铜贝?十筐铜贝可远不止买十筐馍馍,而且你也需要铜贝。”


        

莫守拙指了指周围荒芜的土地和空旷的山川,说:“在这片荒山野岭之中,纵使有十万铜贝,也买不到一粒粮食,便如粪土一般。而这十筐馍馍,却可以让这里的绝大多数人活下来。”


        

老人呵呵一笑,说:“我便送你权力和十筐馍馍,还有一百天的生命。”


        

转身指着周围的人,说:“这些大臣都有经天纬地之才,这些军队也都经过严格的训练,还有这些乞丐,他们都将听命于你,你可以让他们帮助你做事。”


        

又指着远处一座不知何时出现的富丽堂皇的宫殿,说:“那座王宫现在属于你了,里面有你需要一切物事,包括食物、工具和武器,但是没有铜贝。”


        

莫守拙看着周围的群山,已经隐没在一片淡淡的夜色之中,说:“我不需要它们。”说完回头,老人已经不见了。


        

莫守拙带着大臣们来到宫殿,军队迅速在周围险要地域、要点和隘口完成布防。


        

有一个叫墨离的官员引着莫守拙到了寝宫,十名绝色少女托举着华丽的盛装在旁恭迎,另有十名绝色少女已经将沐浴之水调好,**着身体准备侍奉莫守拙洗浴。


        

宫殿里面散发着淡雅芬芳的玫瑰香味,泌人心肺。


        

莫守拙觉得自己前半辈子几十年加起来都没见过这么多绝色少女。


        

这些少女身上的衣服都很少,大部分肌肤都裸露在外,绝美的容颜、丰满的胸部、水嫩的肌肤…很容易让人痴迷。


        

见莫守拙有些痴愣,墨离躬身说:“请主公沐浴更衣,微臣去外面等候。”然后知趣地退了出去。


        

偌大的寝宫里,只剩下了莫守拙和一群美得不可方物的少女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