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沿着灰暗通道回到骷髅塔。


        

第二座骷髅塔建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防御界的能量同样是一万樽。


        

有了破解第一座骷髅塔的经验,接下来的事情都比较简单。


        

如法炮制,消除了第二座骷髅塔的防御能量。


        

当走向骷髅塔的门时,莫守拙有点迟疑,第一座骷髅塔连接着暖海,这第二座骷髅塔,又会通往哪里?


        

若是通道的尽头是一片刀山火海,那可不得了。


        

心中虽有疑虑,脚下未停,使命在肩,无论通往哪里,他们都得去一趟,一切遭遇,只能随机应变。


        

右手紧握天魂刀,左手握住有娇的手,全神戒备。


        

进入骷髅塔的门,眼前出现了一片沙漠。


        

当兵的时候,莫守拙曾经去过三个沙漠训练,最大的一个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常有“黄沙滚滚来、风吹沙丘跑”的滔天气势,也有“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圆”的宁静意境。


        

眼前所见,与当初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看到的情景,一般无二。只不过这是一个没有风的上午,整个大漠尽显一派淡定从容。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入目皆是单调的黄色,黄沙如河,鱼纹密集,到处遍布着高低不一的沙丘。


        

看不到一棵树,更看不到一片绿洲,无论是肉眼还是水滴之眼,都看不到沙漠的尽头。


        

几株半死不活长势极差的骆驼刺,算是大漠之中唯一的生机。


        

到处充盈着浓烈的死气。


        

这样的死气,不但来自大漠本身,也来自高悬于前方二十里处大漠虚空之中一团如炽烈燃烧的烈火般的红云。


        

这团红云是隐性的,虽然像一团燃烧的火,却只能用水滴之眼才能看到。


        

肉眼所见,只有数片浮云,在虚空之中轻轻飘过。


        

红云形状诡异,像只张开爪子作势欲扑的巨兽,其中涌动着的攻防能量超过七千樽。


        

破了这片红云,一定能看到他想看到的东西。


        

“哇,好美啊!”从惊愣到惊喜,第一次来到大漠的有娇,没有莫守拙心中的诸多忧虑,面对一望无垠的沙海,不由地发出了一声惊叹。


        

大漠,总是能给人提供无穷的遐想空间和博大的视觉冲击。它虽然不能孕育和护佑生命,却也能给生命带来欢愉。


        

当然,也有绝望,深陷大漠断水绝粮频死之时的绝望。


        

一叹之后,有娇朝着前方跑去。


        

一袭红衣,如同一团燃烧的火。不但惊艳了莫守拙的眼,也惊艳了这一方天地。


        

简直就像是画中人一般。


        

骄阳、大漠、红衣、美人,风情万种,美不胜收。


        

莫守拙突然觉得,有娇越来越像个女人。


        

身上少了一份稚嫩,多了一份成熟。


        

气质绝佳,妩媚动人,又不失调皮的天性与灵动。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这样的女人,拥有着无比伦比的强大杀伤力。就算柳下惠重生,面对如此情景,恐怕也难以坐怀不乱。


        

除非他不是男人。


        

“少爷,你在看什么?”奔跑了一阵子的有娇停下来,大声问道。


        

“看你。”莫守拙脱口而出。


        

“我好看吗?”有娇张开双臂,五指张开,朝向虚空,小脸仰起,一丝微风,撩起了几撮秀发。


        

“好看,非常好看。”莫守拙大声说道。


        

此情此景,将永远留存在他的记忆之中。


        

若是能用照相机照下来,拿去参加国际摄影大赛,定能惊艳了裁判的眼,不获大奖都不行。


        

可惜,这么美的瞬间,却无法保留下来。


        

“那你看吧!”有娇说着,身形飘起舞动,像极了一只慢飞的蝴蝶,如诗如画,如梦如幻。


        

莫守拙微笑着看着有娇,心中一片温情。


        

见莫守拙怔怔地看着自己,有娇附身捧起一捧黄沙,坏笑着朝莫守拙扬了过来。


        

莫守拙飘身躲开,“有娇,敢这么欺负你家少爷,不想混了是吧?”


        

有娇“嘻嘻”一笑,“我是少爷的老婆,少爷说了,从此不敢骂我。”


        

莫守拙听此一言,飞身上前,张臂抱住有娇,一口亲在她的唇上。


        

火热的情感,在唇与唇之间涌动流淌,有娇顿时酥软无力。


        

唇离开,嘴巴附在有娇耳边说道:“我的确说过不敢骂你,却没说过不敢欺负你。”


        

有娇目光盈盈如秋水,“有娇是少爷的,少爷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好了。”


        

唇与唇再接,心与心跳动在一起。


        

这一刻,没有天地,没有大漠,也没有弥漫在虚空中的死气,诸天万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莫守拙感觉自己像是一条被扔到了枯涸之地的鱼儿。


        

极力压制骚动的情感,使自己的心变得平静。


        

这个地方并不安全,杀机四伏,危险随时都会来临,由不得他忘乎所以。


        

依然紧抱着有娇,指着前方的虚空说道:“有娇,前方二十里虚空之中有一团像火一样的云,云中能量七千樽,一定就是封印这片沙漠中生灵魂魄之物。”


        

有娇顺着莫守拙手指方向极目远望,却只看到虚空之中漂浮着几团寻常的白云,并未看见莫守拙所说的火一样的云。


        

“少爷,你有水滴之眼真好,什么都能看到。”


        

“你虽然看不到,但能感应得到。以后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感应到了杀气,一定要提前做好战斗准备。”


        

“不怕,有少爷呢!少爷能看到,我就能看到,因为少爷可以将看到的告诉我。”有娇朝着莫守拙盈盈一笑。


        

“那好吧!从现在开始,让我做你的眼睛。”莫守拙说道,说这句话时,他想起了一首歌,歌名就叫《让我做你的眼睛》。


        

歌中有段词:陪你去过断崖边,也曾陪你踏山巅。为你孤身逆苍天,陪你笑看人世间。


        

莫守拙觉得,将这段歌词用在此时此地,再适合不过。


        

“少爷”有娇轻轻地唤了一声,眼圈通红,一滴晶莹的泪珠恰好滚脸庞。


        

“怎么哭了?”


        

“谢谢少爷做有娇的眼睛。”说着,更紧地抱住莫守拙,将一张小脸深深地埋进他的怀里。


        

一阵暖意,一阵怜惜袭上心头。


        

“少爷能用水滴之眼看到有娇的心吗?”


        

“不用水滴之眼,我也能看到你的心。”莫守拙说道,心中除了心疼,还是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