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


        

“痴妄,虚妄,迷妄,贪嗔痴慢疑邪皆是妄,贪心不足,痴心不改,嗔癫痴狂……!”


        

叶桦神识不自觉的狠狠的吐出一个字,那就是神魂十重时凝结的大道真言‘妄!’


        

蚍蜉撼大树!


        

对方那凌厉的刀光落在叶桦身上,只是荡起轻微的波澜,神魂十重,神魂凝练如山,已经是打破了某种禁忌,进入了另一重境界。


        

“大道真言,神魂十重?”


        

对方很是惊恐,仿佛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他们皆是死后性灵所化,也可以说是无根浮萍,根本无法撼动对方神魂十重分毫。


        

“唉!”


        

只听一声轻叹,空中一颗蝌蚪符文化成一道温文尔雅的中年人身影,默默退下。


        

随后,又是一颗颗的蝌蚪符文上前,有人,有兽,有花草,有树木。


        

但是,它们无一例外地都失败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它们一个一个,一群群的黯然退下,随后犹如落叶归根,飘荡在小池上。


        

最后,回到池中一块月牙形的石头上。


        

石头晶莹剔透,上面刻画着各种神纹,花草,树木,仙人,图像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就要从石头中蹦出……


        

“月之石?”


        

叶桦微微皱眉,这石头安静的躺在那里,但是天地之间都在静静的呼吸一般,均匀充满了神奇伟力。


        

至于原因,叶桦也是不懂得,但是,那有什么关系,自己只要拿起来,一切都明了了。


        

叮!


        

“传承者,你成功的获得月之石,‘探寻魔泉山脉秘密’任务完成,奖励积分一百点!”


        

叶桦拿起月牙形石头的那一刹,传承文明系统很及时的来提示告知他此石头的来历。


        

也就在那一刹,魔泉山脉的空间似乎都变得扭曲了一般,风起云涌,暗云沉积。


        

“下雨了!”


        

天空暗云沉沉,雷电交加,看样子是要下雨了,压抑的令人心中莫名的郁闷,心慌。


        

……


        

……


        

此时的魔泉山脉也是一片混乱,所有生活在其中的兽族都感到了一股心悸,心绪躁动,止不住的发出阵阵嘶吼。


        

“该死的,这是什么鬼东西,那小子又是怎么进去的!”


        

魔泉山脉的外围,明月府一行目光凝重的注视着横亘在面前的紫雾,若说先前紫雾还是有些忌惮,现在则是恐惧,那些张牙舞爪的紫雾就像是正在苏醒的怪物,慢慢的在舒展着身躯。


        

对于这些紫雾,他们是清楚的,一只小兔子进去,很快就变成一只神智全无的行尸走肉出来。


        

“夜云澜,你不是很自信吗,若不是你,会有现在的一幕?”


        

队伍中一制式袍服的红衣少年冷冷一笑,面容满是讥诮。


        

“尼玛,你是不是想较量较量!”


        

“哼,较量!我早就想要教训你了!”


        

夜云澜正在气头上,手上巨镰一挥,一道凌厉的光芒向着一旁的一颗巨树轰击而去。


        

咔!


        

巨树应声而倒,同时,一阵灰白飘扬而下,这外围的巨树,因为靠近魔泉,大多树木的顶端已经化成了齑粉,随时准备洋洋洒洒。


        

随着巨树的倒下,林中几个少年顿时变成了灰白色,紧随其后的是一道又一道的怒吼暴起,“找死!”


        

……


        

“该走了!”


        

这结界中一呆,应该是好几个时辰过去了。


        

只是可惜,回去的时候还没到。


        

系统太弱,也是烦恼!


        

每次出来都得积蓄N久的力量才能传送回去,看这样子,哪一天指不定是要折在这上面!


        

叶桦翻身一跃,直接上了阿花结实的脊背,轻轻抚了抚对方头顶,“小花,向西,哦噢,这边。”


        

“嗷嗷嗷嗷嗷!”


        

此时的阵法已经消失,阿花委屈的嗷叫起来,不舍的看着那些没有被啃食糟蹋的小草,目光流露出不舍,那些可都是灵草啊!


        

“好了,别发牢骚了,脚下使点力,大老爷们的,后面还有大把好吃的等着你呢!”


        

叶桦催促着,嘴上也适时的给雷炎虎阿花画着饼。


        

因为,第六感告诉自己,有一股危险正在向着自己逼近。


        

“吼吼!”


        

真的有很多灵草?


        

一听这话,阿花脚下顿时虎虎生风,矫健有力起来。


        

“当然是真的,不过那些也都是草哦,不想你这才啃那么一小会的功夫,身上就变得油光闪亮起来,难不成你以前营养不良!”


        

“吼吼!”


        

“你说肉有营养,那不好意思,以后我专门给你喂草!”


        

“嗷嗷!”


        

“抗议无效!”


        

……


        

那月之石好像是这魔泉山脉的核心,自从叶桦取走了月之石之后,这万年不变的景观就变了。


        

紫雾翻腾,魔兽嘶吼,但是紫雾中的一人一兽却是丝毫不受影响般,悠闲的向西疾驰而去。


        

明月兮看着手上玉碟,一边躲避着肆意伸展身躯的紫雾,又望了望那悠闲自得而去的身影。


        

驭兽的少年,奇怪的少年,紫雾中肆意驰骋的少年?


        

“宿神?”


        

“会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明月兮很是疑惑,对于任务,自己了解的要比别人多一些,原本以为这个任务会是非常艰巨的,但是一路以来,却是没有什么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就连一行人也没什么损伤的。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紫雾扑腾的向着这边拍来,明月兮身上闪烁的光泽就像是被腐蚀了一般,慢慢的变得黯淡。


        

嗯嗯,这个算是吧!


        

就在刚刚,不知什么原因,这些凝固不动的紫雾突然像是活了过来一般,自己凭借高明的身法好不容易才进来这里,却是遭遇巨大的危机。


        

洁白的护甲宝术符箓慢慢变得黯淡,最后成了死灰色。


        

不得已,就在符篆失去光泽的一刹,少年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件法宝,法宝巨大,上面光泽闪烁,看起来品阶不错。


        

这是前些日子刚刚收获的一件万年玄龟的龟壳。


        

玄龟乃妖兽中阳刚之气的佼佼者,这龟壳用来抵挡这魔气在恰当不过了,不过,可惜了一件法器了。


        

更可惜的是,看着玉碟上那光芒慢慢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