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被你给瞧出来啦,的确是地摊货,唉,幸好价格不算贵,不然亏惨咯。”秦守中惋惜的将那两个玉璋挑出来放到一旁的盒子里,听放进去的那响声,里面估计装着不少赝品。


        

两人在屋子里呆了许久没出来,王书彤好奇的走过来,门也没敲。


        

“老师,叶学妹,你们在做什么呢?”王书彤左看右看,入眼的全是博物馆才能看到的东西。


        

哇,老师深藏不漏啊。


        

秦守中微微皱了皱眉,又舒展开来,道:“小叶在帮我鉴宝,你没事也来学学吧。”


        

“好啊。”王书彤走到叶初身旁,看叶初戴着手套,手中拿着一尊虎形小铜人,顿时好奇心大开。


        

“叶学妹,青铜,莫不是先秦时期的东西?”


        

叶初微微颔首。


        

这个虎型小铜人虽然不晚于战国,但并不太值钱。


        

因为其底座缺了好一大块,中间也被掏空了,完整度不算太高,价值也就大大缩水了。


        

“老师好厉害啊,光这小铜人就值不少了。”王书彤拍了拍手,兴奋的说道。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秦守中眉头皱的更深了,他想请这个王书彤出去,碍于面子,又不能作声。


        

吵吵嚷嚷的,让人不舒服。


        

叶初将虎型铜人放回原处,继续看下一个物件。秦守中看叶初找到了他最喜爱的紫砂壶,顿时眉开眼笑。


        

“这壶真好,秦老,这才是您的宝贝吧?”叶初也没去触碰,只是指了指。


        

秦老笑而不语,显然叶初是猜对了。


        

“吃饭了,快,都将手里的事情放下,吃了饭再慢慢弄。”岳绮年端着菜出来。


        

打下手的李景瑜也撤了围裙,她一上午还没和叶初说过什么话。


        

叶初从书房出来后,李景瑜单独和叶初打了个照面,道了好,顺便要了叶初的微信。对此,叶初倒不会吝啬。


        

她有上网的,知道叶初就是网上那个叶初。


        

她就是叶初的微博小粉丝啊,不过她没说。


        

这一屋子的人,除了她知晓叶初的另一层身份,别人都不知道。


        

毕竟不是谁都天天关注娱乐消息的。


        

岳绮年做的饭果真如秦守中所说的那样,是一绝。


        

秦守中坐在上首,岳绮年坐在他身旁,叶初则被安排坐在秦守中的另一侧。


        

“小叶能喝酒吗?”


        

叶初点点头,道:“当然能啊。”


        

“来,喝两杯。”秦守中很是欢快的给叶初满上了一杯他自己炮制的药酒。


        

岳绮年一巴掌拍在秦守中衣袖上,嗔怨道:“人家小叶还是个学生,喝什么酒?你这老头子也不怕害了人家?”


        

“啊?对哦,那小叶你别喝了,让你岳奶奶给你泡茶去。”秦守中端过叶初面前的酒杯,将里面的酒尽数倒进自己杯子里。


        

上次去叶初家拿的茶,他狂喝了几天后,发现喝完就没了,于是舍不得喝,就给存起来了。


        

这次叶初来了,他也不好意思用普通茶叶招呼着,只能泡叶初送的茶。


        

“不用那么麻烦的,岳奶奶您坐着,我喝你炖的汤,我可舍不得自己的肚子装了不中用的茶水,还是岳奶奶做的汤好喝。”


        

“对对对,你看我老头子怎么糊涂了呢?”秦守中拍了拍脑袋,他可爱的样子让学生们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饭吃到一半,叶初觉得李景瑜似乎热情的有些过分了。她在秦守中和岳绮年面前也不好直接拒绝她的热情。一旁的王书彤看不下去了,平时这个李景瑜就很不着调,如果不是看在她做饭好吃的份上,也不会容得下她。


        

今天叶初一来,这个李景瑜就成了叶初的舔狗。


        

忽然门开了,廖海蓝提着大包小包进来,岳绮年赶紧起身上前接下他身上的包。李景瑜又抢走了岳绮年手中的包,让她回去坐着休息。


        

“小寥回来了。”秦守中喝了杯酒,脸上挂着些红晕。


        

“廖师兄,你回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李景瑜将廖海蓝的包放到空置的沙发上。


        

廖海蓝对李景瑜笑了笑,换了鞋,朝客厅里的几人打招呼。


        

“师父,师母,小叶老师,师妹们好。”


        

“廖师兄吃饭没,快来吃,今天可是师母亲自下厨。”李景瑜给廖海蓝搬了凳子。


        

廖海蓝眼前一亮,她肖想师母的饭菜很久了。


        

“哈哈,今天肯定是沾了小叶老师的光了。”廖海蓝对叶初挥了挥手,坐下拿了筷子便开吃。


        

虽然已经是残羹,饥肠辘辘的他仍觉着香甚!


        

廖师兄怎么叫叶初为小叶老师?


        

这不是乱了辈分吗?


        

周震在心里一阵嘀咕,他看向一旁与他有同样疑惑的王书彤。


        

“老师,您让我去取的东西取回来了,不过得等我吃了饭您才能看。”廖海蓝给了秦守中一个嚣张又傲娇的眼神。


        

秦守中白了他一眼,道:“竟敢消遣起师父来了,胆儿肥了!”


        

岳绮年给叶初夹着菜,笑道:“别理他们,两个活宝。”


        

叶初道了声谢后笑道:“这样人生才快活。”


        

“哈哈哈,没错呢。”


        

廖海蓝吃好后,王书彤与周震承担了洗碗的任务,叶初则被秦守中拉着去看那件廖海蓝取回来的东西。


        

叶初心里一直惦记着架子上那只煞气重重的虎型铜人。廖海蓝从包里掏出个泡沫盒子,里头还放着棉花,想来是易碎品,才这么保护着。


        

拆掉包装后,里头的东西露出原型。


        

叶初眼神一凛,这气息和里头的虎型铜人是一样的。


        

都是从死人堆里拿出来的东西,没有祛除晦气,更没有降煞。


        

“小叶你来看看这个铜壶怎样?是我一个老友转让给我的,他还舍不得呢,给我泡到了。”秦守中抱着铜壶对叶初道。


        

廖海蓝太阳穴一突,什么叫泡到了?师父您注意用词。


        

这铜壶也是一件青铜制品,大概两个巴掌大,上头的纹路和刻饰线条都十分鲜明,有种精致的线条美。


        

“秦老,可否借一步说话?”叶初面色有些凝重。


        

秦守中以为自己得了个赝品,将铜壶交到廖海蓝手上后,跟着叶初去了阳台。


        

王书彤看着两人的背影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