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德殿。


        

冢宰司四人被子受召来至此。


        

殿内还有俩人,西伯侯姬昌和其子姬考,也就是世人普遍称呼的伯邑考。


        

子受知道姬昌的心思。


        

姬昌父子在大朝拜之前见自己,然后狡……自辩一下,这样不至于到时在各路诸侯面前丢面子。


        

虽然姬昌被申饬的事情早已经为众人所知晓,但是这和当着大家的面承认错误还是很不一样的。


        

姬昌的自辩毫无意外的如先前子受和冢宰司所预料的那样,不仅无耻又无趣,而且还毫无营养价值,但是却又挑不出大错来。


        

子受对这事早已有了心理预期,现在自然是没把姬昌是否真诚认罪一事当真。


        

人家经营西周数百载,早已经是根据牢固,而且西周在季历和姬昌父子二人的治理下,国力更上了一层楼,他们父子如此努力,所为何事,大家心知肚明。


        

姬昌对众人的反应也是早有预料,只见他自陈完毕后不疾不徐地躬身道:“陛下,臣虽无甚大罪,但却有小过,今次入朝歌朝拜君王,欲将祖遗镇国异宝,进纳王廷,以弥补我之过失”


        

子受笑着点了点头。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此时比干问道:“不知西伯侯纳贡乃是何宝?”


        

也难怪比干有此一问,他去岁就说过,这一次姬昌入朝歌所带的贡物自然是不能和往常一样。


        

姬昌道:“自是始祖父亶所遗七香车,醒酒毡,白面猿猴,美女十名,以弥补我之罪过。”


        

比干又连忙问道:“七香车有何贵乎?”


        

姬昌道:“七香车乃轩辕皇帝破蚩尤于北海,遗下此车,若人坐上面,不用推引,欲东则东,欲西则西──乃世传之宝也”


        

“醒酒毡,倘人喝过酒或是酩酊大醉,卧此毡上,不消时刻即会酒消人醒”


        

“白面猿猴虽是畜类,然而其善知三千小曲,八百大曲,能讴筵前之歌,善为掌上之舞,真如呖呖莺篁,翩翩弱柳。”


        

比干一听,心下很满意。


        

这等宝物,如若陛下不用,刻意充实国库,或是当成至宝赏给有功将士,定然能让将士们效死力!


        

子受再次打量着姬昌父子,不得不说,伯邑考此人看起来给人一种谦逊雅致之感,这样的人其实很能增加他人的好感度。


        

“伯邑考”,子受道。


        

伯邑考闻言,站起身来恭敬行礼:“陛下”


        

子受压压手,示意伯邑考不必如此。


        

“孤听闻你善能鼓琴,世上无双,人间绝少,亦博通音律,深知大雅遗音,不知今可否弹一曲”


        

伯邑考道:“我亦是粗通音律,若陛下不嫌,臣自当领命”


        

子受笑道:“那好,摘星楼自建成至今,孤甚少去那,不如今天你等随孤一同前往,孤今日便要在摘星楼听雅音,可当为一快事”


        

“待伯邑考一曲终了,孤便要在那看看你们西周所贡三宝”


        

子受随即吩咐朱升速派人去中宫、西宫、馨庆宫和寿仙宫,将此事禀报四位娘娘,让娘娘们速去摘星楼观宝。


        

朱升领命而去,子受则是带着冢宰司四人动身前往摘星楼。


        

而姬昌父子则是在宫人的引领下退去速速准备着。


        

摘星楼。


        

众人皆至。


        

酒水、肉脯、茶果早就一一准备妥当。


        

子受坐于上首中位,姜后与其余三位妃子分列坐于其身旁。


        

伯邑考朝众人深施一礼后盘膝坐在地上,将琴放在膝上,十指尖尖,拨动琴弦,抚弄一曲,名曰“风入松”:


        

“杨柳依依弄晓风,


        

桃花半吐映日红。


        

芳草绵绵铺锦绣,


        

任他车马各西东。”


        

伯邑考弹至曲终,只见音韵幽扬,真如戛玉鸣珠,万壑松涛,清婉欲绝,今人尘襟顿爽,恍如身在瑶池凤阙;而笙簧箫管,檀板讴歌,觉俗气逼人耳。


        

“今朝闻听汝之琴声,犹如仙乐入耳明,甚好甚好”,子受笑道。


        

随后,只见姬昌一个示意,道:“来!”


        

只听姬昌道一声来,便见有十数名甲士推着一车,车上载着一红笼,笼内是一白面猿猴。


        

姬昌起身道:“陛下,此白面猿猴,善能歌唱,陛下现在可曾要听其歌唱否?”


        

子受还未开口,却听姜后等人早已经掩饰不住内心的好奇道:“西伯侯快让那猿猴歌一曲与我等听听”


        

黄飞虎与姬昌之间算是比较熟络,此时也道:“西伯侯速速放那白猿出来便是”


        

姬昌遂命令开了红笼,放出猿猴。


        

将猿猴进上摘星楼后,伯邑考将随身檀板递与白猿。


        

只见白猿轻敲檀板,婉转歌喉,音若笙簧,满楼嘹亮。


        

高一声如凤鸣之音,低一声似鸾啼之美,愁人听而舒眉,欢人听而抚掌,泣人听而止泪,明人听而如痴。


        

冢宰司众人听之,颠倒情怀;姜后等人听之,芳心如醉;宫人听之,为世上之罕有。


        

那猿猴只唱得神仙着意,嫦娥侧耳。


        

一旁的妲己听得也是神荡意迷,情飞心逸,如醉如痴,差点不能约束自己形体,险些将原形现出来,她只好掐着腿,让自己神智清明。


        

子受见妲己脸有痛苦之色,忙让那猿猴停了歌唱。


        

这白猿乃千年得道之猿,修的十二重楼横骨俱无,故此善能歌唱;又修成火眼金睛,善看人间妖魅。


        

子受虽然让那白猿停了歌唱,但众人却见牠紧紧盯着苏妲己,妲己也被这猿猴看得心中也有些发毛。


        

妲己原形虽未现出,但白猿亦能觉察异样。


        

子受知道原世界中此猿是将檀板掷于地下后,隔着九龙侍席上,一撺劈面去抓妲己。


        

随后他一个起身,像是无意走到妲己身旁,而后道:“孤思此猿猴乃山中之畜,虽修人语,野性实则未退,先将其圈养于宫中,日后再着仙人调教,彼时此猿能修得正果也未可知也。”


        

众人听言,皆道陛下圣明。


        

唯有妲己在想,陛下为自己以身挡猿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此时,朱升气喘吁吁跑上楼来朝子受和冢宰司众人道:“启禀陛下和各位老爷,有冢宰司和巡城司官员来报,说是城内今日发生了好几起打架斗殴之事”


        

“他们知道冢宰司的众位老爷在宫中,遂只得报到我这来”


        

冢宰司众人闻言,眉头皆是一皱,打架斗殴此等小事也要报与陛下?!


        

待回去后,定要好好训斥一下这帮人,都是怎么办事的!


        

只听朱升接着道:“这些打架斗殴的,皆是各路诸侯的公子世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