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澜怔了一下,望向麦婉婉,问道:“出什么事了?”


        

麦婉婉道:“他把人打了,送进医院了。”


        

陆子澜听到这里,揉了揉眉心,“为什么又做这种事情?他是小孩吗?上次就做过吧!现在又做这种事情。”


        

麦婉婉道:“这次的事情,或许不是他的错。”


        

“婉婉,你就是太宠他,总拿他当小孩子。”


        

麦婉婉道:“你休息吧,我去看他。”


        

陆子澜道:“我陪你说。”


        

虽然觉得陆子洋不懂事是一回事,但那是他弟弟,他也不可能不管。


        

……


        

从家里出来,陆子澜问道:“他打了什么人?”


        

麦婉婉说:“是徐飞洋。”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陆子澜愣了一下,想起麦婉婉说过,陆子洋去接自己。


        

再想想今天徐飞洋去找自己的事情……


        

想到陆子洋竟然是在帮自己,陆子澜心里突然有种形容不出来的悲伤。


        

他有些头痛,“他真的太冲动了。”


        

打人这种事情,对他的影响是很大的。


        

而且,徐家又不是普通人家,徐飞洋受了伤,他们家里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陆子澜和麦婉婉去了派出所。


        

想去见陆子洋,结果被拒绝了。


        

麦婉婉出示了自己的律师证,“我是他的律师。”


        

工作人员看到麦婉婉,“他律师刚刚已经来过了。”


        

“啊?”麦婉婉觉得很奇怪。


        

……


        

因为没见到陆子洋,她和陆子澜又走了出来。


        

两人到了外面,就看到了徐家的律师来了。


        

徐家请的是江州最好的律师团,江南事务所的人。


        

作为同行,麦婉婉自然知道他们。


        

对方一共来了三个人,都是行业内响当当的人物。


        

麦婉婉看到他们,他们也看到了麦婉婉。对着麦婉婉道:“婉婉。”


        

大家都算挺熟的,毕竟一个行业,一个地方,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麦婉婉跟陆子澜说了一声,就走到了他们几个人身边,主动打听道:“你们是为了徐飞洋的事情来的?”


        

站在前面的傅律师点头,“是。”


        

“徐飞洋伤得怎么样?”麦婉婉问道。


        

傅律师听了她的话,道:“抱歉,我不能跟你说这个。”


        

他知道麦婉婉跟陆子洋的关系,听说麦婉婉最近跟陆子澜结婚了,而陆子洋是陆子澜的弟弟,算起来也是她的弟弟了,所以这件事情,并不想跟她说。


        

麦婉婉道:“其实我问一问就行了。”


        

“那也不能由我跟你说。”傅律师道:“希望你理解。不过……徐家那边打招呼了,陆子洋那边,你得有心理准备。”


        

徐飞洋伤成这样,他们是得让陆子洋付出代价的。


        

……


        

傅律师说完,直接进了门。


        

麦婉婉看着他们,走到了陆子澜身边。


        

她看着陆子澜,道:“徐飞洋好像伤得很严重的样子。子洋他……”


        

他还年轻,也没结婚,现在坐牢,出来都不知道得多久以后。


        

……


        

麦婉婉的心情坏透了。


        

她想起自己今天,就不应该跟陆子洋说那些。


        

如果他不知道,他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