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岭逍遥宫,李逍客面对镜中的自己,用剪刀修饰自己的眉毛、胡须,整理衣衫,渐渐地陷入沉思。


        

镜中的他,依旧年轻,如三千年前一样。


        

那时的他,意气风发,年轻有为,与许多炼气士一起尝试解读和复原古代的炼气法门。


        

大周时期,炼气士发现了彼岸,许许多多强大的存在横渡虚空,前往彼岸寻求长生,炼气士就此大规模衰落。


        

高深的功法虽然还在流传,但已经没有了前辈的解读,破译变得无比困难。


        

事实上,在大周之前,炼气士便已经开始没落,因为已经有数万年不曾有人渡劫飞升了。


        

虽然修炼到飞升期的炼气士还在渡劫,但都是年迈的炼气士,寿元即将耗尽,不得不渡劫。


        

没有人飞升,炼气的尽头还是死亡,没落是必然的事情。但发现彼岸,加速了炼气士的没落。


        

“从大周到大汉,长达四千年的时间,记载仙法的道文已经无人能解读了。我与那时的炼气士一起,尝试恢复各种残缺的法门,发掘上古的秘密。我们将一种又一种上古法门破译出来。”


        

李逍客对着铜镜中的自己低声说道,“我的实力距离上古时代那些传说中的炼气士越来越近,我与那时的道友,为了复兴炼气士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可以说,没有人能够超越我的功劳!”


        

他露出灿烂的笑容,向镜中的自己点了点头,露出鼓励之色,道:“我们当的起这种荣耀!”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他自言自语:“我们还发现上古炼气士的一些奥秘,他们寻到了傩法这种东西。他们居然玷辱神圣的师徒传承,把师徒之间的衣钵传承,变成了肮脏无比的剥削!我们说起此事,都很气愤。我们为了寻找正法,做了很多尝试,但是我们却悲哀的发现,修炼到我们这等境界,已经无法打开人体六秘了。”


        

镜中的他叹了口气:“我们的路走错了。倘若我们在采气期便能气傩兼修,以炼气为根本,辅以傩术,便可以修成最强炼气士,从而渡劫有望。但是我们发现这一点时,已经太晚了。”


        

李逍客道:“但我们毕竟是天之骄子,我们还有时间寻找补救的办法。直到有一天,我在自己的鬓角看到了一根白发。”


        

他的脸上露出惊恐神色,镜中的他却神态如常。


        

李逍客没有说话,而逍遥宫中却传出另一个他的声音,这个声音从钢镜里传出,道:“这根白发,让我们发现原来我们并非不老,并非无敌,还有一个东西可以击败我们。那就是岁月。”


        

李逍客开口,顺着这個声音继续说下去:“岁月可以击败无敌的我,可以击败我的天分,我的资质,我的悟性。早晚有一天,我会那些年迈的炼气士一样,不得不招来超级天劫,用自己的老命搏一把。”


        

镜中的他面色严肃,声音有些凄厉,叫道:“但是我们绝对无法渡过天劫!我们会像那些老东西一样,死在天劫中,化作一把劫灰!我们不想死!”


        

李逍客拔出左边多出的一根眉毛,道:“没错,我们不想死。也不必死。我们可以像我们鄙视的那些老怪物一样,去挑选优秀的韭菜,种韭菜割韭菜。”


        

镜中的他双眼放光:“他们就是我们的长生药,待到大药炼成,他们会散发迷人的芬芳,令人食指大动。”


        

李逍客开始修饰鬓角,仔细的数了数两边鬓角的头发数量,道:“我第一次吃大药的时候,还很恶心,觉得这是吃人。道心还因此受损,好久才走出阴霾。”


        

镜中的他露出笑容:“但下一次,我们便适应了,还觉得美味可口!”


        

李逍客修齐鬓角,整理衣衫,道:“我们移植了大药的秘藏和洞天,炼化这些美味的大药。”


        

镜中的李逍客与他的动作并不同步,而是在修剪自己小胡子,道:“每次采摘都是一场艺术,我们可以试验不同的采摘手法。不同的手法,被采摘的大药的喜怒哀乐不同,口味也有些不同。”


        

李逍客舒服得叹了口气:“不知何时,我们喜欢上了捕猎。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真是美妙。”


        

他转过身来,向殿外走去。


        

镜中的他目视他走出逍遥宫,在他身后笑道:“又让我们觉得自己回到了年轻时代。”


        

“是啊。”


        

李逍客挥袖,关闭逍遥宫的门户,摘下被挂在殿檐下的铜钟,笑道:“今日,你随我去捕猎。这场捕猎,一定很有趣。”


        

大钟剧烈震荡,却始终无法摆脱他的操控。


        

李逍客向外走去,神不知鬼不觉离开韭菜岭,笑道:“你是我炼制的,你的灵都是因我而生,你的烙印,你的采气法,都是我的。你却对另一个人忠心耿耿,甚至不惜反抗我!”


        

他悠悠道:“所以,让他死在你的手中,一定很有趣!”


        

他飞出韭菜岭,降临到下方荒凉诡异的天谴之地,笑道:“那么,狩猎开始!”


        

李逍客离开不久,逍遥宫的门户突然咯吱开启,接着脚步声传来,哒,哒,很是轻微,却很是清晰。


        

这座逍遥宫,除了李逍客之外,无人胆敢进来。


        

镜中的李逍客抬起头,笑道:“你这么快就回来了?这次狩猎,莫非没有难度?你.....”


        

他脸色僵住,随即变得面容扭曲,露出恐惧之色:“你、你怎么寻到这里来的?你不可能寻到此处!”


        

哗啦啦的锁链声传来,一个少女的身影出现在铜镜的镜面中,身后跟着一口漆黑的棺椁,拖着长长的锁链。


        

那少女面容姣好,身段婀娜,正是被李逍客镇压在小石山井中的棺中少女青襞!


        

青襞来到铜镜前,镜中的李逍客脸色恢复如初,哈哈笑道:“你寻到这里又能如何?你奈何不得我!我在镜中,与你不在同一个世界......”


        

那少女伸出白皙的手掌,轻轻探入铜镜之中,下一刻便抓住他的脖子,将他从镜中世界拖出!


        

镜中李逍客面色惊恐,挣扎不休,却无法从青襞手中逃脱,叫道:“你不能杀我!你的名声已经臭了,是人尽可夫的荡妇,挽回不了,但我的名声还好!冤家宜解不宜结,你放下仇恨,愉快得开启新生吧!这个时代,没有人知道我造的那些关于你的谣言!”


        

青襞打量他,目光奇异:“李逍客把你从体内分离出来,为何?”


        

镜中李逍客连忙道:“他服用大药时,内心有愧,危及道心,所以索性就把我当成负面意识斩了出来。如此一来,他便以保持道心无碍。”


        

他嘿嘿笑道:“以后他但凡道心有碍,便将负面意识斩出,我也就渐渐壮大。嘿嘿,他斩的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强。我可是韭菜岭的二号人物,仅次于他!他出门不在的时候,我还会留在这里冒充他,无人能识破!”


        

青襞忍不住道:“既然你与他一样,无人能识别,那么他斩出你还有什么用?”


        

镜中李道客笑道:“大概是心理安慰吧,觉得一切坏事都是我做的,与他无关。”


        

青襞轻轻点头,道:“他的确是这样的废物。他现在何处?”


        

镜中李逍客道:“他去了天谴之地,追杀不老神仙!他要吞噬不老神仙体内的原道菁萃,炼化六秘仙药。”


        

青襞丢掉镜中李逍客,转身向宫外走去。


        

镜中李逍客在她身后,欣赏她婀娜的身姿,嘿嘿笑道:“你还是那么漂亮......不过你打不过他的!他集合了六秘之力,移植了数十位傩仙秘藏洞天,他的法力比当年强横了不知多少倍!他而今已经是最强炼气士.....”


        

青襞停步,屈指一弹。


        

镜中李逍客身不由己倒飞而去,砸入那面铜镜之中。


        

青襞背对着他,抬起右手,渐渐握成拳头。


        

她的身后,那面铜镜也在渐渐扭曲,被捏成一团,镜中的空间不断湮灭,破碎,镜中李逍客发出凄厉惨叫,也被捏得扭曲,肢体破灭!


        

“我连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


        

青襞舒展手掌,铜镜已经捏成一团废铜。


        

她走出逍遥宫,金钟正自漂浮在韭菜岭山顶,这时才注意到她,心中一惊,正要鸣钟示警,突然四周空间层叠错落,让它任何钟声都无法传递到外界!


        

“当年就是你暗算我,将我打入小石山枯井中,与天神一同镇压。”


        

逍遥钟听到青襞的声音传来,心慌意乱,慌忙冲撞,试图撞开她的空间封印。


        

青襞抬起右手,五指掐着一种种奇特的印法,轻轻打出。


        

她的印法看似没有任何威力,但封印中的逍遥钟却如遭重击,金灿灿的钟壁上陡然出现一个又一个深深的掌印!


        

这些掌印好生恐怖,竟然将它的钟壁打穿,将它的烙印击散,将它的威力逐一抹除!


        

逍遥钟惊恐莫名:“你还是炼成了壶天问仙经!不过,若非我被那口贱钟重创,还未恢复,你未必能奈何我....”


        

青襞右手掌印千变万化,顷刻间那口金钟被打得扭曲成一团!


        

逍遥钟惊骇欲绝,叫道:“不要杀我!我可以帮你对付他!现在的他厉害无比,是有史以来最强炼气士,你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青襞面色如古井,毫无波澜:“你以为,我是自己前来对付他的么?”


        

金钟当的一声,威能尽散,跌落下来。


        

而在九龙山的诸多弟子眼中,却是金钟一直漂浮在那里,突然间就扭曲起来,自己变成了一团废铜,威能尽失!


        

众弟子慌忙奔上前去,只见逍遥钟已经被打成废物,没有了任何威力!


        

“当啷!”


        

逍遥钟落在地上,这件法宝的灵也被打得魂飞湮灭,不复存在!


        

青襞趁着山上众人陷入混乱,无声无息从奔来的众弟子之间穿过,脚尖轻轻一点,黑棺飞起。


        

与她一起飞起的,还有一片乌云,也自从韭菜岭的山间飞出。


        

那乌云中雷声滚滚,伴随着雷电,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身躯在雷霆中游动。


        

雷声中,一个声音道:“青襞,此次报仇之后,咱们再来了断你我的因果!咦,此地有些古怪!”


        

天谴之地,许应催动天诛剑气,风驰电掣,速度绝伦,从荒原上飞掠而过


        

让他惊异的是,这片天地到处都有那种奇特的血肉,附着在大地山川上,不断舔舐,掠夺天地元气。


        

任何植物,任何生物,在这种血肉的覆盖下都无法生存!


        

甚至,这个世界从前存在着炼气士,他们居住的洞府,他们遗留的法宝,也无法保全,往往会被这些血肉吞下一切精气。


        

“这里到底怎么了?”


        

许应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前方的荒野上尘烟四起,他飞掠过去,只见四五十头体型巨大的远古巨兽正在狂奔。


        

它们是在躲避后方那些附着大地的血肉,一个个奔跑速度惊人,让它们背上的一座座山头东摇西晃。


        

不断有巨大的石头从巨兽背上被甩飞出去,砸在地上,轰隆隆的,声势骇人。


        

许应放慢速度,压低剑气,剑光在远古巨兽后方飞掠,不断接近。


        

“咻!”


        

他控制剑气从一只远古巨兽背上的一座座山头之间穿过,这些山峰不大,表面是石头,但有些山峰断裂,露出骨质的山体。


        

突然,许应看到下方的山峦之间,居然还有一座古刹,巨兽奔跑,摇晃剧烈,那古刹居然纹丝不动。


        

甚至许应还看到巨石落下,眼看便要砸中古刹,便被一股柔和的力量弹开!


        

“此地必有宝物!”


        

许应眼中放光,降落在古刹外,将薛赢安放下,蚖七也好奇的探出头来,打量这座巨兽背上的古老庙宇。


        

庙宇门匾上有字,虻七辨认一番,道:“字写得不错。阿应你来!”


        

门匾上的文字是鸟篆虫文,许应看在眼里,道:“这上面写的是封禁二字。跟我写在钟爷身上的封禁二字几乎一样。”


        

蚖七抓狂,怒道:“明明完全不一样好不好!钟爷屁股上的八个字,我早就抄下来了,完全对不上!阿应,你莫非不认得,故意忽悠我?”


        

许应打量门匾上的封禁二字,猜测道:“写封禁二字的人,应该对封禁二字的仙道理解不够,因此写得似是而非。”


        

就在此时,庙门突然咯吱开启,一具白骨骷髅站在门后,做出请的姿势,像是在邀请他们进去。


        

————宅猪去添加青襞仙子和金不遗的人物角色卡,大家记得打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