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一架银色客机缓缓盘旋降落,头等舱里一位三十五六岁的中年男子剑眉星目,一身休闲西装剪裁合体,一看就是高定。空间礼貌的过来通知飞机即将降落,请大家做好准备。


        

机舱里传来空姐甜美的声音,播报着今日天气。


        

零下二度,小雨夹雪。


        

这种极阴冷潮湿的天气某些人还能习惯吗?一晃十几年了物是人非再见还能认识吗?荣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南不南说北不北的一座城市,想见面总会有机会的。不急,一切慢慢来。时间还很充足,够准备一切的。


        

下了飞机,男子推着黑色的行李箱出来时早有三人迎了上去。


        

“童总,您一路辛苦了,酒店给您安排好了。”


        

“嗯!交待的事情怎么样了?”


        

“童总放心,一切都按计划进行。”


        

“好。走吧。”


        

被称童总的男子叫童向阳,巨鹿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巨鹿财富现在可以说相当有名,旗下设立了线下的西鹿投资和线上的巨力金融理财平台。现对外主推的几款理财产品都销售火爆,一经推出便迅速售罄。此次童向阳来到这里便是现场查看荣城分公司的运营情况。


        

童向阳矮身钻进一辆黑色的迈巴赫,一人跟着钻了进去,另外两人则上了后面的车子。两辆车子平缓的驶了出去。童向阳和他的巨鹿近五年时间在投资界迅速崛起,只是童向阳本人极为低调,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之内,对外的一切事宜一般都由公司的几位分管的总经理出面,所以此次荣城分公司成立童向阳亲自前来视察,格外引起各界关注,各种消息也不胫而走。更有人猜测巨鹿有意总部南移,对此,巨鹿财富一直未向外界做丝毫解释,也使传闻更是众说纷纭。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一转眼的时间,安瑶便在养老院工作了接近四个月,今天领导找安瑶谈话,鉴于安瑶最近表现很好,老人们也纷纷表扬她,所以决定升她做小组长,安瑶特别激动。一再保证会再接再厉,不辜负领导重托。安瑶觉得自己现在最大愿望就是尽快转正。而如今又离目标近了一些,安瑶如何能不兴奋。


        

徐子洋没有再来找过安瑶,只是电话跟一诺、千金经常聊天。安瑶没有干预,现在看来徐子洋虽然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但却不失为一个合格的父亲。无论未来怎样,但至少他给了一诺、千金一份保障。对的,金钱的保障,最世俗也最安稳。多数人忙忙碌碌不就为了那碎银几两吗?可也正是那碎银几两却解了这世界万种慌张。


        

人无完人,况且感情的事最说不准,安瑶不想深究。她对感情的事情历来如此,毫无把握,任何时候都是。十几年前如此,十几年后依然如此。被动接受,被动结束。慢慢的,心门就关上了,没有人能再次走进来了。


        

而胡大伟显然是个倒霉蛋,他出现的时机太差了。胡大伟来找过几次安瑶,安瑶不是没有感觉,她又不是木头人,怎会不知胡大伟的意思,但六岁的年龄鸿沟,让安瑶不敢往前一步。何况自己拖着一双儿女,人家一未婚小伙,要多不合适就多不合适。而且安瑶的两次感情经历早已让她遍体鳞伤。所以面对胡大伟的欲言又止安瑶总会适时岔开话题,安瑶朋友不多,胡大伟算一个,他不想失去。但二人做普通朋友刚刚好,做情侣或夫妻就太扯了。


        

“姐,不好了,妈进医院了。”安琪焦急的声音传来。


        

“什么?怎么会?哪家医院。”安瑶还在上班,大惊失色。她毫不犹豫的向领导提出请假,这是安瑶四个月来第一次请假。有那么一瞬间她想道了那个中年主考官的问题,当家庭与工作发生冲突时你怎么选择。这一刻安瑶想说,自己真的无从选择。她的妈妈是这个世间最爱她的人,哪怕失去工作她也会义无反顾。


        

安瑶把工作托付给王春丽便急急忙忙往医院赶。急救室门口,安父、安琪正在焦急万分的等待。


        

“安琪,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妈打了几个电话后就突然晕倒了,当时我正在给学生订方案,没太听清楚怎么回事。”


        

“爸,你知道吗?”


        

“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就知道你妈说什么小孙找不到了,钱也没有了。”


        

“小孙?小孙是谁?”安瑶满脑门子问号。


        

“好像是经常给你妈妈那帮老姐妹发什么鸡蛋、大米的那个小伙子。”安爸爸仔细想了一下。


        

“我就知道那人不是好东西。”安琪叫道。


        

“先救妈,回头在找那小孙算账。”安琪也算比较清醒。


        

“家属呢?”有位抢救室大夫走了出来。


        

“我们是。”三人慌忙围了上去。


        

“现在是这样,病人脑部有血管破裂,必须立刻手术止血并取出血块。手术同意书,谁牵一下字。”


        

三人顿时慌张起来。


        

“那医生,手术有风险吗?”安父试探着问。


        

“是手术就有风险。”接着医生将风险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条都一一说了出来。安琪与安父完全没听懂,只听到一些吓人的字眼,于是更害怕了。二人一起求救似的看着安瑶,毕竟安瑶是这个家唯一学过医的。


        

“爸,签字吧。”安瑶无力的说,是手术都有风险,这是避免不了的,谁也不能给你保证。安瑶自然明白那些话的意思,风险就是机率问题,一切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医生会尽力的,我们要相信医生。”


        

安父颤颤巍巍签了字手依然抖的厉害。这种少年夫妻老来伴的感情是一般人无法理解的。


        

“那家属去缴个费,我们马上开始手术。”


        

“爸,我去吧。万一医生再来找,我什么都不懂。姐在这里好一些。”安琪赶紧说。


        

“好,这是卡,密码就是家里常用的,你手头也不宽裕,那这个缴吧。”安父及时掏出一张卡。


        

“爸。”


        

“这是我从你妈那里拿的,咱家钱都在这张卡上,你妈说的。我知道。”安琪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卡,马上跑去缴费。可不一会又跑了回来。


        

“爸,窗口让缴十万押金,可这卡里只有三千四百元了。”安琪焦虑的说。


        

“怎么会?你妈明明说这卡里是咱家所有的钱,怎么说也得有五十万,现在就剩三千四了。”安父一脸不敢置信。


        

“爸,您别激动,一切等妈醒了再说。安琪,我卡里有钱,你先去缴,别耽误了。密码你知道。”安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


        

“姐?”安琪犹豫了一下。


        

“快去,不要耽误妈做手术。”安瑶快速的吩咐。安琪一溜烟又跑了。


        

“爸,您别担心,千万别激动,等妈好了就知道了。”安瑶怕爸爸接受不了打击。


        

“算了,我已经预料到了,钱财乃身外物我跟你妈都有退休金,饿不死。”安父长长出了一口气自我安慰。安父这口气呼出,安瑶总算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