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投资人不仅比想象中要年轻,而且为人和善,对他这个新人导演十分尊重。


        

让他暗暗感动的是,之前对方电话中说的50万投资资金并不是随口胡诌,而是实打实的准备拿出来的真金白银。


        

至少从这张预算表上看是这样的。


        

众所周知,很多投资人喜欢给导演画大饼,谈未来谈理想,说是投资1000万的大项目,实际真正投资到项目中的不到二分之一。


        

什么?具体如何操作?


        

这个就太简单了。


        

他直接往你剧组塞两个18线艺人(某董事的小蜜),说是他们公司的重点签约艺人,薪水一人领个100万。


        

2人就是200万。


        

1000万的投资一下子去了五分之一,还剩下800万。


        

这还不算完。


        

签合同时就明确指定了宣发公司,这个宣发公司自然也是投资人自己开的,或者在里面占有股份,收你300万宣发费不过分吧?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至于这300万的宣发资金如何用,到时候等影片上演前雇佣两个水军在网络上写两篇5毛软文,在去微博给你买2个热搜,300万就没了。


        

高行虽然只是一个还未毕业的导演系新人,但这个圈子里面的一些潜规则也熟知一二。


        

在看看王多年递过来的这个预算初稿,实在是太有诚意了。


        

这个投资人简直就是一个耿直人。


        

如此有诚意的投资人,他怎好意思领人家5万的薪水。


        

“王总,这个5万的薪水太重了,已经超过了我的真实水平,我建议还是删减一下,我觉得5000块钱的薪水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比较适合的价钱。”


        

“果然是一个诚实耿直的boy!”


        

王多年暗暗赞了一声,不过他的这个预算肯定不会改了,而且只能增加不能缩减。


        

到时候50万投资花不完,领到手的系统奖金岂不是少了一大截?


        

王多年悄悄瞥了高行一眼,也不打算同他多废话,直接拿出老板的权威,“我觉得这个价钱很合适!”


        

“高导演不仅是北电的高材生,而且身兼数职,主演和导演都是你一肩挑,后期的剪辑也靠你独立完成,这么大的工作量,才给你算5万块钱的薪水,已经很苛刻了。”


        

“要是高导对这个薪水不满意,我们还可以在加。”


        

为了增加自己这个年轻老板说话时的气势,王多年说完后用手在预算纸上重重点了点,摆出了一副斩钉截铁的架势。


        

高行心中再次涌出一丝感动。


        

他内心稍稍一犹豫,并没有太多挣扎的思想动作,很快将继续推辞的话语吞了回去。


        

人家老板如此坚决,他继续拒绝的话就有些不给面子了。


        

再说了,谁会和钱过不去?


        

尤其是他这种家庭贫困即将毕业的准毕业生,踏入社会后用钱的地方多得是。


        

高行觉得自己也要适当地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感谢。


        

他马上起身向王多年鞠了一躬,慎重的保证道:“感谢王总如此器重我,我……一定会将这个短片拍好。”


        

“这就对了,高导演继续往下看,看看其他地方的预算够不够?不够的话还请直接说出来,我在适度的增加一些。”


        

王多年面露微笑,说服工作比想象中要容易。


        

高行视线继续落在预算稿往下看,才扫了一眼,又顿住了。


        

他舔了舔嘴唇,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王总,这个摄影师是我从京城请来的,之前在其他剧组有过拍摄经验,包吃管住、路费报销,20天拍摄周期领1万的薪水,这样的待遇勉强说的过去,但是我奶奶从未有过拍摄经验,只是本色演出,属于客串性质,也给1万的薪水就有些过了。”


        

高行面色疑惑的挑出了第二处不合情理的地方。


        

既然他领了5万的薪水,其他地方一定要帮投资人把好关,能省的省能砍的砍,否则岂不是显得自己不会做人?


        

王多年凑过去一看,发现对方的手指落在演员的薪水一栏,他顿时咧嘴一笑,早就想好了说辞。


        

“这个短片一共就2个演员,你是男主演,你奶奶是女主演,领一万拍摄薪水不过分吧?”


        

“毕竟我们的短片投资50万,主演若是1万的薪水都拿不到,说出去就有些丢人了,高导演就不要犹豫了,就按照我说的办。”


        

接下来的整个过程都是在‘高导演心虚的提出疑虑’和‘王多年三言两语给出解释’中度过,若有个不相干的人在旁边旁听,头顶上肯定会多出一个大问号。


        

这种投资人不停地追加预算,导演不停地推辞的戏码还真是少见。


        

简直堪称投资界的一股清流。


        

眼看就到了双方签订合同的最后一步,在旁边全程选择沉默旁观的打工人余薇薇终于忍不住了。


        

她全程不仅双眼圆瞪,嘴巴更是长得大大的,就没合拢过。


        

这份拍摄预算她也是第一次见到。


        

每当王多年义正严词的向高行解释这处预算为什么定如此高时,余薇薇就控制不住自己,悄悄伸出脚在桌面下踢一下王多年。


        

整个谈判过程持续下来,她至少踢出去了七八脚,可惜都被王多年给无视了。


        

眼看到了最后一步,即将签订合同,她哪还忍得住?


        

“高导演,我是剧组的监制余薇薇,我和王总先去上下厕所,你请稍等一下。”


        

余薇薇二话不说,拽着王多年的胳膊就往旁边拖。


        

有些话当着高行的面不好说,必须找个单独的地方好好谈一谈。


        

这50万可是王多年家里的拆迁款,准备给他买房子用的,就这样被他一股脑的投到了微电影中。


        

说是一掷千金也不为过。


        

怎能如此马虎呢?


        

王多年之前给出的理由是为了梦想,好吧,这个理由勉强能接受。


        

可明明能缩减的开销预算,为什么不缩减?


        

像王多年这种赶着鸭子一个劲的加预算的行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若不是对方和他同居一室相处了1年,她还以为王多年脑子出了问题呢。


        

之前有外人在场,为了维护王多年老板的权威,她没法多说,这下再也忍不住了。


        

“王多年……哦不对,王总,这个预算你定的是不是太高了,明明可以削减掉一半的啊,人家导演都主动提出来了。”


        

余薇薇领着王多年来到洗手间外的一处角落,将肚子中的疑惑一股脑倒了出来。


        

“唉!我就知道你会这样问。”


        

王多年故作深沉的叹了一声,“你也在剧组呆过,拍电影你知道的,一分钱一分货,多花钱预算足,拍出来的效果肯定不一样,我既然敢将家里给的买房钱全部投进去,就没考虑过退路。”


        

“投资就要破釜沉舟,切不可瞻前顾后,余姐啊,这不仅仅是我的一次机会,也是你的机会,一定要帮我临场把好关啊。”


        

忽悠完高行后,王多年的实战经验更完善了。


        

原本是余薇薇主动找他问罪,结果反而演变成了王多年反过来给她做思想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