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高行也紧张的掏出了手机。


        

“喂!小刀是吧,我现在人在横店,也见到了那个投资人王总,是这样的……”


        

高行心里也有些拿不准。


        

更确切的说,被这突如前来的惊喜刺激的心中有些拿不准。


        

还有不提任何要求,不停主动增加预算的投资人?


        

其中怕不是有什么蹊跷吧?


        

最关键的是,对方给他这个新人导演的薪水太足了。


        

众所周知,导演这行当,和那些站街的小姐姐相反,经验越丰富,资历越老,出台费……哦不对,执导费就越高。


        

即便是那些进入影视圈小几年,手上有作品的非知名小导演,他的一些北电师哥,接下一个拍摄周期为20天左右的微电影也拿不到5万的薪水啊。


        

他总觉得里面有啥猫腻,即将签约之前,找自己的高中好友帮忙把把关。


        

“莫非对方想玩潜规则?”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小刀在电话中随意嘀咕了一句,吓得电话这边的高行一大跳,随口反驳道:“不会吧?我这个剧组一共才3个人,2个男的一个女的,女的还是我奶奶,他想潜规则谁?”


        

“难道是想洗钱?”


        

小刀又想出一条理由。


        

他身为娱乐报的实习记者,行业里面见到的门道可比高行这个菜鸟导演多。


        

“一共才50万,很多人咬咬牙都拿得出来,谁洗钱就洗这么一点啊?”


        

小刀连续的插诨打科让高行的心情好了不少。


        

排除掉许多不可能后,那么剩下的一条最简单最原始的理由就无限接近真相了。


        

“难道这个王总一心向往娱乐圈,想破釜沉舟堵上一把?”


        

手机中,小刀和高行不约而同的想到这一点。


        

还别说,高行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


        

难怪这么大方,原来是个外行人,对了,对方好像是个横店的群演来着。


        

“现在怎么办?这是我接手的第一个活儿,人家老板都掏空家底破釜沉舟了,我这个新手导演自然要拼尽全力,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高行许是为了转移压力,逮住这位高中好友不放手。


        

电话那边小刀迟疑了一下,“既然你也不想失败,那就趁现在还没开始拍摄,抓紧时间将这个剧本完善下。”


        

提起剧本,高行的神色马上变得认真起来,“我这个剧本没啥问题啊,人家投资人都说了很看好这个剧本。”


        

小刀在电话中噗嗤一笑,不以为然的怼道:“你刚才都说了,投资人只是一个外行,他的意见仅供参考,做不得准。”


        

“我跟你说,你这个剧本的定位就存在很大问题,你到底想拍摄一个小清新风景片,还是一部家庭伦理片,亦或者是灵异片?”


        

“定位不同,拍摄的手法自然不同,你身为导演,必须先将影片的风格定下来。”


        

高行想了想,觉得对方说的有道理。


        

“那你觉得我应该往哪个方向拍?”


        

“当然是灵异片咯,一共才50万投资,想要一炮而红以小博大,只有灵异片一条选择。”


        

小刀的一席话让高行很快陷入沉思中。


        

趁着王多年和余薇薇上厕所没有回来,他又拨响了北电导演系一个剧本老师的电话,打算请对方帮他修改一下剧本,就往灵异片的这个方向发展。


        

之前之所以没打算请老师帮忙,是因为手上没钱。


        

既然人家同意给他5万元的高薪,就为了这份信任,花个2-3万请老师帮忙改下剧本也是值得的。


        

这不仅是王总这个外行人投资的第一部电影,同样也是他这个菜鸟导演人生中的第一部电影啊。


        

“我一定要拍好!”


        

高行挂了电话后,暗暗咬了咬牙,在心中下定了决心。


        

确定了薪水和拍摄周期后,剩下的拍摄地点直接选在高行老家的奶奶家,至于摄像机,之前原计划是用DV凑合下的,现在嘛……直接去租用3台。


        

反正王多年给的预算够。


        

半小时后,王多年人生中的第一笔投资合同正式确定下来。


        

当场就预支了高行和他奶奶二人的50%薪水,共计3万块钱,由高行代收,同时让余薇薇带着一张公司的银行卡,里面还有27万,跟着高行离开了横店。


        

他们先要去首都盘恒两天,租凭好设备后,汇合其中的一位摄影师,一起赶往高行老家准备拍摄。


        

至于改剧本的事儿,高行也没有特意另行通知王多年。


        

合同上就有明文规定,高行负责微电影的独立拍摄,具体的工作不管是王多年还是余薇薇都不得过问。


        

余薇薇除了管账外,在剧组的工作主要是做好服务,监督工期,以及将银行卡里面的27万预算资金全部投入到剧组的拍摄中去。


        

这可是王多年给她下的死命令。


        

送走几人后,王多年一下子又陷入到吃了睡、睡了吃的宅男生活中。


        

想要和视频网站谈合作,至少也要等微电影的成片出来后,也就是到了后期制作过程中才行。


        

现在他两手空空,就凭一张嘴上门谈合作?


        

谁鸟他?


        

“这样下去不行啊,必须做点什么才好!”


        

王多年闲了几天,虽然每天通过手机和余薇薇联系,知晓剧组那边的动向和进程,但这种混吃等死的生活让他心中很慌。


        

他回顾了一下整个投资的过程,发现其中有一处最明显的短板。


        

那就是他寻找项目的手段太原始单一了。


        

等到这个项目投资失败后,到时候手上会多出好几百万的资金,再加上系统新出来的任务,难道还要如现在这般盲人摸象无处下手?


        

对了,高行是北电导演系的,他在学校应该认识不少文学系的剧本小能手,到时候可以让他帮忙联系一下剧本的事儿。


        

除此之外,他自己也要行动起来。


        

这般一想,王多年马上来了兴趣,他可以直接上网络小说网站去找剧本啊。


        

那种扑街的、没成绩的小说,随便改一改就能成为一个绝佳的扑街剧本,而且版权费也十分便宜。


        

说干就干,王多年直接打开电脑,登上了某点中文网。


        

他看网络小说也有些年头了,当然由于手上一直很窘迫,看的都是盗版,江湖简称白嫖。


        

这还是第一次登上官方正版网站。


        

心中多了一股朝圣的激动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