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一点说,小红的外形长得真不差。


        

身高约莫有164,骨架纤细,皮肤白皙,套上衣服有时尚感,脱掉衣服有性感。


        

年纪也才23岁。


        

五官更是标准的网红脸,有点像一位已经凉凉了的女明星李大露。


        

性格更是大大咧咧不做作,敢脱敢做,十分特立独行,具备很高的辨识度。


        

敢在横店这种美女如云的地方做一名暗娼竞争力可一点不小,她不仅能日进斗金,而且还享有挑客的资格。


        

虽然300一次的价格远远谈不上贵。


        

但贵的不一定就是最好的。


        

王多年知道她手上有一批二三十人的固定回头客,而且在面对那些老带新领过来的新客人时十分挑剔。


        

挑中的都是一些年轻长得帅的,屁事少的,没特别癖好的,办事时必须带安全帽。


        

你问王多年为什么知道?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当然是之前聊天时小红不小心透露的。


        

和其他想成为明星的追梦年轻男女一样,摆在她面前的有一条人脉和资源组成的隐形圈子。


        

圈子不同别硬融。


        

这是横在所有横店的龙套群演面前的一条深不见底的鸿沟。


        

有时候,努力真不一定有用。


        

如果你换一个出生,换一个身份,不是出生在贫穷的农村,而是某个圈内的艺术家膝下,那进入演艺圈就顺风顺水多了。


        

除了这一条鸿沟外,小红比其他人还多了一道难题,那就是她现在从事的职业。


        

这样的污点几乎断绝了经纪公司签她的可能。


        

在王多年看来,小红不偷不抢不骗,比某些圈内的女明星还要干净。


        

有金主的女明星倒好,只需要固定陪一个人。


        

没金主支持的女明星就惨了,要么一路睡过来,运气好能睡出头,运气不好不红不紫不上不下,在圈内混个几年,混成一个二三线小明星的咖位,最后功成身退找个有财力的老实人嫁了。


        

就算如此,人家几年挣的钱也是许多人一辈子挣不到的。


        

或者几辈子都挣不到。


        

一爽=208万,人家只需要一天,而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挣不到,这就是现实。


        

为什么人人都知道娱乐圈是大染缸,还挤破头皮也想往里面钻?除了人前的风光外,主要是巨大的利益在作祟。


        

当然,男明星的境界比女明星好一点,人家后面也有金主,不是干爹,而是干妈和干姐姐。


        

有时候也有‘干哥哥’。


        

有没有不靠潜规则出名的明星呢?


        

肯定有。


        

但大部分人都没有这个实力和天赋,还有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努力。


        

能靠一年时间换来的地位,我凭什么要用10年的时间去坚持?何况坚持到最后也可能一无所有。


        

你要说你心态淡然不重物质,红不红钱多钱少都没关系,就不接受潜规则,那也行,那你随便找份普通工作上班多好,凭什么要来这一行吃苦?


        

说不通对吧?


        

“真的?”


        

“你真的相信姐姐能做明星?”


        

小红全身一颤,嗓子中莫名的堵了一下,激动的发出一声又细又长的惊叫声。


        

随后手舞足蹈的挥动双手如疯子一般不停拍打在王多年肩膀上,拍着拍着频率渐渐慢了下来,捂着头伏低了身子断断续续的发出一阵低沉的呜咽声。


        

“弟弟,你不是第一个用漂亮话骗我的人,不过我想听,即便知道你在骗我,我也心甘情愿被你骗。”


        

“其实姐姐也后悔当初为什么会进入这一行,要不是那个群头潜规则我不成又封杀我,让我在横店接不到活儿,我也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我当初就应该继续坚持一下的……”


        

小红说着说着,像个小孩一般蹲在地上哭了起来,惹得从小院门口经过的几名路人不时朝这边投来好奇的探寻目光。


        

“用纸巾擦擦吧!”


        

王多年从口袋中摸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


        

随后叹了叹气,“你可能以为我在骗你,但这都是我的真心话。”


        

“不过,我还有一条建议送给你,从今天起,可不能在做这一行了,还有,你这些年也存了一些钱吧?既然短时间内不缺吃喝,为什么不去报一个演技培训班?”


        

“虽然大多数时候努力了也不一定有结果,但你既然这么爱做明星,不再努力一次的话,以后就算回了老家,人生也会留下一个遗憾。”


        

“呜……臭弟弟,我听你的,从今天起洗心革面从新做人,我在拼一次,坚持到年底,到时候若还是不行,我就只能回老家了。”


        

并不是王多年的两句劝告起了作用,而是小红突然想到那个群头虽然在横店能量大,这事儿都过去一年多了,对方说不定早把她给忘了。


        

只要能重新接到活儿,她就有坚持下去的信心。


        

原本花枝招展的一位美女,没想到一瓶啤酒下去后竟被触动了隐藏在心底的伤心事,哭的稀里哗啦,脸上的妆容全部花了,直接成了一个泥人。


        

这顿饭肯定不能继续吃下去了。


        

王多年也不知道自己的一番建议是在帮她还是害她。


        

拉良家下水,劝妓女从良向来是男人喜欢干的活儿,还别说,挺有成就感的。


        

刚才脑子一热,就这么说了出来。


        

不过王多年刚刚投资了一个项目的事儿还没说。


        

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这个坑逼系统。


        

想要获得最大的收益,必须让投资的项目扑街。


        

扑街的项目能捧红一个18线的横店群演吗?


        

何况这个群演身上还有一处明显的污点,即便一不小心成了女明星,以后也会留下一个大隐患。


        

这是他一直闭口不提自己手上有项目的原因。


        

好在距离年底还有一段时间,且看看小红是否真的洗心革面,到时候在看看有没有机会。


        

“你这几天好好计划下,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随时过来找我帮你参详参详,我先回去了。”


        

王多年收拾了一下地上的饭盒,扔到旁边的垃圾桶内。


        

等他重新抬起头来时,才发现外面的天色不知不觉中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镶嵌在小院门口的几处路灯陆陆续续开了,小巷之中依稀有一阵断断续续的音响声传来,其中还时不时夹杂着几声狗叫。


        

又是不平凡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