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间后,被小红刚才一番言语刺激,王多年心中没由来的多了一股忧虑。


        

若不是莫名其妙蹦出一个投资系统,他的处境说不定比小红还差,人家手上至少捏了小几十万毛爷爷,回老家能给个房子首付,至少能当一个房奴。


        

至于钱的来路正不正?


        

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谁管这个?


        

反正老实人又不知道。


        

他呢?回去的话大概率还是被父母用棍棒逼着去复读参加高考,运气好上个高职高专,毕业后背着行囊闯荡北上广,住地下室吃泡面,一辈子当个厂狗打工人,为社会添砖加瓦,努力的成长为一名合格的酒菜。


        

这般一想,心中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


        

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他目前唯一的优势就是这个系统,第一票必须成功。


        

王多年决定主动出击。


        

他掏出手机,不放心的给余薇薇打了过去,“薇薇姐,那边的拍摄情况怎么样?”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什么?高行和摄影师都在玩命工作?白天拍摄七八个小时,晚上还要加班剪辑?项目预计能在15天内完成?”


        

之前预定的是20天拍摄时间,一下子提前了5天,这可是一个好消息!


        

王多年又问有没有遇到困难,余薇薇吞吞吐吐了一番,还是将自己的最新发现说了出来,“王总,就是拍摄时我发现剧情和之前的剧本走向有点不一样,他们好像临时改了剧本,完全按照灵异片的风格在拍。”


        

“我过去问了,高导演说你们之前签订了合同,上面有过明文规定,拍摄的事儿我们不得过问,还说一定要将这部微电影拍好,要对得起你的信任,对得起你的投资,你看……”


        

余薇薇的一番提醒,让王多年心中一惊。


        

临时改了剧本?


        

一定会好好拍?


        

这可不是他想要的剧情。


        

当初签订合同时,高行就给他几次三番口头保证过,会好好拍摄争取让项目成功,王多年当时不以为意。


        

客套话谁不会说,但你水平就这样,能翻出多大的浪花?


        

此番余薇薇的一句提醒,在王多年脑中敲响了一个警钟。


        

之前剧本的先天短板很明显,市场定位不明确,不管你如何努力,方向错了就是错了,等着扑街吧!


        

现在,剧本改了,定性为灵异片,这个先天短板就被补齐了。


        

万一,歪打正着之下,被他们拍出了一部质量过得去的微电影怎么办?


        

“我顶你个肺!”


        

王多年摇了摇头,脑中出现了一幅来至未来的美好画面。


        

“什么?王总,你刚才说什么?”


        

“不是,我没骂你,这样……具体的拍摄过程因为之前签订过合同,你也不用干涉,你的首要任务还是尽可能的将手上的钱都投到拍摄中去,争取花完。”


        

“还有,你将已经剪辑过的成片打包压缩后通过QQ邮箱传给我,我一会亲自看看。”


        

结束沟通后,王多年很快登上QQ,他现在心中又多了一股担心。


        

不亲眼看看成片的话,心中的担忧之情怎么也消除不了。


        

就算剧本改了,一个新人菜鸟导演人生中拍摄的第一部作品能成功吗?


        

按照成功率判断的话,几乎不到1%。


        

就拿这几年演艺圈红的发紫的导演宁哥举例,人家在拍摄出《疯狂的锤子》之前,可是有过几部练手之作。


        

就算是练手之作,也取得了不菲的成绩。


        

譬如2001年的学生电影《星期四,星期三》,就获得了首都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2003年,宁哥自己出资,一人担任编剧、导演、摄影,回到家乡执导了人生中的第一部剧情电影《香火》。


        

该片也获得东京Filmex国际电影节,香港国际电影节亚洲DV竞赛单元“亚洲数码竞赛”金奖。


        

2005年,宁哥执导的儿童电影《绿草地》,也入围第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最受欢迎影片奖。


        

有了这些铺垫后,2006年才拍摄出了人生中的第一部代表作《疯狂的锤子》。


        

投资资金300多万,豪取几千万票房。


        

就算天赋如宁哥这样的成功导演,也是几波三折厚积薄发后才取得成功,和宁哥一比,高行只是一个生活在温室中的菜鸡。


        

弱的不能再弱了。


        

这样的菜鸡第一部微电影也能成功?


        

这般一想,王多年又松了一口气。


        

当初他考察这个项目时,剧本只是他判断的依据之一,最大的依仗还是落在高行身上,赌注就是这个菜鸟导演。


        

最大的依仗没变,赌注还在,应该不会出现意外。


        

王多年叹了叹气,刷新了一下网页,余薇薇那边打包传过来的压缩邮件已经传送完毕。


        

王多年抛开脑中涌出的杂七杂八念头,专心一意的点开了已经剪辑完毕的片花。


        

开头是一段彩色的静默片花。


        

镜头对准了农村的一段泥巴路停留了2秒,随后镜头一转,将沿途郁郁葱葱的水稻田景色包揽其中,很快滑到泥巴路旁边的一座村庄中。


        

一家农户的门口,背着行囊远行而归的大学生高行出现在小院门口。


        

他望了望眼前熟悉的环境,胸前急促的喘息了两口,显得心情很激动。


        

在院门口顿了顿后,高行推开了院门。


        

小院是由几道半米高的土墙和篱笆组成。


        

高行在院中站定,对着屋子里面喊了一声,“奶奶,我回来啦!”


        

一个穿着暗花色上衣的老奶奶佝偻着身子出现在屋门口。


        

她看到自己唯一的孙子出现在面前时,心情十分激动,扬了扬手,“行子,你回来啦。”


        

镜头继续跟着往前拉。


        

两人在门口简单地寒暄了两句,高行挽着奶奶的胳膊进了屋子。


        

“嘘!”


        

电脑前的王多年紧张的搓了搓手,在电脑桌旁边的抽屉里面翻了翻,翻出半包七匹狼香烟。


        

他一向很少抽烟,不过此时不点一根的话,无法发泄心中的紧张心情。


        

“还好,这个开头虽不是很烂,但肯定谈不上有多好,只要按照这个质量继续保持下去就行。”


        

王多年呼出一口烟雾,心中做了一个简单的点评。


        

这是一个中等偏下中规中矩的开头。


        

从剧情上看,有些平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