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小蝶哧笑,说:“看来我们运气真不差呢,仙女妹妹给我们吃鸟肉,我再也不会做噩梦。危他老人家送给了我们这匹宝贝马儿,日行千里,他还说,人骑上它,就能活到上千岁。若是真的,我都变成老妖怪了!您现在又给了我们避凶邪的果子吃,高风,你说我们运气是不是很好?”


        

蓝小蝶拍了拍高风的肩膀,笑了笑,脸上自然多了几分喜色,那娇脆的笑声如风铃般悦耳动听。


        

高风痴痴地看着蓝小蝶,她笑的样子真美!


        

宛如清晨滴落在花瓣尖上的晶莹露珠,洁白无瑕又透着晨光的如梦霞光!


        

蓝小蝶见高风又犯起傻来,白了他一眼。


        

高风被蓝小蝶这么一瞪眼,眼中闪过一丝慌乱,马上收回了目光,旋即恢复了正常!


        

浊阴山神见他们俩年轻人打情骂俏的,他一个老头子也不便再多逗留,总觉碍眼得很。


        

他呵呵笑着,说了句“两位珍重”,转瞬间便消失了。


        

高风刚想叫住老人家,却发现他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睁大眼睛,直到现在,高风仍不敢置信,刚在站在他眼前的竟是山神浊阴?!


        

“小蝶,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就是神仙?”


        

高风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倒让蓝小蝶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如果说仙女妹妹是凑巧,那么危便不是偶然,现在又碰上了这钟山山神。


        

而他们一个个对自己亲切的表情,好像就是认识的人才有的亲切。


        

老实说,蓝小蝶自己心里也有过疑问。


        

只是她向来不去想那些没有十足把握的事,想了又能怎么样?何比给自己徒增烦恼?


        

“我就当你说傻话呢,以后别再提这些子虚乌有的事!你知道吗,烦人得很!”


        

蓝小蝶黯然垂眸,说话时的脸色比之前冷了几分。


        

高风见蓝小蝶不高兴,便不再作声,但心中的疑惑却如盘旋在他心间的一团云雾,久久未能散去。


        

吉量也似乎感觉到了空气中不明朗的气氛,歪着头,像在思考着什么。


        

“好吉量,怎么连你也犯起愁来呢?”


        

蓝小蝶有点抱怨地说道。


        

吉量甩了甩马尾巴,用一双黄金似的眼睛盯着蓝小蝶。


        

虽然它不能言语,但会解人意。


        

“上马啊,傻愣着干嘛?”


        

蓝小蝶跨上马背,把玩着垂于肩上的一缕秀发,撇撇嘴对高风说道。


        

正发呆的高风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然后乖乖上了马,坐在蓝小蝶后面。


        

“吉量,我们继续走吧!”


        

蓝小蝶拍了拍吉量轻声说。


        

吉量昂首嘶鸣,便飞一般载着高风和蓝小蝶,直向白岳山方向奔去。


        

“哇,快看,有条河。”


        

正口渴的蓝小蝶看到不远处一条河,又惊又喜。


        

吉量载着他们,在河边停了下来。


        

蓝小蝶下了马,迫不及待地跑向河水边,欢快地用手拍着水,给自己洗洗脸。


        

随后她又把水扬起,洒在吉量和高风身上,欢呼着:“这水清得很,你们也来洗洗吧!”


        

想起连日来奔波赶路又乏又困,一看到眼前这清澈的河水,高风二话没说,从马上跳了下来,跃入水中。


        

溅起的水花喷湿了蓝小蝶的衣裳,蓝小蝶嗔道:“讨厌,你把我衣服弄湿了!”


        

说着,她随手捡起一石块扔向水中的高风。


        

高风不躲也不闪,被小石块击中了额头。


        

他的头一歪,随之整个身体没入了河水里。


        

片刻间,已难觅他的影踪。


        

蓝小蝶刚开始还没在意,后来过了许久也没见高风出来,她急了。


        

“高风,高风,你出来呀!高风,你可别吓我啊!”


        

蓝小蝶急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蓝小蝶也顾不上河水深不深,直接跳了下去。


        

蓝小蝶没想到这条河水深湍急,扑通几下就往下沉。


        

“傻瓜,你明明不会游泳,怎么跟着跳下来?”


        

这时候,高风抱起了她,跃出水面。


        

蓝小蝶抱着高风哇哇大哭,边哭边喊着:“你这个大坏蛋,我以为……我以为……以后不许吓我!”


        

高风见蓝小蝶哭成这样,心里过意不去,他刚才只是想和她开个玩笑而已。


        

不过,看到蓝小蝶对自己如此关心,高风心里还是乐滋滋的。


        

他当场举手发誓道:“我高风在此向天发誓,以后绝不吓蓝小蝶,否则……”


        

蓝小蝶赶紧捂住他的嘴。


        

高风握着蓝小蝶的手,傻笑着。


        

蓝小蝶哭得整张脸都是泪,她声音沙哑,说:“这次我且不和你计较!”


        

高风看着近在眼前的蓝小蝶,她的眼睛好美,清澈里带着迷人的光彩,比天上的星星还美。


        

她的眼睫毛长长的,一颤一颤的,像极了那帕中会飞的那只蝴蝶。


        

高风好像用手指轻弹那精灵般的睫毛,但他还是忍住了,免得又惹蓝小蝶生气。


        

虽然蓝小蝶生气的样子很可爱,但高风还是不想惹她生气。


        

他更喜欢看她笑!


        

蓝小蝶哭起来,也是另一番梨花带雨惹人怜的样子,特别是刚才为他哭,他又心疼又高兴。


        

心疼的是一见到她落泪,他的心无理由地也跟着疼起来。


        

高兴的是,蓝小蝶至少还是挺在乎他的。


        

不过,他在心底暗暗发誓,以后绝不会再让蓝小蝶为他掉一滴眼泪!


        

“你又在犯什么傻?简直一呆子,无可救药!”


        

蓝小蝶一把推开高风。


        

像着了魔的高风被蓝小蝶这么一用力推,想起刚才自己竟然有想去触碰蓝小蝶眼睫毛的小心思,他的脸这会儿马上变得滚烫烧红的。


        

他费了好大劲,才把自己的眼睛,从蓝小蝶的脸上移开。


        

“小蝶,小心,怪兽!”


        

高风看着那形似老虎,又长着一对巨大翅膀的怪兽,朝蓝小蝶喊着。


        

蓝小蝶头也不回,往前继续走着,大声说:“你不用再吓我了,这回我绝对不会上当的。”


        

高风拔出剑来,跃到蓝小蝶身前。


        

蓝小蝶见高风的神情紧张万分,不像吓唬他的样子。


        

她顺着高风头上看去,不禁吓得脸色苍白,身体一直抖个不停。


        

“你退到吉量那里,这里交给我!”


        

高风的语气低柔沉稳,安慰着受惊吓的蓝小蝶。


        

他的话,像给蓝小蝶打了一剂强心针一样,蓝小蝶的身子总算稳住,不再抖。


        

“那你呢?我担心你一个人斗不过那怪兽。”


        

蓝小蝶柔柔地说,声音如清泉,入耳清心。


        

高风听到蓝小蝶的话语,刚才的紧张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出云朗月般的笑意,“没事,我定会护你周全,自己也会万分小心的。”


        

蓝小蝶想着,自己呆在高风身旁,不但帮不了什么忙,反而会让他分心。


        

与其让他分心担心自己,不如听他的话。


        

于是,蓝小蝶按高风的意思,悄悄退至吉量身旁。


        

“吉量,别怕,有我在!”


        

蓝小蝶摸着吉量红色鬃毛,语气温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