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潜龙勿用第一百七十二章战局已定天行皇帝站在丹陛之上,看着赵长缨完全没有征兆地消失在自己的面前,脸上的表情毫无变化,像是一尊威严而没有情绪的神像。


        

在刚才的战斗过程中,他以一敌二,轻描淡写间便将两个拥有圣人之上实力的强者玩弄于股掌之中。


        

凡是目睹了这场战斗的侍卫和宫人,都在心里不约而同地感叹——哪怕是天神下凡,也不可比此时的皇帝陛下更威风。


        

但是,没有人注意到,当天行皇帝用金色神雷把赵长缨劈得遍体鳞伤之后,他那双璀璨的金色眼睛,忽然变得暗淡下来。


        

就像是一盏即将耗尽燃料的油灯。


        

他盯着赵长缨身影消失的地方,沉默了片刻,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就转身朝乾阳殿内走去。


        

“曹通。”他淡淡地喊了一声。


        

“奴婢在。”


        

秉笔太监曹通刚才一直待在乾阳殿背后的走廊里,胆战心惊地关注着这场激烈的战斗。


        

最初,他还想尝试给皇帝打一打下手,表一表忠心。


        

不过,当战斗真正开始后,他却深刻地体会到,这种层次的交锋,绝不是自己能够轻易参与的——哪怕只是一点儿余波,都有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正因如此,此刻他望向天行帝的目光,比以往更加充满敬畏之情。


        

像邙山鬼王和赵长缨那样的强者,都被陛下摧枯拉朽地击败,一个灰飞烟灭,一个重伤逃跑。


        

陛下的实力,跟真正的仙人应该已经相去无几了吧!


        

“朕的谕令,你都传达下去了吧?”天行帝接着说道,打断了曹通纷乱的思绪。


        

曹通低头道:“回禀陛下,皇城禁卫军、驱魔司各级官吏、洛京守备队和附近的各个兵营卫所都已经接到命令,开始对逆贼顾旭进行全方位的搜捕。他已在劫难逃。”


        

天行帝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上,你们绝不能有一点儿含糊。只要此獠一日不死,朕就将寝食难安。”


        

听到这话,曹通立即跪倒在地,向天行帝连连保证,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办好。


        

而与此同时,他心头也充满疑惑:以皇上的实力,连邙山鬼王和赵长缨都能轻松击败,为何会对一个连法身都没有的年轻修士如此重视?


        

尽管顾旭的修行天赋确实是高,很多人都觉得,他日后会成为大齐王朝的又一位圣人强者。


        

但天赋这东西,终究只代表着一种可能性,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兑现成实实在在的战斗力。


        

不过曹通没有多问。


        

他相信,皇上做这种决定,一定有他的道理,轮不到自己去操心。


        

随后,天行帝步伐缓慢地登上台阶,回到乾阳殿的屏风背后,在席子上盘膝坐下。


        

他瞳眸里的金色光芒终于彻彻底底地熄灭了。


        

接着他阖上双眼,重又变回了往日那尊一动不动的、对外界事情漠不关心的雕塑。


        

曹通在御座前的台阶下方驻足了片刻。


        

短暂的沉默后,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陛下,逃跑的赵长缨,还有幽州赵氏……应该如何处置?”


        

“交给萧琬珺去处理吧。”天行帝用冷冰冰的口吻道。


        

曹通侍奉在天行帝身边很多年,自然听得懂他的外之意:朕要开始修行了,你不要再拿这些事情来烦扰朕了。


        

“是,陛下。”曹通恭恭敬敬地回应道,然


        

后躬着身子,后退着离开大殿。


        

…………


        

在洛京城北数百里远的地方,矗立着一座高山。


        

这座山常年阴云笼罩,草木茂盛,气氛冥晦。


        

再配上罗列于荒草间的一座座坟墓,更显得阴森而廖廓。


        

此山正是邙山。


        

有诗云:“北邙山上列坟茔,万古千秋对洛城。城中日夕歌钟起,山上惟闻松柏声。”


        

描写的便是这里冷清惨淡的景象。


        

在邙山密林深处一处隐蔽的洞穴里,摆放着一副棺材。


        

此棺由被称作“帝王木”的金丝楠木制成,表面雕刻着繁复华丽的花纹。但即便它涂过漆,做过专门的防腐处理,仍然不免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就在这时,一声刺耳的“嘎吱”声打破了洞窟里的寂静。


        

紧接着,厚重的棺材板被一双森白的骨手推开,一个面目可怖的骷髅从棺材中缓缓地爬了出来。


        

这个骷髅身上穿着一件肮脏破旧的明黄色长袍,袍子上绣着五爪金龙的图案。


        

它僵硬地扭了扭自己的脖子,然后弯下腰,从棺材中取出一顶破破烂烂、珠子不全的平天冠,戴在自己的头上。


        

“赵长缨真是个混账,”只听见这骷髅骂骂咧咧道,“大齐皇帝实力这么强,他竟然不提前告诉我,害得我的‘鬼侍’基本上都死光了。”


        

这具骷髅,赫然是刚刚在皇宫里跟天行皇帝打了一架的邙山鬼王。


        

它的本体确确实实是被天行帝用一把火烧成灰了。


        

但作为一个皇陵中诞生的狡猾鬼怪,它在参与一场生死难卜的战斗之前,定然会事先留下后手。


        

它曾经分割出一缕魂魄,藏在这副棺材里面。


        

倘若它的本体死在了外边,那么它便能借助这一缕魂魄,在邙山老巢里复活。


        

当然,失去本体和众多“鬼侍”的邙山鬼王,实力要比当初逊色得多——


        

以前的它可以跟第八境修士叫板。


        

可现在,就算撞上最弱的圣人强者,它都大概率打不过。


        

不过,它内心深处的复仇之火,并不会因为这一战的失利而熄灭,反而愈燃愈烈。


        

天行帝固然强大,但他不可能永远都坐在洛京的皇座上。


        

作为一个寿命几近无限的怨魂,邙山鬼王见证了很多代大齐皇帝的登基和驾崩。


        

它知道,就算齐帝们拥有圣人之上的修为,他们的寿元依旧跟普通凡人差不多——而正常的圣人强者,在不出意外的情况下,至少能活到两百岁。


        

邙山鬼王很有耐心。


        

“天龙大阵”坚不可摧的神话,今日已经被打破。


        

它相信,只要等下去,大不了熬死天行帝,总有一天能够完成复仇大业。


        

它慢悠悠地走出洞穴,来到山崖边上,眺望百里之外的洛京城。


        

忽然,它想起了那个拥有罕见的“妖神体”、差一点儿就成了它“鬼侍”的矮个子小姑娘。


        

…………


        

注释:


        

摘自唐·沈佺期《北邙山》。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