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从金刚寺开始


        

她抿嘴轻笑一声,看看法空。


        

法空也微笑。


        

他现在对这些已经习以为常,明白他们敬畏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神通及生死。


        

自己在生死跟前不也一样的畏惧?


        

所以他能理解他们,不会因此而生傲慢之心。


        

“看来长陵城的百姓很欢迎你。”杨霜庭笑吟吟的。


        

法空微笑:“荣幸之至。”


        

杨霜庭凝视着他,想看透他所想。


        

法空道:“利益众生,弘扬佛法,这是身为佛门弟子的责任。”


        

杨霜庭道:“仅仅只是这般?”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她觉得法空行事没有那么简单,在此地建分寺,恐怕原因没有这么简单。


        

一定别有用意。


        

是钟山有什么玄妙?


        

钟山的树木浓郁,远非其他的山可比,是有什么古怪吗?


        

法空看破她所想,笑了笑没有多解释。


        

杨霜庭的想法也没错。


        

钟山确实不同于寻常的山脉。


        

心眼观照之下,发现此处地势玄妙,乃是天然形成的灵脉。


        

他心眼所见,钟山白雾氤氲,既像清晨的雾气,又像蒙蒙细雨之中。


        

这浓郁的灵气并不是来自于大地,而是来自于虚空。


        

好像真有甘霖降下。


        

上一次他过来的时候还没有发现这玄妙,因为这甘霖并非一直源源不断的降下,而是像下雨一般。


        

偶尔会落下,平常不见。


        

他先前一直以为是来自于地脉的灵气,因为地脉的灵气确实也极充沛,更胜其他山脉。


        

藏空寺座落于此山,他是想窥得其中玄妙。


        

藏空寺已经建造了小西天极乐世界,自在一方天地,在这方天地之内,他无所不知。


        

通过小西天极乐世界的感知,他知道这虚空降下的灵气与周围的灵气是不同的。


        

灵气纯度更高,在这般灵气之中修炼,进境会更快,罡气的威力也更强。


        

所以这里便是一处修炼武学的圣地,可谓得天独厚的资源,如果自己能弄清楚灵气降下的秘密,说不定能将其效果提升数倍甚至数十倍。


        

小西天极乐世界便是破解奥妙的钥匙。


        

两人的菜很快送上来,法空与她一边吃饭一边说着闲话。


        

“等会儿我想过去奉一柱香。”


        

“可以。”


        

——


        

夕阳仍旧倔强的不落下,余辉残照钟山。


        

钟山变得热闹无比。


        

既有鸟雀归巢的喧闹,也有行人的热闹。


        

白石台阶上,数十人正在上上下下,却是闻讯而来的人们。


        

藏空寺建成的消息没有大面积的扩散,在一些人群之中已经传播开来。


        

他们都要抢在其他人前头过来奉一柱香,见一见法空神僧,以便给自己一份保障。


        

涉及到性命,没有谁会落后。


        

发现这般热闹,杨霜庭摇头赞叹,法空神僧的名声比想象的更大更吸引人。


        

随着几次地藏空行咒的施展,还阳大典的举行,法空神僧的名号越来越响。


        

天京城无人不知,而且以天京城为中心正不断的扩散。


        

长陵府距离天京城不算太远,也传了过来。


        

“真是好生热闹。”杨霜庭打量着周围的人:“这么多人,不扰你清修吧?”


        

法空微笑摇头:“我不会一直在此,偶尔过来。”


        

杨霜庭感慨道:“这钟山其实是一处好的修行之地,原本有数座寺院的,可惜后来都一一没落,到现在一座寺院也没剩下。”


        

法空眉头一挑:“原本一共几家寺院?”


        

杨霜庭道:“前前后后有九座吧,但都没能传承百年以上,百年之内都断了传承。”


        

法空若有所思。


        

杨霜庭道:“我曾经仔细调查过,并没有外力,就是寺院的弟子后继无力,一代比一代差,人丁也越来越单薄,导致寺院没落下去,无人问津,最终断灭。”


        

“九家寺院都是如此,难道没有古怪?”法空道。


        

杨霜庭道:“其实这才是正常的,除了那些顶尖的大宗门,小宗门没落是常态,起起落落,生生灭灭。”


        

法空慢慢点头。


        

杨霜庭这话也没错。


        

越是小宗门,抗风险能力越弱,就像前世的企业,最容易倒闭的就是那些小微企业,大企业抗风险能力更强,存活时间更久。


        

杨霜庭笑道:“如果大妙莲寺在此建分寺,想没落都难,所以不能怨此地不佳,而是寺院太小,抗不住大妙莲寺的挤压。”


        

这些小寺院没落的大部分原因,就是大妙莲寺的存在挤压了他们的生存空间。


        

人们把香火都奉于大妙莲寺,吝于其他寺院。


        

法空道:“原来如此。”


        

杨霜庭道:“你这藏空寺想不没落,也要挡得住大妙莲寺的挤压才行。”


        

法空笑看向她。


        

杨霜庭哼道:“你以为我是挑拨离间?”


        

法空笑道:“未尝一点儿也没有吧?”


        

“往后你就知道厉害了。”杨霜庭哼道。


        

两人走到半山腰,往右一拐,是一条通往树林的白石径。


        

两边茂密的树林中,每一棵树都高大粗壮,古意森森,抬头看去,树冠有遮天蔽日之势。


        

还有的树木一片焦黑,显然是被雷劈中,有的被劈死,有的即使枯死一半,剩下的一半仍生出绿枝条。


        

走出五十几米远,眼前便是一座古朴庄严的寺院。


        

黄墙黛瓦,屋顶的黄色琉璃瓦在夕阳之下闪烁着柔光,庄严而肃穆。


        

寺门上方悬着一个额匾,写着“藏空寺”三个金色大字,气势宏大苍劲。


        

寺门口是九级台阶,台阶下面是一片空地,约有三十米长与方。


        

此时空地上已经站了数十个香客,排成一排,一直通到寺院大门。


        

法空与杨霜庭飘然来到藏空寺门前,在人们诧异的目光中进入寺内。


        

一踏入寺内,杨霜庭顿时双眸闪动。


        

她感觉敏锐,一下感受到了不同之处,好像从水里出来,呼吸到自由的空气。


        

浑身一下变得轻盈,飘飘欲飞。


        

她惊异的看向法空。


        

法空微笑:“此寺经过改造,已经成为我的道场,如何?”


        

杨霜庭闭上眼睛,细细感受。


        

法空没有再说,看向大雄宝殿前的两个和尚,一个在递香,一个在点香。


        

香客只需接过已经点燃的檀香,朝着大雄宝殿的金身佛像行礼,然后将檀香插入香炉之中即可。


        

有的站着行礼,有的跪下叩头。


        

杨霜庭慢慢睁开明眸,顾盼四周,双眼流光溢彩,美得惊人。


        

法空笑了笑。


        

杨霜庭感受到了异样,但想弄清楚是不可能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