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霓看一眼其他的神武府高手,轻声道:“孟师兄,你们先走一步,我自己过去。”


        

“朱师妹!”孟峰毅顿时不满的瞪大眼。


        

他们是保护朱霓的,到了关键时候,自己等人要先走?那成什么话了?


        

朱霓轻笑一声摇摇头:“我不会自己送死的。”


        

“这也不成!”孟峰毅忙道:“朱师妹,我们岂能让你一人行动。”


        

“她不是一个人。”一道清朗明快的声音响起,朱霓身边浮现出一道颀长精壮的人影。


        

他们顿时心弦一紧,浑身真气涌动,乃是本能的反应。


        

林飞扬出现在朱霓身边,笑呵呵的冲大家抱拳:“林飞扬见过诸位。”


        

“林飞扬?”众人恍然大悟。


        

随即每个人的表情不同。


        

有的羡慕,有的赞叹,有的摇头失笑,有的恼怒不忿,有的失落黯然。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由着他们每一个对朱霓的感情不同,表情也各不同。


        

林飞扬对他们复杂的目光很享受,呵呵笑道:“诸位放心,由我护着,你们朱司马绝不会有问题的。”


        

如果真有问题,住持会提前警告。


        

有自己与朱妹子的轻功,还有住持的天眼通,再不济,关键时刻住持也会过来相助。


        

所以朱妹子绝不会有性命之危。


        

这话惹来数个青年高手的暗自冷笑,嘴角噙了一丝,不满的瞪着他。


        

说这话的口气太大,好像天下无敌一般,天下无敌那是当今皇上,还轮不到他说这番话。


        

朱霓轻轻扯一下他黑袍的袖子。


        

林飞扬不明所以的看她。


        

朱霓轻轻摇头。


        

林飞扬见状撇撇嘴,示意自己不多说了,抱拳再一礼,呵呵笑道:“那我们就先走一步,告辞。”


        

他说罢消失在人们眼前,竟然是凭空消失。


        

人们顿时抛开了先前的种种复杂情绪,盯着他所在位置看,想要洞彻其身法之妙。


        

朱霓摇头失笑。


        

林大哥真是小心眼,故意显摆就是震慑一下神武府的众人,唯恐他们有心怀不轨的。


        

对于这种小心眼,她并不讨厌,反而觉得甜蜜,对众人轻声道:“大家先离开,剩下的我来做。”


        

“朱师妹,万万小心!”孟峰毅肃然道。


        

他只把朱霓当成同门,而且是需要仰望的同门,平时颇多照顾,不涉及男女之情的想法。


        

所以对于林飞扬并没有排斥与反感,反而觉得欣慰,唯有这般强大的男人方能配得上朱霓。


        

朱霓轻颔首:“他们很可能把目标对付你们,以为我藏在大家之中,更要小心。”


        

“省得,走啦。”孟峰毅大咧咧摆摆手,转身扯着众人离开,一会儿便消失不见。


        

朱霓也飘掠而去,朝着第三批天海剑派的高手迎过去。


        

林飞扬出现在她身边:“刚才已经探查清楚了,这一批也是一百个家伙,二十个大宗师,剩下的都是神元境高手,好家伙,天海剑派还真够厉害的!”


        

能出动这么多的大宗师,天海剑派的实力之强横,超乎想象。


        

如果不是有住持在,大雪山的大宗师数量恐怕远不如天海剑派。


        

朱霓轻轻点头。


        

这一次也见识到了天海剑派的雄厚实力,当真超乎想象,难怪这般狂妄。


        

不把魔宗六道放眼里,不把神武府放眼里,甚至不把朝廷放眼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肆无忌惮,要灭了魔宗六道的高手,也要灭了神武府的高手。


        

这在从前可是不可想象之事。


        

林飞扬道:“依我的脾气,一个一个,都收拾喽,让他们敢对你放肆。”


        

朱霓摇头道:“不能杀戮太甚的,毕竟是天海剑派,朝廷还是要用的。”


        

林飞扬撇撇嘴:“胆子都这么大了,朝廷还不剿了他们,还要用?”


        

朱霓道:“不能剿的。”


        

“为何不能?”林飞扬哼道:“他们杀神武府弟子,尤其是敢杀你,那就是杀官造反。”


        

朱妹子可是军中司马,是朝廷正经的职位,杀她便是杀朝廷官员,是挑衅朝廷的威严。


        

朱霓道:“天海剑派的封地是太祖所赐,皇上不会轻易的违反祖制。”


        

皇上在别的事上很坚决很果断,可皇上崇拜太祖,视太祖为天人,绝不会违背太祖所立的规矩与决定。


        

天海剑派,光明圣教与大雪山,只要不是造反,皇上都不会灭其宗门,只会略施薄惩。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疾行,很快落在一座山腰的竹林上,踏着树梢看向远处飘掠而来的一百多人。


        

“直接用曲子废了他们?”林飞扬道:“还是伤了他们,我一个个废掉他们?”


        

“直接伤了吧。”朱霓摇头。


        

“来吧。”林飞扬忙道。


        

朱霓从罗袖里抽出一只长箫,比细腰旁挂着的玉笛长了一大截,通体碧玉。


        

这是法空所赐的碧玉箫,威力远非先前的玉笛可比。


        

她撮红唇轻吐气,幽咽声徐徐飘出碧玉箫,袅袅如烟,飘向了远方。


        

正在埋头疾驰的天海剑派高手们脚步一缓,警惕的看向四周,看到了远处的两人。


        

他们顿时摆出了一个半扇形朝着两人围过来,速度加快了两分。


        

幽咽的箫声不绝于缕,全都飘入一百多人耳中,让他们前进之速大缓。


        

他们真气开始紊乱,心跳忽快忽慢,不断的变化,血液速度也跟着时快时慢。


        

他们再次加快速度,要冲过来制止朱霓的箫声。


        

可他们想加快,表现出来的速度却变慢,而且越来越慢,原本越来越近的距离变得遥远。


        

林飞扬忽然一闪消失,下一刻出现在百米外的一棵竹子后面,轻飘飘一掌。


        

竹子后面出现了一个身穿绿色劲装之人,脸上蒙着绿布,与周围浑然一体。


        

绿巾一下被染湿,双眼变得黯淡,死死瞪着林飞扬。


        

而林飞扬已然消失,下一刻出现在另一棵竹子后,又一掌拍出一个绿色劲装之人,脸上仍旧蒙着绿巾。


        

林飞扬再一闪出现在另一棵竹子后。


        

他身形闪动,眨眼功夫,已经拍出了九掌,拍出九个绿色劲装之人。


        

挨了他一掌,这九人沿着绿竹慢慢滑落下去,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已经寂然而逝。


        

林飞扬恨他们要暗杀朱霓,下手毫不留情,看似轻飘飘一掌,其实蕴含着一身的修为。


        

箫声幽咽,正在往前的一百多人慢慢停住,修为强的走在最前头,距离朱霓五十米左右,怎么也靠近不了。


        

顾不得其他,个个都盘膝坐到地上运功抵挡箫声,压制沸腾的鲜血与乱蹿的真气,再不压制身体便要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