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飞扬轻哼一声,如一道影子掠过他们,所过之处,一个个天海剑派的弟子飞起。


        

其他天海剑派的弟子还没能反应过来,已经飞出去,落到一起,人叠人,惨叫声连连。


        

他们都是硬汉,正常情况下即使断手断脚也不可能惨叫,可是这个时候他们却忍不住惨叫。


        

却是林飞扬恼他们要杀朱霓,愤怒之下,所用的手段格外激烈,掌中的罡气宛如千刀万剐。


        

中掌之后,如受千刀万剐之刑,周身无一处不痛苦,恨不得直接解决了自己。


        

惨叫乃是无法自控,身体的本能。


        

林飞扬出现在朱霓身边,拍拍巴掌,冷笑俯看着躺在地上的一百多人。


        

朱霓停止吹奏,轻声道:“林大哥,没必要如此的。”


        

“惹朱妹子,便是这下场!”林飞扬哼道。


        

朱霓轻声道:“没杀他们吧?”


        

“杀了。”林飞扬哼道:“还留着他们过年?”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这……”朱霓面露担忧:“这会给大师惹麻烦的。”


        

“他们要杀朱妹子你,那只能杀掉。”林飞扬道:“凭他们这些家伙,给住持惹什么麻烦?”


        

朱霓道:“天海剑派不会罢休。”


        

林大哥是法空大师的人,林大哥闯祸,当然要殃及到法空大师身上的。


        

“冤有头债有主,想报仇就冲着我来!”林飞扬不屑道:“他们不敢找住持的!”


        

“那林大哥你会很危险的。”朱霓道。


        

林飞扬得意的道:“我会在寺里躲一躲,他们还敢闯进寺里杀我?”


        

自己可不是鲁莽无脑之辈,该躲就躲,天海剑派再多的人也不敢来金刚寺外院。


        

朱霓蹙眉。


        

依天海剑派的狂妄,未必不敢这么干。


        

一旦这么干,那便是与法空大师彻底撕破脸,正常情况下他们不敢。


        

可现在的天海剑派,可谓是无所畏惧,所向披靡,便是神武府弟子都敢杀的。


        

神武府代表着朝廷,他们都敢杀。


        

法空大师再强,也不可能与整个大乾朝廷相提并论的,朝廷尚且无所顾忌,更别说法空大师。


        

林飞扬道:“他们真敢对付住持?”


        

“敢。”朱霓轻轻点头。


        

林飞扬大咧咧的摆摆手:“那就等着受死吧,对付住持,那就是找死!”


        

朱霓轻声道:“林大哥,天海剑派的实力还是很惊人的。”


        

尽管她废掉了一批精英高手,可看天海剑派的实力,那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朱妹子,放心吧,谁吃亏,住持也不会吃亏。”林飞扬对法空的信心十足,漫不经心的道:“到时候我先去海天崖刺杀他们的长老跟掌门!”


        

朱霓轻轻点头,收敛了担忧。


        

法空大师确实能人所不能,天海剑派固然极强,可法空大师有避凶趋吉之能。


        

——


        

法空站在山巅,看到了林飞扬大开杀戒,摇摇头。


        

林飞扬感情用事了。


        

看到他们一窝蜂的冲向朱霓而来,男人的本能让他愤怒之极,下手极狠。


        

如果天海剑派这一百多个高手一窝蜂的冲向他,他还不至于下如此狠手。


        

冲向朱霓便彻底激怒了他,杀心炽烈。


        

便如一个男人可以容忍别人欺负自己,却见不得别人欺负自己的妻儿,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法空却没有阻止的意思。


        

天海剑派这帮家伙确实杀意炽烈,不仅要杀了朱霓与林飞扬,还要杀了神武府所有人与魔宗六道所有高手。


        

虽然理智上说,只伤不杀,给他们一个教训或者削弱一下他们便好。


        

可凡事都讲理智的话,活得也太无趣。


        

林飞扬这一次大开杀戒,那便大开杀戒,自己不但不会责备,还会支持。


        

他双眼深邃,静静看着已经死去的一百多个天海剑派的高手,最终还是摇摇头,不打算救活。


        

既然死了,那就让他们死吧。


        

朱霓与林飞扬飘飘而行,朝着另一边的天海剑派高手而去,他们正围攻魔宗六道的高手。


        

朱霓没看到法空出现训斥林飞扬,便知道法空是支持林飞扬的行动。


        

天海剑派如此强横,法空大师竟然不畏惧,难道大雪山的实力如此强了?


        

天海剑派实力远胜平时所表现,大雪山呢?是不是也一样的远超人们想象?


        

法空对这边的情形却已经毫不在意了。


        

天海剑派的大势已去。


        

神武府与魔宗六道联合,那一百多个天海剑派高手绝非敌手,没有后援,他们就死定了。


        

远水解不了近渴,海天崖内的高手已经用尽,其他天海剑派弟子回援已经来不及。


        

他的目光落在了手上的黑炭上。


        

下一刻,他出现在一座皑皑白雪的山峰上。


        

他闭上眼睛,心眼扩散开去,越来越远,观照自己所在的方位。


        

最终断定,这里并不是大雪山山脉,而是远在大雪山山脉之北,百里外竟然是一片海洋。


        

碧蓝的海洋宛如一块宝玉。


        

这里是他从没见过之处,是在大雪山山脉之北,极北之地,处于海洋与冰封之地。


        

他所在的山峰,在阳光下好像一座银山,闪烁着灼灼光芒,弥漫着圣洁。


        

他闭上眼睛,思忖着自己如果生活在这里,将要怎么活,太过孤寂了吧?


        

这里便是那洞府的主人所在,修炼了数门奇功,境界极深,可惜寿短。


        

为何要在这般极端的环境下生活与修行?


        

很可能与他所修炼的心法有关。


        

可惜关于他所修习的心法,没办法从神武令上弄清楚,看看这里会不会有线索。


        

他再次闭上眼睛,心眼观照这座山峰,将山峰的内内外外看得清清楚楚。


        

深藏于山峰半腰的不是一座山洞,而是九个山洞。


        

山峰内部挖了一个个的台阶,九个台阶为一层,一层便是一个石室,一共九个石室。


        

这座山峰颇为奇异,好像一支粗有一丈直径的长棍从峰顶往下一插,贯穿了整座山峰,形成一个天井。


        

九个石室,每个石室皆向这天井。


        

这九个石室除了第一个洞口,剩下的没有洞口,从里面把洞口一封,便是绝对不会发现的存在。


        

呆在这样的山洞里,很适合闭关修行。


        

而且还在这般隔绝人烟之处,就是不知道如何吃饭。


        

他的目光在这九座石室里扫来扫去,发现石室里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所有东西都被清空,只有空荡荡的石室。


        

显然,当初的太祖也是一样的想法,知道这洞府主人的厉害,将关于他的所有物品都带走,不放过任何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