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先生,倪家那边已经稳定。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安分守己。”


        

蒋天生的别墅里,苏乐辉在别墅的后花园里,与蒋天生相对而坐。


        

“没想到苏sir绕了一圈,又回到了O记。”蒋天生没有直接回答苏乐辉的问题,而是转移话题道。


        

苏乐辉盯着蒋天生:“看样子,你似乎不想放弃倪家这块肉。不过,你小心肥肉变毒药。”


        

“肥肉也好,毒药也好,只有吃了才知道。”蒋天生淡淡的道。


        

“看样子,你是不想放弃了?那好吧!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苏乐辉站起来道。


        

“我知道苏sir你很有能耐,不过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哪怕你要搞我,我也必须要做。”蒋天生掐灭手中的雪茄道。


        

“好吧!你有你要做的,我有我要做的。既然这样,那我们各凭本事吧。”苏乐辉说完,就离开了。


        

回到外面的车上,苏乐辉道:“回去吧!”


        

“知道了!”作为司机的马军,点了点头就启动了汽车。


        

“看样子,这些老大都不打算收手。苏sir,怎么办?”马军一边开车一边道。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蒋天生是苏乐辉见的最后一个老大,只是跟所有老大聊完之后,他发现这些老大都没有放手的打算。


        

不过苏乐辉也理解,黑社会讲的是弱肉强食。


        

现在倪永孝虽然凭着一些手段稳定了下面的局势,不过谁都知道,这些都是暂时的。


        

既然知道这点,其他社团又怎么能够放弃这样的机会。


        

所以别说苏乐辉只是一个O记警司了,就是一哥来了,他们也不会放弃到手的利益。


        

“既然这些老大都不肯放过这个机会,那正好,我让他们自己先乱起来。”苏乐辉决定,让这些人先自己内耗。


        

等他们他们自己内耗的差不多了,苏乐辉看他们还有没有精力去打别人的注意。


        

想到这里,苏乐辉准备先拿港岛势力最大的洪兴开刀。


        

于是苏乐辉拿起电话打给了巩家培:“巩sir,帮我一个忙。”


        

“苏sir你客气了,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行。”那一边的巩家培道。


        

“帮我查查,现在洪兴里,谁现在的势头最大,最有机会挑战那些揸Fit人。”苏乐辉吩咐道。


        

“好,给我一天时间,明天我给你消息。”巩家培答应道。


        

“多谢。”


        

“对了,顺便帮我查一下,最近有哪些社团开始涉及毒品生意。”苏乐辉又提了一句。


        

巩家培听了后问道:“怎么,你准备打击社团贩毒的问题?”


        

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领取!


        

“是的!我这两天发现,现在很多社团都开始涉足毒品。这样下去,迟早会出问题的。”


        

“行,我联系一下NB那边,到时候给你消息。”巩家培道。


        

“好,多谢了。”


        

挂断了电话后,苏乐辉对马军道:“阿军,送我去赤柱。”


        

“去赤柱?”马军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


        

“有点事情要去做。”苏乐辉没有多解释什么。


        

马军点了点头:“知道了!”


        

用对讲机跟其他O记同僚说了一声后,马军载着苏乐辉前往了赤柱监狱。


        

在前往监狱的路上,苏乐辉看到不远处有一家便利店便道:“前面停一下,我去买些东西。”


        

“好!”


        

前往便利店,苏乐辉买了五包香烟以及一些可以随身携带的零食糖果。


        

接着,苏乐辉又到了边上的药店,买了一瓶红花油。


        

将买好的东西带到车上后,苏乐辉示意马军可以走了。


        

“苏sir,去看人啊?”看到苏乐辉大包小包的东西,马军问了一句。


        

“是的!有一个以前的线人进去了,这次过去看看他。”苏乐辉隐瞒了陈永仁的身份,只说是一个线人。


        

不是苏乐辉不相信马军,这是规矩,陈永仁的身份不能乱传。


        

等以后马军的级别到了,苏乐辉自然会透露一些事情给他。


        

不久后,车子到了赤柱。


        

苏乐辉让马军在车上等着,而他则独自进入了监狱。


        

不过苏乐辉进入监狱后,并没有前往探班房,而是朝着囚犯放风的操场走了过去。


        

“苏sir,这边。”


        

快到操场的时候,苏乐辉的一个熟人文上升叫住了他。


        

“文sir,这次又麻烦你了。”苏乐辉走到这个狱警面前道。


        

“客气了,我已经让我的同事通知你的线人了。等一下有什么话,你们找个角落说就行。”一边带着苏乐辉前往操场,文上升一边告诉苏乐辉接下来怎么做。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苏乐辉自然清楚,这种事情不能大张旗鼓的去做。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操场前。


        

不过这个操场似乎并没有开放,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你在这里等着,我让我的同事把人带过来。”让苏乐辉在原地等待后,文上升就离开了。


        

过了许久,脸上全是淤青的陈永仁,低着脑袋的来到了苏乐辉的面前。


        

“跟人打架了?”看着陈永仁脸上的伤口,苏乐辉问了一句。


        

苏乐辉清楚,新人入狱肯定会有一些波折。


        

陈永仁见苏乐辉没有责怪的意思,轻轻的嗯了一声。


        

“赢了没有?”苏乐辉继续问道。


        

陈永仁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赢了。


        

“还能撑的住吗?”


        

“嗯!”


        

看着沉默不语的陈永仁,苏乐辉道:“这只是开始,以后你会是这里和拘留所的常客,你要试着去习惯。”


        

“不过无论怎么样,你始终要记住,你是一个警察。”苏乐辉接着告诫道。


        

“我明白!”陈永仁面无表情的道。


        

苏乐辉点点头,然后道:“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能帮的,我一定帮。”


        

“不用了,我能搞定。”陈永仁拒绝了。


        

“随便你吧,有需要我做的,尽管说。”见陈永仁拒绝,苏乐辉也没有在意。


        

“知道了!”


        

“来,这些东西拿着。”苏乐辉隔着围栏,把之前买的东西一个个递了过去。


        

“我接下来会经常过来,所以这些东西,你没必要省着用。要是有想带的,跟文sir说一声,他会告诉我的。”苏乐辉道。


        

“知道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