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仁秦仁,未亡人是什么呀?”


        

当【未亡人】这个词从洛瑶嘴巴里冒出来的时候,秦仁脑海里一下就浮现出久远记忆中的一个画面。


        

……


        

身材丰腴面容姣好的艳妇身着一袭黑衣丧服,斜倚着的桌旁放在逝去不久的丈夫遗照,水盈盈的桃花眼看似布满愁绪,却又不知为何夹杂着一丝余韵未消的迷离…


        

……


        

对,这就是秦仁记忆里的【未亡人】。


        

联系到平日的语言学习环境,秦仁有理由相信,这个词汇很可能是洛瑶通过某些“不正经途径”无意获取的。


        

比如【秦仁の硬盘】。


        

“瑶啊,我给你讲个可乐的故事。”


        

“本座今天不太想听故事。”


        

秦仁转移话题失败,好奇的灵兽晃着小脚丫,轻轻蹬了蹬秦仁的腿肚子,扯着他的胳膊抱在软噗噗的小胸脯上: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到底什么是未亡人?听起来很霸气。”


        

“还…还好吧…”


        

貔貅觉得霸气,秦仁只觉得涩气。


        

“这词儿你在哪学的?”秦仁一边问一边慌慌张张地穿裤子起床,准备往客厅赶。


        

“电脑上,鱼灵儿刚刚翻到的。”


        

果然如此。


        

“你去哪啊秦仁,未亡人呢?你还没说呢?”


        

“亡而未亡,未亡人就是死了,但没死透的人。”秦仁信口胡诌。


        

死了但没死透…


        

“是丧尸吗?”


        

洛瑶看过《釜山行》,有点可怕,她捂着眼睛从指缝里看,都还是要一个劲儿往秦仁怀里躲。


        

“差不多吧。”


        

……


        

丧尸和寡妇当然差的很多,秦仁光顾着敷衍,却忽略了未亡人本来就是正常词汇,其实直接给单纯的小貔貅解释“寡妇”就好了,用不着支支吾吾胡编乱造。


        

只不过当下顾不了这么多了,秦仁生怕自己和周驰一样,下一秒就听到客厅里传来不雅的外放声音,那自己可能也要搬到火星去了。


        

可实际上等他急急跑到客厅一看,却发现电脑桌前并没有人,电脑上处于桌面状态,也没有播放奇怪的视频,倒也算是万幸。


        

而鱼灵儿和鱼有容师徒俩则是齐齐卧在沙发上,脑袋瓜凑在一起,拿着平板窸窸窣窣。


        

“师父你看,查到了,好像是东洋字。”


        

“东洋的?可是跟汉字好像诶。”


        

“哥哥以前说过,东洋字本来就是脱骨汉字的。”


        

“这样啊…”


        

……


        

秦仁在背后听得的有些紧张,这俩姑娘是在百度【未亡人】吗?


        

秦仁一开始以为是,从沙发背后探头一瞧,却发现并不是:


        

“你们在干嘛?”


        

“呀~——!”


        

两声细细脆脆的疾呼响起,鱼灵儿和鱼有容同时受惊,脸贴脸,紧紧地抱在了一起,鼓胀的衣襟也顿时一阵你挤我我挤你,偶尔挤出一片白晃晃,就跟捅了兔子窝似的。


        

这不禁让秦仁想起了卖馒头的早餐店揭开的第一层笼屉,也是这样蓬蓬松松地挤作一堆,看着就香甜可口。


        

“秦…秦仁怎么是你啊?”看清来人,鱼灵儿才舒一口气,拍起胸脯来。


        

但是拍错了,拍成徒弟了的,就被徒弟瞪了一眼,也拍了师父两下。


        

“哥,还没睡么?”


        

“啊对,我…突然有工作,起来想用下电脑。”


        

秦仁试探着说道:


        

“电脑…没什么吧?”


        

“嗯嗯,没事。”


        

鱼灵儿点点头:


        

“秦仁,我刚刚好像干了什么很厉害的事情,然后它就说有什么精彩截图,让我去什么文件夹里找。”


        

鱼灵儿在计算机方面的天赋的确不是盖的,哪怕连文件路径是什么都不知道,却还是在没有出错的情况下启用了资源管理器,并学会了一层层地寻找指定文件。


        

只不过她还是点歪了一层,所以就阴错阳差,不知怎么就进入了一个新建文件夹里的新建文件夹里的新建文件夹,并且发现了一个写着奇怪文字的文件。


        

“文…什么文件?”秦仁又紧张了起来,“你没点开吧?”


        

“没有,因为字很奇怪,我就百度了。”


        

遇事不决先百度,健康问题除外。


        

“就是这个,查出来好像是个东洋汉字。”


        

鱼灵儿举起平板,上面写着一个【桜】字:


        

“秦仁,桜都字幕组是什么啊?”


        

“问的好,以后别问了。”


        

问的时候,秦仁已经坐在电脑面前开始给文件夹隐藏加密了,除了“パンスト未亡人【桜都字幕组】”以外,还从其他一些类似的文件,写满了鱼灵儿看不懂的东洋汉字。


        

——————————


        

后来,秦仁把游戏自动截图专门另外设置了一个另外一个文件夹,只是鱼师父的精彩瞬间纯属运气巧合,之后好几天都再也没能用上了。


        

就这个事情,秦仁也放肆地对鱼师父进行了嘲笑。


        

鱼灵儿好歹也是宗主,也是有自尊心和好胜心的,小笨嘴又狡辩不过,又羞又气地就抬手捶他。


        

一开始还怯怯的,后来就习惯了,秦仁也会给台阶,被师父轻轻柔柔捶两下就当按摩了,会很给面子地给她道个歉哄一哄。


        

而这种看似和睦温馨的氛围,落在某些人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比如鱼有容同学,就看着两个人的背影郁闷了好几天,坐在沙发看电视的时候经常发呆。


        

这一点,和她一起看电视的洛瑶是最容易察觉到的,姑且就多看了她两眼:


        

“小鱼,你的好朋友也来了吗?”


        

“好朋友?”鱼有容一怔。


        

“你好像抑郁了,女孩子的好朋友来的时候就会这样。”


        

洛瑶也会,她一直掐着时间呢,等下次来月事的时候又可以理直气壮地跟秦仁提各种要求了。


        

“我应该是不会来那个的。”


        

这事儿鱼有容以前就跟貔貅说过了,她有些迷茫地转身看了看电脑前的师父,然后抿抿唇,凑到洛瑶耳边:


        

“瑶瑶,其实是师父她…”


        

生活中有些烦恼总是需要找人倾诉的,当前看来,家里就只有洛瑶可以倾诉了,鱼有容把心里的小烦恼告诉了她,然后表示不解:


        

“…每次一瞧师父那样子打他,他还笑呵呵的,我这里就闷闷的不舒服…”


        

不舒服?


        

洛瑶面无表情地看着鱼有容的手指按在高高的胸口上,也抑郁了:


        

“什么不舒服,你柰子疼嘛?”


        

“?”


        

这是萝莉该说的话吗?


        

鱼有容轻轻颦眉,捏了捏她薄柔的嘴皮子:


        

“我是认真的,瑶瑶,你说…这是为什么啊?”


        

“很简单,他们那叫打情骂俏,你这叫做吃醋。”


        

洛瑶毫无保留地指出真相,她本人现在已经对这种事很淡定了,因为上仙大人如今的段位,和区区小鱼以及宗主两个野女人是完全不一样的,和秦仁是互相亲亲的关系了,打情骂俏这种小孩子的行为,上仙大人已经完全不放在眼里,更不会和鱼有容一样吃醋。


        

“吃醋是什么?”


        

“就是嫉妒。”


        

嫉妒…


        

不可能,她怎么会嫉妒师父?


        

她是天才少女,师父是笨笨的师父,要说师父嫉妒她还差不多…


        

洛瑶对此反正也不细说,摆出一副“懂得都懂”的架势,其实是她自己也半壶水响叮当,解释不清楚罢了,看完电视就找卧室里的秦仁撒娇去了。


        

鱼有容同学就继续“抑郁着”,第二天买菜的时候心不在焉,把脚崴了也不吭声,当天晚上还坚持在厨房里忙活,一直到秦仁下班回来才发现她的不对劲。


        

原因是鱼有容在沙发上没有盘腿,也没有侧卧,一直正襟危坐,秦仁再三询问下才知道她受了伤。


        

“修士走路把脚崴了,还是体修,听着都新鲜…”


        

秦仁有些哭笑不得地吐槽,鱼有容不说话,虽然确实不想给哥哥添麻烦,可当他真的能注意到并关心自己的时候,心里又忍不住的暗自小欢喜,这几天的“抑郁”都稍微驱散了一些。


        

“脚给我。”


        

“啊…”


        

秦仁拿来了红花油半蹲在鱼有容身前,鱼有容双腿并拢缩了缩,回眸瞥了瞥网瘾师父,心里的“抑郁”好像再次散了不少,再转头的时候,好看的脸蛋儿上也兀自凝上了几分红晕:


        

“哥,我们去卧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