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就听你小子到底怎么说,今天这件事情你要是说不清楚的话,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高伯的下颚上,仅剩的几根胡子都被他给吹起来了。


        

看样子老头是真生气了,刘登的嘴角一阵抽搐,这些老头怎么就不相信自己呢?


        

“我说三位老祖宗,我在你们眼里像是这么不着调的人吗?”


        

刘登满脸的苦涩。


        

“不像!”


        

伏生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


        

刘登差点没哭出来,总算是有一个相信自己的了。


        

“你小子不是像,根本就是!”


        

只不过刘登感动的话还没说出来,伏生下一句话,让他差点恨不得一头撞死。


        

“哈哈哈哈,我说你这老不正经是从哪儿学的?”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韩贽哈哈大笑着,指着伏生的鼻子,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笑什么。


        

“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严肃点?”


        

高伯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两个一眼。


        

韩贽这才把自己的笑意给憋了回去。


        

“行了小子,你有什么委屈尽快说出来吧,要不然的话别怪我们三个老头子对你不客气!”


        

被韩贽和伏生这么一打岔,刚才那正义凛然的气势好像一下子不在了,这让高伯感觉十分的不满。


        

“其实这也是小子的无奈之举!”


        

对于这三个老头子的人品,刘登还是相信的,只不过赵文谷他们做下的阴私事情,刘登倒是没有傻到跟三个老头子去说。


        

只是把南越的情况跟三个老头说了一遍,然后,又把长沙王的死讯跟三个老头子一说,三个老头一瞬间也就明白了过来。


        

他们一个个饱读诗书,这些年来对于兵书当然也有些涉猎。


        

“只是就算你把南越给拿下来,朝廷有这个能力治理吗?”


        

伏生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


        

“老祖宗,只要咱们把地盘打下来,难道还愁没有做官的吗?着军队里的那些杀胚,左右一个个都闲着没事干,那些底层的官员就让他们一个个先当着,等到咱们手头有合适的人选,就可以直接排上去吧!再说了,就算是退一万步说,五年之后咱们书院里的学生们,也该有个去处吧!”


        

听刘登这么一说,三个老头还真是愣住了。


        

“你就这么有把握,这次能够凭借着几万人就能打下岭南?”


        

高伯皱着眉头,就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刘登。


        

“三位老祖宗有所不知,小子提前在南越那边布置了不少的暗手,这次出兵目的不在于作战,而在于俘获人心!”


        

“你提前就做了暗手?”


        

韩贽一下子发现了问题的重点。


        

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刘登,难道说这小子真有什么未卜先知的本事吗?


        

“小子原本就是想教训一下岭南三国,顺便从他们那里赚点铜钱罢了,只不过,谁也没想到,这长沙王居然在这个时候死了……”


        

刘登说着说着忽然感觉自己好像要说露馅了,立刻转移了话题,用春秋笔法把自己做的暗手一笔带过。


        

“就算是天赐良机南越国有了粮食危机,可你就一定要把南越给打下来吗?两国和平相处下去不行吗?”


        

韩贽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老祖宗,您可知道这春秋战国连年大战,到最后死伤了多少百姓?若是当年始皇不出的话,恐怕至今这天下还在连年混战!这次良机小子要是不把握住的话,恐怕日后想要平定岭南,后世子孙还不知道要拿多少人命来填,不是小子一心好大喜功,只是身为皇家血脉,小子有责任保我华族金瓯无缺!还请三位老祖宗明鉴!”


        

刘登说完之后,直接单膝跪地跪在了三个老头的面前。


        

“你这是做什么?是我老头子糊涂了,快起来,快起来!”


        

韩贽一愣,长叹了一声,赶忙上前扶起了刘登。


        

“好了,好了,好孩子!只是没想到,你小子这年纪轻轻的,居然都已经开始用上了自污的桥段……”


        

高伯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他们三个老头子对于刘登可不是一般的看重。


        

在他们的眼里,刘登现在就和他们的子侄辈一样,所以他们对于刘登之前的荒诞理由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正所谓爱之深,才责之切。


        

他们是生怕刘登这小子行差踏错,等把事情的原委弄清楚之后,三个老头这才发现,刘登这小子居然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成了大汉朝的擎天白玉柱。


        

“小子这也是无奈之举,还请三位老祖宗体谅!”


        

听到高伯这么说之后,刘登的心里就明白了,这三个老头这一关自己总算是过去了。


        

“去吧去吧,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凡事但求无愧于心即可,区区的虚名,又算得了什么呢?”


        

三人之中还是伏生最为洒脱,大笑了两声之后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刘登的肩膀说道。


        

“多谢老祖宗!”


        

刘登深吸一口气,然后再次退后了几步,朝着三个老头深深地行了一礼。


        

“小子,把这腰背挺直了,走出了这间屋子之后,你就是我大汉苍生的擎天白玉柱!或许现在的那帮文人墨客会不理解你今日的所作所为,但是后人,终究会给你一个公正的评说的!”


        

高伯忽然开口说道。


        

“多谢老祖宗!”


        

刘登的眼圈一红,眼泪差点没掉出来。


        

能当好人,谁想去当王八蛋呢?


        

这还不都是皇帝给逼的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得到了三个老头子的谅解之后,书院这边就不会有其他的问题了。


        

哪个不长眼的要是敢在背后私自议论,真当三个老头子都是吃素的吗?


        

对于刘登来说,代国可以乱,但是书院不能乱。


        

这座文昌书院,承载着他对未来的一切期许。


        

在现在这种时候,也只有三个老头子才能够帮助他稳定住整个书院的局势。


        

要不然的话,万一要是被有心人一煽动,书院的那些不明真相的先生们纷纷离开的话,那他可真的是哭都没地方哭去了。


        

毕竟信誉这种东西,平时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是一旦要是失去了的话,想要重新再建立起来,那可真的是千难万难!


        

【作者有话说】


        

第九章两瓶红牛喝完了,我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到几点算几点吧,月底了,手里还有票的别捂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