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盗,天亮前替换章节后,刷新、在目录长按章节名重新下载,或者删掉书后重新加入书架即可正常阅读。


        

或者待明日早上订阅亦可。】


        

【防盗,天亮前替换章节后,刷新、在目录长按章节名重新下载,或者删掉书后重新加入书架即可正常阅读。


        

或者待明日早上订阅亦可。】


        

一突如其来的说法,把李修缘和邹雨桐都给晃了一下。


        

“什么意思啊?”


        

性取向?


        

听到丁炙的话,李修缘骤然一惊,下意识地想要质疑,但又联想到之前那次“直播抓贼”的事件中,丁炙表现出来那堪比福尔摩斯的洞察力和推理能力。


        

“你们也过来吧!”


        

丁炙看到周边不远处几个竖起耳朵的工作人员们,也招了招手,把他们叫了过来。


        

“过来听一下。”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那些工作人员们听到这里,也都凑了过来,似乎也想看一下丁炙到底何出此言。


        

因为这段时间里头,招募素人嘉宾几乎就是占据节目组这段时间的大头。


        

在此之前,经过层层筛选,最终大致选定了大概10对男女作为候选人。


        

其中花费了他们许多的精力,去细究候选人的人际关系,职业,性格,择偶标准。


        

那个周航,基本就正如李修缘所说,是男嘉宾里面各方面素质都算是最匹配这档节目组的。


        

而丁炙单靠手头上的资料和视频,甚至就连本人都没有见过,就断定他性取向不对劲,这确实有点让人难以信服。


        

毕竟他们可不是李修缘,没有见过他在大街上单靠外貌特征,就能把对方的职业判断得八九不离十。


        

“首先,你们从头到尾并没有怀疑过这个周航的性取向问题吧?”


        

“可是,在我们调查候选人背景的时候,就知道了周航在一年半之前,刚和女朋友分了手。”


        

说话的是一个扎着丸子头的眼睛姑娘,听李修缘介绍,这姑娘是节目组的选角PD之一,周航实际上就是她跟的,也是对这个候选人最为熟悉的。


        

要说谁都丁炙的话最有质疑,莫过于这个丸子头姑娘了。


        

因为无论是背景调查,还是深入采访候选人周航身边的朋友,同事,都是她亲力亲为的。


        

“但跟女朋友分手,也不能说明他不喜欢男人对吧。他有可能是深柜,也有可能是双性恋。”


        

看见丸子头妹子还有点想要反驳的意思,丁炙手抬了一抬,“先别急着反驳,我来给你们说说怎么回事。”


        

丁炙说着,操作这电脑,上面有显示出一段视频。


        

显然是这位候选人周航的采访视频。


        

当然,并不是那么正儿八经的采访,而是在对方下班通勤路上,像是朋友一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和他攀谈的正是丁炙面前的丸子头妹子。


        

视频中的周航身穿一套深色的西装,加上颜值本身就颇高,很有一副社会精英的样式,加上谈吐得体,和PD的谈话无论是倾听还是接梗都是游刃有余。


        

职业高大上,颜值不错,情商在线,感情生活干净。


        

也无怪节目组会把他当做优质的嘉宾候选人。


        

“嘀嗒。”


        

丁炙突然移动鼠标,把画面暂停。


        

“就是这里,出现了一点问题。”


        

他提醒了一下,又继续点击。


        

画面中的丸子头妹子正在摸底询问这位帅哥求学经历。


        

“周航你有过国外留学的经历对吗?我看资料上写着你毕业于弗吉尼亚大学,不知道你在国外的时候,有没有过感情经历呢?”


        

“其实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可能因为人生地不熟,我表现出来的性格还是比较内向的,而那时候也经常被被叫做书呆子,所以很遗憾,并没有。”


        

再后面两人就把话题继续深入聊到了国外学习,工作的方面去了。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他回答得很自然诚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丸子头妹子皱着眉头再次看了一次自己的采访,并没有感觉到什么问题。


        

“一般来说,一个人说谎的时候,都会有一个不自觉地思考过程。”


        

丁炙把视频回调些许,继续说道。


        

“你们看!虽然周航的回答你的问题并没有迟疑,非常地自然流畅,显然他也不是第一次遇见问他类似问题的人了,也许在此之前,他已经无数次做过这样类似的回答。”


        

“但你们这是在一个一边走路一边攀谈的环境,并不是一个很正式的场景中做的采访,所以他会下意识地放松些许,而他肢体语言也就暴露了些许端倪了。”


        

在丁炙的提示下,众人终于看到了周航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本来注视着丸子头PD的目光微微偏移了些许,与此同时头部微微侧向镜头的另外一边,同时飞快地舔了舔舌头。


        

尽管这些非常不起眼的小动作都只发生在一瞬间,但依旧被丁炙给捕捉到了。


        

“你们看,按照心理学上来说,当一个人在说谎的时候,目光偏移向提问者的反方向,而且会下意识地作出磨蹭身体某个部位,或者舔嘴唇之类的小动作,这是一种典型的抚慰性动作。”


        

“当然,这很大程度上也不能说明什么,只是我对他产生的一点好奇和怀疑罢了。”


        

丁炙一边说着,一边退出这个视频,开始调出周航的资料。


        

“一开始我只是因为他谈到国外留学经历这件事时表情不太对劲,所以提起了一些怀疑,觉得他的海外留学经历是不是有些问题。”


        

然后我在他公开的社交平台上粗略地搜寻了一遍。”


        

丁炙话语在这里一顿,手上的操作却没有停。


        

“你们看,我就通过了他在人人网的账号在数年前的一个动态,上面找到了一张他推特的截图。”


        

人人网事实上也是时代的眼泪之一,再此之前曾经是立足于校园的实名制社交平台,但随着社交平台的日新月异,这个老牌社交平台也逐渐没落。


        

“然后咱们就循着他的这个账号,找到正主。”


        

丁炙重复了之前的操作给大家看,翻墙,输入账号,搜查。


        

“恰好他推特的账号名,微博甚至微信都是同一个名字,叫啥来着……”


        

“丹尼斯。”


        

“对,就这个丹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