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宗主,好久不见啊。”


        

武魂城内专门的接待之处,焱见到了风尘仆仆的七宝琉璃宗一行强者,此番宁风致亲自带队前来,骨斗罗古榕和剑斗罗尘心亦是随行。


        

而且不仅仅是七宝琉璃宗,下四宗以及众多魂师界势力都已经到了,两大帝国的使节早已做好了前站安排,雪夜大帝和星罗皇帝也会在光明祭的当日到场,这一场盛会必然会载入史册。


        

“圣子殿下,可以聊一聊吗。”


        

宁风致安排了下属先将行礼安置到武魂殿专门接待的酒店,而后独自一人来到了焱的面前开口道。


        

焱平淡的点点头,而后与宁风致来到了酒店之内的某处凉亭,待得二人落座之后,宁风致忍不住开口道:“圣子殿下,武魂殿这般行事,不觉得过于急促了一些吗。”


        

焱似乎不懂宁风致在说什么,脸色平淡的反问道:“宁宗主,您所指的是什么?”


        

“这些事情不需要我说的那么清楚吧,武魂殿这些年的动作,不觉得太多了一些吗。”


        

宁风致目视着焱,语气颇为不满,“先是逼得昊天宗封山归隐,而后又拉拢分化七大宗门,蓝电霸王宗支持的雷霆学院,现如今内部学员矛盾不少,不要以为这些事情没人发觉。”


        

焱听了宁风致这话,忍不住开口道:“这个,打住一下。宁宗主,这件事情,我还真的没有在意过,不过我确实是知道的。


        

蓝电霸王宗除却扶持雷霆学院之外,又在天斗城中帮助组建了一个蓝霸学院,这自然是让一些人忍不住多想,出现矛盾,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呵呵,这矛盾来的太巧,而且也持续太久了吧。”


        

宁风致盯着焱冷笑了片刻,又摇摇头道:“罢了,这件事也没什么可说的。但是这一次,你们过于着急了一些吧。


        

现在两大帝国之内,武魂殿的影响力虽然不小,但帝国的高层也不是没有有识之辈,你们把他们当傻子了吗,这么迫不及待的举办如此盛大的仪式。”


        

焱微笑着回应道:“宁宗主怕是有些误会,这一次武魂殿举办光明祭典,乃是来自于天使之神的神谕。”


        

“神谕?你这话,谁信呢。”


        

宁风致显然并不相信焱的话语,经历了岁月沧桑,斗罗大陆之上的神明事迹早已成为了神话传说。除却一些虔诚的信徒与学识不多的平民之外,贵族以及魂师之中,很少有虔诚的信众了。


        

这其实也与武魂殿的发展模式有关,焱接掌了武魂殿的大小事务之后,发现了这个势力,与其说是一个宗教,倒不如说是一个门派,压根没有将信仰真正宣传起来,以致于导致武魂殿内,也有很多人怀疑天使之神的存在。


        

按照焱对前世宗教发展的认知,一个教派想要长久发展并且得到坚定信仰,时不时出现的神迹是必不可少的。


        

虽然说信仰不可以依赖于神迹奇事,但若是长久没有神迹出现,加上有心人的挑拨,就很容易动摇人们心中的信仰。


        

武魂殿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天使之神分明是真实存在的,但他太宅了,存在感太薄弱了。海神还时不时在海神岛刷下神迹,而这一位主神,上一次下达神谕都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这么长久的时间不曾有神迹奇事坚定人们的信仰,也怪不得会有信徒怀疑神明的真实性。正因为如此,武魂殿统治魂师界的基石才会被动摇。


        

焱现在准备做的,只不过将原本被动迎接的神谕,变成主动举行的祭典仪式,让神迹奇事深入人心,坚定并且收割信仰,虽然这种行为放在新世纪是不对的,但这个世界是真的有神啊。


        

“宁宗主信或不信,我没法说服,只要到了光明祭当日,你自然会明白一切的。”


        

焱并没有试图说服宁风致,人的固有认知是很难改变的,尤其是宁风致这种强者,更是有着自己坚定的信念,不会为他人的言语轻易动摇。


        

“你这话是认真的。”


        

宁风致目视着焱,在他心中眼前这武魂殿圣子虽然年纪较小,但行事一向是滴水不漏,这般自信满满,难道说他真的猜错了,武魂殿不是过于心急发难,而是真有把握一举压服两大帝国。


        

“宁宗主回去之后,可以考虑考虑,如何与我武魂殿,展开进一步的合作了。”


        

焱笑了笑之后起身,对着宁风致微微躬身之后离开了凉亭。而就在他准备离开酒店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两个颇为熟悉的身影一同走来。


        

“雪星亲王!毒斗罗冕下!好久不见啊!”


        

焱正准备离开酒店的时候,正好遇上雪星亲王与毒斗罗独孤博一同前来,后者的脸色颇为苍白,甚至带了些许惨绿之色,焱注意到这点细节,不禁多看了独孤博两眼。


        

“圣子殿下。”


        

雪星亲王虽然不怎么乐意见焱,但还是与独孤博一同回了一声。


        

“毒斗罗冕下,要注意身体呀。”


        

就在三人即将错身而过的时候,焱忽然开口道:“不止是您,我记得不错的话,您的儿子如今重病在床,您的儿媳似乎也……有些事情,武魂殿其实可以帮些小忙的。”


        

独孤博顿了顿脚步,拳头不由得捏紧,而后转身冷冷道:“我家里的些许小事,就不必劳烦武魂殿关心了。”


        

“圣子,这独孤博看样子,还在为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啊。”


        

酒店之外的街角,月关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焱的身侧,虽然是在武魂殿之内,但焱依旧是有着封号斗罗随行保护,这是教皇比比东下的死命令,就是为了防止意外发生。


        

“独孤博对我武魂殿心有郁结,但他总有要求到我们头上的时候,等着就是了。”


        

焱摇了摇头并不过于在意,独孤博在落日森林的那个冰火两仪眼他早就盯上了,不过目前他也不需要太着急,这老家伙身患痼疾,儿子儿媳命不久矣,现在只是嘴硬而已。


        

独孤博的碧磷蛇皇武魂过于霸道,加上他在当初修行之时汲取了过多的剧毒,导致自身武魂的毒素变异反伤己身,而且在有了子嗣之后,这隐患还传承了下去。


        

当初这位毒斗罗为了解决自身隐患,想了很多办法,这个过程当中也与一些人或势力发生了冲突,武魂殿因而追缉于他。雪星亲王在那个时候救下帮助了他,这也导致了独孤博偏向天斗皇室而与武魂殿关系不好。


        

“光明不灭,武魂永恒,礼赞伟大的天使之神。”


        

焱回头看了接待诸方势力的酒店一眼,而后在响彻武魂城内外的祷告福音之中离开,盛大的光明祭典即将拉开序幕,大陆必将再起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