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鲁克被罗恩拖出了空地。


        

他现在还有些晕乎乎的,本来巴鲁克是想借这个机会给罗恩个下马威,让他认清自己的身份。


        

罗恩也很惊喜于吸血鬼的出现。


        

没有什么比事实更有说服力,在自己说话的期间,空地的人都没有停止过低语,直到巴鲁克现身的那刻。


        

对鲜血贵族的恐惧早已印刻在他们的脑中,即使生活在无罪镇,就算记忆被篡改过也没法抹去。


        

而当他们见到这位鲜血贵族在自己面前的模样时,那些陈旧的观念并不会被打破,但是他们却会给予自己相同的“敬畏”。


        

“你知道我是谁吗,平民!”巴鲁克骂骂咧咧地抗拒着罗恩的动作,“女士会惩罚你……”


        

“闭嘴。”罗恩语气冰冷地说道,“这是我的镇子,伊丽莎白已经将这里的全部平民和骑士送给我了。


        

“如果你再多嘴,我不介意替她解决掉没用的手下。”


        

巴鲁克闭上了嘴巴。


        

罗恩是巫师。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他本以为罗恩是狼人、


        

毕竟表面上是平民,实际却具有力量的生物,在鲜血平原上也没有其他的物种了。


        

罗恩松开手:


        

“跟我走。”


        

吸血鬼乖乖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伊丽莎白已经来过了,我和你的主人已经达成了盟约,你现在是我的下属,懂吗?”


        

虽然她没提最近的这位吸血鬼有些小问题,但确实说过要让自己直接命令他,不过没有留下什么口信或方法。


        

看起来这算是个小考验。


        

巴鲁克咽了咽口水: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而且女士明明不在这里,你也是刚刚上任的,你怎么可能见过她?”


        

罗恩走到了准备好的空屋子中,推开门:


        

“进去。”


        

吸血鬼忽然觉得有些奇怪,自己怎么就开始对他唯命是从了,虽然刚刚罗恩偷袭他成功了,但那不过是因为自己太松懈了,对方根本没有那么的危险……


        

巴鲁克走进了屋子。


        

啪嗒。


        

罗恩关上门,接着神色冷漠地问道:


        

“解释下吧。”


        

巴鲁克不解地看着他:


        

“什么?”


        

罗恩紧追不舍:


        

“你刚刚为什么要挑衅我?”


        

巴鲁克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难道他要说自己觉得罗恩不过是位镇长,自己的下级,而且还是个丑陋的狼人吗?


        

他只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这是误会。”


        

罗恩微微抬起手指,澎湃的灵能扫过他的面颊:


        

“女士现在正面对着威胁,所以虽然你犯了个错,我还是不会对你怎么样?


        

“但如果你再捣乱的话,我会杀了你。”


        

这句话让巴鲁克有些不满,虽然自己确实做错了,但罗恩怎么敢说这种蠢话?


        

他听伊丽莎白说过,只有蠢货会说出自己做不到的承诺。


        

“在和你的主人结盟以前,我已经杀了她不少的下属。”罗恩提醒道,“而她并没有将他们的死放在心上。”


        

巴鲁克连连点头:


        

“巫师阁下,您说现在情况紧急是怎么回事?”


        

鲜血贵族告诉自己只是暂时地屈服,等到女士回来以后他肯定能让这个人类搞清自己的地位,但现在……


        

没有必要发生无谓的冲突。


        

罗恩说道:


        

“血肉之主的仆从在找女士的麻烦,而且他们已经要进攻了,接连而至的来到此地。


        

“你先跟我说说自己能做到什么吧?”


        

巴鲁克回答道


        

“我在无罪镇的时候可以用血能跟其他血族对话,这也是我会在附近的原因,我刚到的时候已经通知了剩余的三位伯爵贵族了。


        

“他们大概再过两到三个月就能回来了,而且这三个家伙在战斗上都比我要,额……


        

“略强一点。”


        

他对最后一句话明显有些不甘心。。


        

看来伊丽莎白的势力远比表面看得起来要强大。


        

她到底是怎么得到这么多下属的,不可能是靠什么魅力,她肯定许诺了些对这些血族有价值的东西。


        

难道是只能在无罪镇中才能使用的血能,还是有什么其他自己还不清楚的东西。


        

罗恩知道现在不是探究答案的好时机:


        

“你这段时间都给我待在这里,除非有我的允许,否则别轻举妄动,很快伊丽莎白就会用魔法回到这里了。


        

“到时候你就有机会见到她了。”


        

巴鲁克双眼流露出了强烈的喜意:


        

“女士要回来了!”


        

等女士回来以后,自己一定要好好地告诉她这位巫师是怎么对待自己的,相信到时候女士肯定会公平地给予罗恩惩罚的。


        

罗恩说道:


        

“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回来,她不会真的到场,但你肯定能见到她,对了,你的名字?”


        

“巴鲁克,女士最忠诚的守卫者。”他骄傲地说道。


        

这个家伙……


        

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麻烦。


        

巴鲁克对自己的敌意好像不是出于什么对权力的担忧,而更像是某些天真得多的东西。


        

看起来他有可能被自己所驱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