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浩听见这话,眼睛都红了,鼻子也跟着发酸,“东子,我给你这个兄弟丢人了。”


        

王东笑骂,“大老爷们,好端端的,你哭什么鼻子?”


        

“咱们是兄弟,我拉你一把不是应该的吗?”


        

“再说了,如果你朱浩有一天发达了,会对我见死不救么?”


        

朱浩破涕为笑,拍着胸脯说,“不可能,我朱浩不是那种人!”


        

王东点头,“这就对了,自家兄弟,千万别说两家话,生分!”


        

“不过话说回来,潘婷婷这事办得有点不地道。”


        

“他弟弟的前程是前程,你这个丈夫的前程就不是前程?”


        

“这也就是咱们兄弟,我理解你的苦衷。”


        

“如果换做外人,你岂不是就错过这个机会了?”


        

见朱浩沉默,王东又加重了几分语气,“其实有些话,我昨天晚上就想说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潘婷婷这个女人,太势利,昨晚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轻易放过她!”


        

“不要说咱们是同学,就算咱们两个没关系,当时那种情况,她把租客往外撵,还要扣押金,那不是趁火打劫吗?”


        

“可我毕竟是外人,她把主意打在我的身上,多少还说得过去。”


        

“但你是她丈夫,她胳膊肘往外拐算怎么回事?她潘婷婷是缺心眼么?”


        

这也是王东想不明白的地方,到底是两口子,就应该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


        

不过朱浩毕竟是倒插门的女婿,有些事他一个外人,也不好评判。


        

但是既然话说到这了,王东也就没避讳,“浩子,事业和家庭分割不开。”


        

“家里的事你要是处理不好,迟早会给你拖后腿。”


        

“真要是机缘来了,将来我王东越走越高,难道你还想原地踏步么?”


        

“自己的女人,不帮自己说话算怎么回事?”


        

“趁着这一次的事,把潘婷婷的麻烦处理好。”


        

“否则你在大海那边要是把事业做起来了,到时候潘婷婷再给你一刀,那才真的难受!”


        

朱浩不是没有轻重的人,眼见王东推心置腹,他的语气也随之郑重,“东子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等回去之后,我就跟潘婷婷摊牌。”


        

“想让我帮忙?可以,但这是最后一次!”


        

“我自己过的窝囊没关系,但是我不能把你和大海一起坑了!”


        

“潘家的这个烂摊子,这一次我要彻底甩开!”


        

王东又问了一句,“还有,我大姐租的那套门面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你和潘婷婷的房产,还是潘家的房产?”


        

“这件事你跟我交个实底,我担心潘婷婷坑我!”


        

朱浩没有瞒着,将一切娓娓道来。


        

当初两人结婚的时候,他这边条件不好,就去朱家当了倒插门。


        

朱家一儿一女,岳丈一家对儿子偏心的厉害。


        

家里的两套房子,老两口自己住一套,给了小舅子朱涛一套。


        

小舅子不务正业,整天靠着房租花天酒地。


        

婚后,朱浩辞去了工作,然后从岳丈那里借了二十万,再加上办喜酒接的十万礼金。


        

贷款买了一辆货车,跟着潘婷婷一起,天南海北地跑物流配送。


        

虽然辛苦,但也确实赚了点钱。


        

几年过后,潘婷婷不愿吃苦,干脆就把车卖了。


        

还了娘家的二十万,又将弟弟手里的这套门面买了过来!


        

这几年,两人就靠着收租过日子,生活还算滋润。


        

王东却更加狐疑,“你们从潘涛手里买的房子?多少钱?”


        

朱浩记得清楚,“按照市价给的钱,一分钱没让他吃亏,一共花了四十多万!”


        

王东反问,“潘涛有了这四十万,怎么还混成这样?”


        

提起这个小舅子,朱浩就一肚子火气。


        

在朱浩的解释下,王东也听懂了,潘涛拿着这笔钱买了一辆车,然后又找了黄牛,想花钱在东海找一份正当工作。


        

只不过遇到了骗子,找工作的钱泥牛入海,血本无归!


        

潘涛干脆就开起了网约车。


        

最开始,就挂靠在刘虎的公司名下。


        

后来因为赌博的陋习,他把这辆车抵押给了刘虎。


        

潘婷婷也是因为这件事找上门,想让自己帮忙把车拿回来。


        

王东冷笑,要不是因为朱浩的关系,这件事他根本就不会管。


        

先不说这是潘涛和刘虎之间的债务,就算是自己接手了刘虎的公司,也断然不可能做亏本买卖。


        

只不过,王东关心的却不是这个,而是问了句,“浩子,问你件事。”


        

“当初我记得,我大姐跟你媳妇儿签租赁合同的时候,合同上写的名字好像就是潘涛,没错吧?”


        

“只不过我当时以为那是你岳父的名字,就没有多问。”


        

“既然这套房子已经被你们夫妻买下来了,怎么还用你弟弟的名字签租赁协议?”


        

朱浩无奈,“当时我是坚持要过户的,只不过我岳丈不同意。”


        

“说都是一家人,没必要过户,否则的话岂不是分家了?”


        

王东挑眉冷笑,“这是什么歪理?怪不得潘婷婷会是那种性子,原来是遗传的!”


        

朱浩苦笑,“当时我和婷婷能把事业做起来,还是岳丈借的钱,所以……”


        

王东摇头,“浩子,这件事你糊涂了!”


        

“不要说潘涛只是你的小舅子,就算是亲兄妹,因为房子闹别扭的事还少吗?”


        

“如果这个潘涛要是正经人也就算了,既然他能把车抵押出去,什么德行可见一斑!”


        

朱浩最开始没有往这方面想,如今听见王东的提醒,顿时就吓出了一身冷汗,“应该……不能吧?”


        

“房子虽然没有过户,但房产证一直都在我老婆手里的!”


        

王东提醒,“凡事多留个心眼,我不是说潘婷婷会坑你,我是担心她对弟弟没有防备!


        

“当然,也可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趁着这一次的事,干脆就把房产证的名字办变更过来,省得夜长梦多!”


        

朱浩好似一语点醒梦中人,“东子,你说得对,我不能再纵容潘婷婷了!”


        

“房子必须拿回来,其他都是后话!”


        

朱浩有了主意,立刻就在半路下车。


        

王东通过后视镜看了看朱浩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他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当然,作为兄弟,该尽的义务他已经尽到了,剩下的就只能看朱浩自己了!


        

毕竟今天是他跟张德昌正式摊牌的日子,稍后还要去接唐潇,无暇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