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不怕受到贵族议会的制裁吗?以前只是权力争斗,即使败了,你也不会有性命之忧,现在……”


        

“现在的我们,本就没有多少时间了。”黎云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旁边的人听的一头雾水,但陆明知道,黎云说的是“人类即将被处置”这件事,因为他也是掌权者之一。


        

“而且,鳞翼族的那些家伙也不会放过我的,不是吗?”


        

陆明默然。


        

良久后,他才悠悠的叹道:“既然你都清楚,为什么还要挣扎?我这把老骨头死了也就死了,但我还是希望,能给后代留下一条出路,即使这条出路……”


        

“希望渺茫,对吧!”


        

陆明沉默不语。


        

黎云轻笑道:“陆老先生,我知道您心里清楚,其实他们的心里也都清楚。我也知道,有一分希望……总比彻底的绝望要好。”


        

“那你……”


        

“那我为什么还要折腾这一出,是吗?”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黎云凝视着陆明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因为……我想给我们所有人寻找一条活路!”


        

陆明闻言,神色一怔。


        

给我们所有人寻找一条活路!


        

这是何等的可笑,又有着何等的……信念。


        

如果是在之前,陆明只会说“你是个疯子!”,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黎云这双坚定的眼睛,他竟生出了一种名叫希望的东西。


        

我在发什么蠢?意识到心态变化的陆明,自嘲一笑。被绝望笼罩了这么久,我也开始天真了么?竟会相信这么愚蠢的笑话。


        

陆明长吐出一口气,他没有讽刺、也没有嘲笑。


        

而是平静的道:“你想做什么?”


        

在名为绝望的阴影笼罩下,人类奴隶区内的掌权者显然要疯了。


        

陆明也一样,他们为了讨好鳞翼族,为了那虚无缥缈的承诺,甚至准备杀掉仅有的三王子,来换取鳞翼族使者的一笑。


        

但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并不能改变什么,所以他们犹豫了两天,结果让黎云先下手为强,抢占了工友会势力。


        

但即使如此,陆明依旧不相信,黎云能有什么改变困境的能力。他会问出这句话,也只是想听听看,这个年轻的王子是不是真有什么高见。


        

但结果……


        

“我要召开大会,继任领主之位!”黎云如此说道。


        

“贵族议会是不可能同意的!”陆明脸都黑了,还以为你有什么高见,结果就是想当领主了?


        

“哦……那算了吧!”黎云无所谓的道。


        

陆明:“……”


        

一时间,现场竟然有些安静,只有身后夏虎狩的窃窃私语。


        

“风铃,你说刚刚殿下说的都是些啥呀?我怎么听不懂……”


        

“……”


        

见夏风铃不说话,他还推了推她的肩膀,“你倒是说呀,我真有点挺懵的!”


        

不只你懵,我也懵!


        

夏风铃白了他一眼,皓齿轻启,“殿下说今晚要吃红烧河鱼,陆大人说河鱼最近不新鲜,他要吃烧鸡,殿下说烧鸡里面要放米饭,焖出来的才香。”


        

“啊……”夏虎狩挠了挠脑袋,“是这样吗?我怎么觉得有点对不上……”


        

“哪里对不上?”


        

“句子好像不对,肯定少了几句!”


        

“……”


        

听见身后的轻声细语,黎云笑了笑,陆明也看向了他。


        

这位老者已经在打算着,要是王子殿下再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他扭头就走。


        

但黎云的下一句话,让他有一点讶异。


        

“我希望,您能让他们两个前往纷争殿堂接受洗礼,我知道……您有这个能力。”


        

黎云认真的说道。


        

听见这句话,陆明眯起了眼睛,“你应该知道,完成洗礼需要整整一天的时间。”


        

“我知道!”


        

“那……你就不怕吗?”陆明问道。


        

黎云轻轻一笑,“我总得让陆老知道,我是有能力成为希望的吧!”


        

“你……”


        

陆明沉吟片刻,显然在权衡着利弊。


        

如果说,人类里有几个年轻人是值得他豁出性命也要保全下来的,那么……罗宁必然排在第一,杨戟也算一个,而这对兄妹,目前看来,也绝对值得他给这个机会。


        

陆明不知道黎云在打些什么算盘,这个王子殿下应该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是怎么样的。


        

但……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如今他杀掉了丁奉,已经是危机四伏,在这样一种处境下,再把唯一能保护自己的手下送去纷争殿堂,他不怕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吗?


        

陆明有些费解。


        

“陆老先生,我想……这个提议,其他贵族也不会反对的,这应该不会让你为难吧!”


        

废话,他们巴不得你身后这两尊杀神赶紧跟你分开,然后趁机把你杀掉。


        

陆明心中腹诽。


        

沉默许久后,“你执意如此的话!”他轻轻一叹。纷争殿堂的资源在过去固然很重要,但今时不同往日,在陆明看来,两个优秀的新鲜血液显然要更重要一点。


        

“既然王子殿下开口了,你们俩就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接受纷争殿堂的洗礼。”


        

这句话,是面向夏虎狩和夏风铃说的。


        

夏虎狩显然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也可能是头脑里的兴奋感让他没有心思考虑的太深入,“太好了风铃,王子殿下给我们争取到了机会,我们也可以前往纷争殿堂,接受洗礼了!”


        

夏虎狩眼中一亮,兴奋的跟了上去。


        

但走了两步,他就狐疑的回过头,“怎么了,你怎么不走啊?”


        

夏风铃死死地站在原地,不肯挪动半步。


        

但她没有开口,只紧咬着自己的嘴唇,一言不发。


        

“风铃……军令如山!”黎云一声轻吒。


        

夏风铃身躯一颤,看着黎云的背影,她脚下动了动,似乎是想靠近。


        

但走了一步后,又一咬银牙,跟着陆明的身后走了。


        

随着陆明的离开,很快,工友会基地的门口又恢复了平静,除了满地的尸体。


        

“吱呀!”大门很快就打开了,一队队人手从里面跑出来,清理起地面上的尸体。


        

楚河走到黎云的身边,询问他下一步该怎么做。


        

黎云只给他下达了一个指令,让他前去安排,对于现在发生的一切,黎云心中都已有数,也早就有了安排。


        

旋即,他进了工友会的大门,消失在了阴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