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级别的选拔都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决赛环节。


        

武士境,选手再次入场,这个境界的参赛选手最多,但经过几个小时的休整,所有决赛选手都已经恢复过来。


        

八名选手全部走到体育场中央重新抽签对决,巧的是,林铭居然和向超对上了。


        

而韩凝霜却是和黎君对战,这下子,主席台上炸开了锅,不少人都向黎霸天和韩家主投来异样的目光。


        

“针尖对麦芒,韩黎两家又要交手了。”


        

“韩凝霜虽然也不弱,但绝对不是黎君的对手,之前她就输过一次。”


        

这些高手大能无一不看好黎君的,这让黎霸天脸上显得很是得意。


        

反观韩家主,此刻却眉头紧缩,韩凝霜这断时间一直在苦修,家中更派了多名武师境和她对练,可他自己还是心里没底。


        

黎君的战斗力比自己孙女高了太多,他只能寄希望于战斗经验上,韩凝霜更丰富一些。


        

比赛选手各自登上四处擂台。


        

向超一脸茫然的看着林铭,他之前还小瞧过对方,可见识了林铭的战斗力之后,他后悔了。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没事挑衅这家伙干嘛?谁知道他能破记录?我这不是找死么?


        

没办法,拼了吧!他硬着头皮使出武技,可当他刚摆好架势要进攻,林铭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贴近他的身前。


        

吓得他浑身一激灵“你干嘛?”


        

话音刚落,林铭一记侧踹腿蹬在他腹部,那向超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笔直的落在擂台外。


        

太快了,连武技都没使用,只是一脚就结束了战斗。


        

而林铭本人也有些纳闷,他没想到向超这么不经打。


        

就在他结束战斗不久,另一边擂台上,异者盟的武士男子也结束了战斗。


        

他正一脸兴奋的看着林铭,大拇指对林铭做出了向下的挑衅动作。


        

林铭并没有离开,而是留在韩凝霜擂台这边观战。


        

擂台上的韩凝霜,英气逼人,手持九节钢鞭不断的挥舞。


        

对面的黎君却一脸淡定,“真是无聊,你玩来玩去还是这招,就没点新意么?”


        

黎君从身后拔出一柄长剑,绕过韩凝霜的攻击直面而来。


        

韩凝霜紧握钢鞭两端,用鞭身抵挡他的进攻,近身过后,韩凝霜的武器完全丧失了优势。


        

林铭一脸焦急,可韩凝霜却手腕一转,将长鞭改握成短刀,对准黎君的要害就刺去。


        

黎君大喝一声“逐日剑法!”


        

韩凝霜脸色一变同样施展出韩家武技“琅琊鞭”


        

这是二人第一次在武道大会上使出武技,观众席没什么反应,只觉得很精彩,但主席台上诸位却看出门道。


        

湖东杨会长一脸惊讶道“黎君居然能施展完整的逐日剑法,看来黎前辈对他的期望很高啊。”


        

逐日剑法乃是黎家绝学,而黎霸天就是凭借这套剑法横贯华夏武道界,就算在黎家也不是谁都学的会的,必须要黎霸天亲自传授才行。


        

黎仇虽然也是他的孙子,但他使的是刀,自然没学会这套剑法,这也是为什么黎霸天特别宠爱这个孙子的原因。


        

聂凡看的入迷,擂台上,黎君的剑法和他的斩龙剑法有些类似,都是能打出剑气,可自己的斩蛟能发挥出50米长的剑气,而黎君的剑气只有3米长。


        

虽然比自己短了许多,但对付擂台上的韩凝霜却绰绰有余,此刻的韩凝霜和他的距离根本不足三米。


        

不出意外,韩凝霜的琅琊鞭根本抵御不了黎君的逐日剑法,那强力的剑气让她一双玉手根本握不住钢鞭。


        

“啊!”的一声娇喝,韩凝霜被打到擂台边缘。


        

黎君俯视韩凝霜,用剑尖抵住她的脖子道“滚回去嫁人吧,你们韩家根本不是我们黎家的对手。”


        

韩凝霜贝齿紧咬,一口气血攻心,嘴角流出一丝血迹。


        

她无奈的向擂台边缘走去,结束了武道大会之旅。


        

经过林铭时,小林子轻语了一声,“我帮你赢他!”


        

韩凝霜顿下脚步,“你要是能帮我赢他,韩家欠你一个人情。”


        

韩家,那可是八大世家之一,虽然擂台上技不如人,但韩家的整体实力还是不容小觑,能让韩凝霜承诺一个人情,这个份量可不小。


        

可林铭却遥遥头道“我不需要什么人情,只要你笑一下就行。”


        

这句话如春风一般拂动韩凝霜刚刚失败的心。


        

这是情话么?她不知道,但是这种话从来没人和她说过。


        

别看她长的倾国倾城,可她的身份和高挑的个子,让许多男人望而却步。


        

此刻,她就像个小姑娘一样,痴傻的看着林铭,这个小个子在撩我?


        

她一双眉目不自觉的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


        

很快,四强便诞生,武士级别的半决赛也马上开始。


        

林铭不巧,没有在这一轮遇上黎君,而是和异者盟的那位神秘武士对战,而黎君却对上了一位已经身负重伤的武士选手。


        

他是最后一位晋级的,却也是赢的最艰难的一位,看着身上的伤势,他却并没有选择退缩。


        

黎君并没有下台,而是挑衅的看着他“小子,弃权吧,不然,你会死的。”


        

那武者退下浑身是血的衣服,浑身的伤痕让人触目惊心。


        

他双手横卧一柄长刀笑道“呵呵,死又何惧?能与黎家绝学一教高下,也算死的其所,使出武技吧!”


        

他做好了让黎君动用武技的准备,哪怕不能敌,也要在领略了对方的武技后倒下,武者,本该如此。


        

黎君一脸邪魅,“哼,想看我黎家武技?门都没有。”


        

这句话让武者一楞,而黎君的做法更是过分,他看出此人已经内力不足,根本不和他纠缠,而是不断的在擂台和他游走。


        

他的举动,让对手心寒,也让观众失望,对方都已经这样了,就不能让他体面一次么?


        

可黎君却像是玩弄自己的猎物一般,不停的在擂台上打着游击战,不断的躲闪那对手的攻击。


        

每一次攻击,对手都像是使出全身的力气,他内心不甘,他不怕死,甚至做好了死在黎君手下的准备,可对方却一直将他玩弄,根本不给他正面对敌的机会。


        

这一幕,看的观众不断的发出倒喝,主席台上的诸位重量级人物也都纷纷内心充满鄙夷。


        

可是黎霸天却不以为然道“做的不错,能保存实力,不战而胜,我孙儿黎君果然聪惠。”


        

黎霸天之前还说自己胸怀宽广,给聂凡一个机会,让那些大能都觉得他是个坦荡之人,可他却放任自己的孙子在擂台上消耗对手的内力,虽然赢了比赛,可他们都觉得黎家的家风有问题。


        

另一边,异者盟选手已经迫不及待了,“林铭,这场比赛才刚刚开始,而你,将是我拿下冠军的最重要一步。”


        

不等林铭开口,他已经拿出了自己的武器,这是一柄齐眉棍,精钢炼制而成。


        

“看我五郎棍法!”异者盟选手叫嚣着,就冲着林铭而来,长棍挥舞的虎虎生风,棍子出现了残影,宛如一面巨大盾牌。


        

强大的棍风,让擂台下的人都感受压力,武士境界被这一棍砸中,非死即惨。


        

棍子近身,可林铭却没有使用任何武器,这不免让聂凡诧异。


        

他问向身边的徐广全“林铭的武器呢?”


        

徐广全摇头“他没有武器,钟会长曾经给过他不少武器,可他觉得还是自己的拳头管用。”


        

“什么?没有武器?”聂凡心惊,来参赛的选手都有自己的武器,林铭居然什么都没有,这本就让战斗力打了折扣。


        

擂台上,林铭淡定自若,根本没有闪躲,任凭棍子砸了下来。


        

那异者盟选手一脸狂笑,仿佛就要看的林铭的脑袋被砸开花,可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林铭居然用手臂挡住了这一棍。


        

异者盟选手心惊,他这一棍的力量,就是武师后期也不敢硬扛,可林铭居然真的就扛下来了,这完全超出他的认知。


        

聂凡也不解道“这小子肉身难道比我还强?”


        

他可是炼体12层了,林铭难道也炼体了?


        

肉身炼体是看不出来的,只有实战才能显现出威力,聂凡现在有12层的炼体境界,完全可以抵挡普通步枪子弹,但穿甲弹,他还不敢尝试。


        

擂台上异者盟的铁棍绝对比普通子弹的威力更强,可林铭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主席台上的钟华温欣慰道“你江川出了个好苗子,日后可要好好培养。”


        

钟明笑道“师叔,那您觉得小林子能赢下这场比赛么?”


        

钟华温笑了笑,却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黎霸天方向。


        

擂台之上,异者盟选手立刻抽身回棍,一个漂亮的转身,长棍直接挫了出去,林铭却还是不躲不闪,直接一拳捣出。


        

长棍如蛟蛇吐信,林铭的拳头却似猛虎出笼,二者对撞,那猛虎却将蛟蛇一拳轰飞。


        

异者盟选手被强大的惯性震的松开手掌,那钢制齐眉棍直接插在后方的擂台柱子上。


        

他料想过林铭的强大,却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强大,只凭一双肉拳就把他武器给打飞,他慌了,彻底慌了。


        

没有武器的他,根本不是林铭的对手,他那自以为傲的棍法在林铭面前什么都不是,对方甚至没有用出武技。


        

林铭一脸淡定道“还打么?”


        

那人吞了吞口水,只得放弃。


        

林铭的比赛简单粗暴,但视觉效果却非常理想,观众欢呼了起来。


        

他走下擂台,聂凡抓起他手臂看的上面已经出现淤血,问道“不疼么?”


        

林铭憨厚道“疼,不过能忍着!”


        

另一方擂台上,黎君的战斗却还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