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修仙玩家正文卷第二百二十七章缺斤少两啦南天门就在天上,和凡人神话写得一样,只不过要更高,在云的上面,大气层的外面。


        

酒元子飞到了大气层外,避开了有摄像头的卫星,继续往上。


        

然后她在空无一物的太空中,左右张望寻找着什么。


        

突然,她往前方飞去,停在了一块指甲大小的宇宙尘埃上,全身灵力外放抬手就向尘埃伸了过去。


        

酒元子的手穿过尘埃,空间出现一层层波澜,眨眼间,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尘埃前。


        

看着远处云雾缭绕的仙山和天宫楼宇,感受着澎湃的灵气,她嘿嘿地笑道:“我今天又回来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无边无际的云墙,把凡间遮挡得严严实实,用法术也看不透。


        

远处就是高耸雄伟的南天门,天兵在两边各站了一排,足有20人这么多。


        

酒元子飞了过去,天兵全向她这里看了过来。


        

南天门虽然是出入仙界天庭的大门,但根本就没人过来,酒元子是几千年来第一个出现在这里的存在。


        

而且大部分天兵都认识她,这个打下凡的女仙怎么又回来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南天门前是一个直径三十多米的莲花形平台,前面还有十七个小的莲花平台飘在空中,一路向外面延伸出去。


        

而天兵们就站在南天门后,看着飞来的酒元子。


        

酒元子落在了第9个莲花台上,然后远远地对着南天门的天兵喊道:“喂,太白金星来了没有,快叫他出来见我。”


        

不是天庭的小仙女就是爽,都不用太客气,谁让自己现在是外援。


        

想要别人帮忙,不就得拿出点诚意和态度出来。


        

凌霄宝殿上开会的事大家已经听说了,谁都想去道场里立功,但具体的事项都是太白金星去办,谁会把计划告诉这些天兵。


        

他们并不知道酒元子和太白金星约好了,一听她这么无礼,还要叫太白金星出来见她,便怒喝道:“大胆,无礼!”


        

“喊这么大声干嘛,我又不是听不见。别搞什么狗眼看人低,嚣张跋扈的保安门卫占势欺人的戏码出来。”酒元子摆摆手说道。


        

“等会太白金星出来,对着你们责骂一通,你们又向我道歉的事,我根本就不想经历好吧。”


        

她和颜悦色地说:“你们向他通禀一声,他高兴我也高兴,你们也少挨一顿臭骂,多完美的事。”


        

“干嘛给自己找霉头,我又不是隔壁壮男,跑来找你家媳妇,你凶神恶煞一点还有个理由。干嘛呢,莫名其妙。”酒元子唠唠叨叨地说道。


        

“太白金星很小气的,你们给他撑场面,他也不会给你们好处,还不如省点力气。”


        

天兵们面面相觑,他们就说了四个字,而她已经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


        

“小友,这么早就过来了?”这时,南天门里传来了说话声,太白金星单手捧着一个锦盒飞了过来。


        

天兵们全闭上了嘴,目不斜视地站她,就像两排雕像一样。


        

规定就是这样,没神仙来的时候,可以随便聊聊动一动,但有神仙路过时,一定要做好样子。


        

酒元子赶快伸出了手,学着宁总的样子热情地打着招呼,“哎呀,太白金星真是好久没见了,近来可好。下次我们可要好好聚一聚,喝两杯啊。”


        

太白金星站在南天门大门口,看着酒元子隔着9座莲花平台伸到自己面前,用灵力化出的手掌,愣住了,“什么意思?”


        

“握手啊,凡间做生意的人见面时都这样。”酒元子也顿了顿,然后瞬间收回了灵力手掌。


        

太白金星说不清她这样算是有礼貌还是没礼貌,想握手你都要用灵力,一点诚意也没有。


        

他招了招手说:“你来,东西就在盒子里。”


        

酒元子指着两人中间的莲花平台说道:“你把东西放在第四个平台上就行了。”


        

太白金星愣了愣,反应过来后给气笑了,“我还能对你怎么样!”


        

“那你过来呀,这么见不得人的事,让天兵听去了多不好,我这边没人。”酒元子说道。


        

“你怎么如此没有礼貌,在天庭里你得尊称我一声仙尊,不过来就算了,竟然还想叫我过去。我颜面何在!”太白金仙站在南天门处,大声喝斥道。


        

“……”酒元子不说话,只是好好看着他。


        

她是不会过去的,谁知道靠近南天门会发生什么,说不定把自己捉去看门?


        

那么多神仙都有妖怪坐骑,自己现在也是妖怪,太白金星要是有坏心眼,把自己抓去关在瓶子里当收藏品,也是有可能的。


        

至于太白金星为什么不过来,酒元子是知道的。


        

神仙只要出了南天门,修为就会狂降,离得越远越掉得厉害,就像蹦极似的,嗖地一下就降到底了。


        

不对,蹦极还会回弹几下,这降修为连反弹缓冲都没有。


        

别看太白金星都上九仙了,他能走到自己站着的平台上,自己就能和他大战三百回合,再用一些光明正大能见人的手段,说不定还能打赢他。


        

要是能把他拖到凡间,他的修为就和自己下凡时一样了。


        

那时就能虐菜。


        

酒元子进南天门却没有这种限制,但她不可能去的,那边的天兵随便拉一个出来,修为都比她高。


        

她过去还不得让人抓小鸡一样就给抓住了。


        

一妖一仙就这么隔着莲花台相望,酒元子不肯走到南天门处,太白金星也不愿意离开南天门。


        

就这么站了好几分钟,酒元子抬手现幻化了块手表,看了眼说道:“已经这么晚了,我查到那总裁今天早上要去晨跑,得去假装跑步时拐到脚,摔倒扑在他的身上。”


        

“如果再拖延下去,今天就要错过了。据我重金从他公司前台买来的消息,他今天还要开17场会议,除了早上晨跑的时候,就没有机会再遇到他了。”


        

她盯着太白金星问道:“太白仙尊,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还办不办呢?”


        

太白金星终于用灵力把手里的盒子推了过来,半路被酒元子用灵力接了过去,他俩就用如此防备的方式,搞定了交易。


        

酒元子觉得,此时要是从旁边跳出几个异人使或是天将。大喊一声不许动,你们被包围了,那就完美了。


        

盒子上贴着封信,是用来证明东西就算是碎了,也与酒元子无关。


        

她便问道:“我的天秘玄铁呢?”


        

不知道是不是要故意为难她,太白金星很幼稚地一挥手,把500公斤天秘玄铁扔在了南天门大门口的平台上,“都在这里了,你自己拿走。”


        

说完他就转身要离开。


        

酒元子立马喊道:“等等!”


        

太白金星回头笑道:“干什么,我可没说过要提供灵物装它们,或是帮你运走。”


        

“不是,根据我的目测,这些天秘玄铁只有421.53公斤。”酒元子说道。


        

想为难自己?


        

凡间拿着硬币还债的事她又不是没在新闻上看过,她早就想试试,直接说数额不够,对方是直接补上欠的,还是当着面数给她看。


        

两种方法,她都可以接受。


        

太白金星气得吹胡子,“你胡说,明明就是500公斤整,一斤不多,也一斤不少!”


        

“证据呢?”酒元子淡定地说道,然后把锦盒收到了袖里乾坤中。


        

货物已经拿了,不给报酬,那是不是可以拿来当补偿,或是不送过去?


        

“……”太白金星怒目看着她,心中掀风鼓浪,凡间全是魑魅魍魉吗?


        

这种以前傻白甜最多骗吃骗喝的小仙女,下凡后才没多久,就变成罪恶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