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族!


        

叶玄此言一出,场中那些镇族强者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


        

为首的镇元当即怒笑起来,“来来!今日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灭我镇族!”


        

声音落下,他突然腾空而起,双手一招,一瞬间,整个大地开始剧烈颤动起来,无数恐怖的地脉之力宛如潮流一般朝着他汇聚而来!


        

万川归海!


        

而四周,镇族内的一些强者开始散去!


        

两人的力量太强,整个镇族的世界,根本承受不住这庞大的力量,那些弱一点的强者,若是不离去,光两人的余威就能够轻易震死他们!


        

这时,叶玄突然纵身一跃,一道剑光拔地而起,笔直朝着那镇元斩去!


        

剑光如血,骇人无比!


        

空中,镇元眼中闪过一抹狰狞,他右手猛地紧握成拳,然后一拳轰出!


        

轰隆!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一股毁天灭地的恐怖力量席卷而出!


        

星河颤抖!


        

轰!


        

突然,一道震耳欲聋的炸响声自场中骤然响彻,紧接着,一股恐怖的冲击波猛地自场中爆发开来,所过之处,粉碎一切,瞬息间,整个镇界直接变成一片漆黑!


        

见到这一幕,暗中的那些镇族强者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而在那股冲击波下,镇元直接被震地连连暴退数万丈之远,他一停下来,一片血色剑光袭来,瞬间将他淹没!


        

轰!


        

镇元再次连连暴退!


        

当镇元停下来时,又是一道剑光自他头顶猛地斩下!


        

镇元眼瞳骤然一缩,他掌心摊开,无穷无尽地脉之力疯狂涌出!


        

然而,随着叶玄那一剑落下来,那无穷无尽的地脉之力直接尽碎!


        

地脉之力,根本抵挡不住叶玄的血脉之力与道神之气!


        

轰隆!


        

镇元瞬间飞了出去!


        

而这一次,当他停下来时,他肉身直接炸裂开来,化作虚无!


        

见到这一幕,场中那些强者脸色瞬间剧变,直接朝着叶玄冲了过去!


        

数十道强大的气息威压直接锁住叶玄!


        

远处,叶玄嘴角泛起一抹狰狞,心念一动,一瞬间,他四周无数人间剑意直接化作一柄柄剑飞斩而出!


        

天际,剑光纵横撕裂,一时间,数十颗血淋淋的脑袋掉落!


        

而这时,叶玄直接化作一道剑光朝着那镇元冲了过去!


        

擒贼先擒王!


        

先杀镇元!


        

见到叶玄再次冲来,那镇元眼瞳骤然一缩,此刻,他面若死灰。


        

拥有肉身的他,都抵挡不了叶玄的剑,更何况现在?


        

此刻的他,悔!


        

大意轻视了!


        

从一开始,他就轻视大意了!若是不然,当叶玄一出现时,大家一拥而上,叶玄如何能敌?


        

而就在这时,一股恐怖的气息突然自场中一闪而过!


        

轰!


        

剑光碎,叶玄退回到了原地!


        

而这时,镇元面前出现一名身着黑袍的老者!


        

见到这老者,镇元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恭敬一礼,“老祖宗!”


        

老祖宗!


        

天知境!


        

三大势力之所以能够傲视群雄,无他,只因有天知境强者!


        

这种级别的强者,一位,能够抵无数强者!


        

黑袍老者没有理镇元,而是看向叶玄,“外秩序!”


        

外秩序!


        

说这句话时,黑袍老者神色是平静的,但是,他眼中却多了一丝凝重与疑惑!


        

眼前少年,不仅修的是外秩序,还修了大道神经!


        

这就离谱了!


        

外秩序,意味着造反,而大道神经,那可是大道笔主人写的一部神经,大道笔主人怎么可能给一个造反者这种神经?


        

天知境!


        

远处,叶玄轻轻挥舞了一下青玄剑,没有任何废话,他直接消失在原地!


        

嗤!


        

一道血色剑光自场中一闪而过!


        

黑袍老者双眼微眯,拂袖一挥,一股恐怖的力量席卷而出!


        

轰隆!


        

剑光碎,叶玄退至数万丈之外!


        

叶玄停下来后,一股神秘的力量不断压制着他的人间剑意!


        

黑袍老者盯着叶玄,“你到底是谁!”


        

就在这时,叶玄掌心摊开,青玄剑剧烈一颤,一股恐怖的力量瞬间震碎黑袍老者那股压制之力!


        

叶玄抬头看向黑袍老者,目光如血海,杀意充斥天地间。


        

黑袍老者盯着叶玄,“特殊血脉!”


        

叶玄突然消失在原地!


        

一片血光自场中席卷而过!


        

黑袍老者眼中闪过一抹狰狞,他朝前踏出一步,一拳轰出,这一拳出,他身后,时空突然裂开,紧接着,一道白色拳印席卷而出。


        

轰!


        

剑光震碎!


        

那道白色拳印直接轰至叶玄面前,叶玄横剑一挡。


        

轰隆!


        

青玄剑剧烈一颤,叶玄瞬间暴退十万丈!


        

这时,黑袍老者掌心摊开,然后一翻。


        

轰隆!


        

一瞬间,整个天地直接旋转颠倒,一股恐怖的力量自叶玄四周时空席卷而出,强大的力量就要镇杀叶玄。


        

叶玄突然拔剑猛地朝前一斩!


        

嗤!


        

叶玄面前时空直接被撕裂开来,而这时,一道残影掠至。


        

轰隆!


        

叶玄所在那片时空突然崩塌,瞬息间,叶玄整个人直接被一股恐怖的力量轰至十几万丈之外!


        

叶玄停下来后,一道拳印紧随而至!


        

叶玄猛地抬头,飞身一剑斩下!


        

嗤!


        

这一剑斩在那道拳印之上,拳印剧烈一颤,而叶玄本人却是直接被轰飞了出去,拳印丝毫未损,长驱直入,消失在远处视线尽头。


        

轰!


        

视线尽头,叶玄再次一剑斩下,一片血色剑光席卷而下,斩在那道拳印之上。


        

轰隆!


        

强大的剑气硬生生将那道拳印逼停在身前,然而,叶玄的剑与手臂却是剧烈激颤起来!


        

即使是人间剑意与神道之气,也无法摧毁这道拳印!


        

这时,那黑袍老者突然朝前踏出一步,他屈指一弹。


        

嗤!


        

一道光自黑袍老者指尖飞出,一瞬间,叶玄面前的时空直接裂开!


        

叶玄眼瞳骤然一缩,一剑刺出。


        

剑光如血!


        

轰!


        

青玄剑剧烈一颤,强大的力量直接将叶玄手臂震裂,叶玄瞬间暴退数万丈,而剑却停留在了原地!


        

剑承受住了这股力量,但是,人没有能够承受住!


        

黑袍老者看着那柄如血青玄剑,眼中闪过一抹惊诧,“好剑!”


        

这时,青玄剑突然化作一道剑光飞回到叶玄面前,然后化作一面剑盾挡住了那道冲向叶玄的拳印!


        

轰隆!


        

青玄剑盾剧烈一颤,而叶玄所在那片时空直接炸裂开来,叶玄再次飞了出去!


        

另一边,黑袍老者朝前踏出一步,右手抬起,然后猛地朝下一压,这一压,星河滚动,一股无形的威压席卷而下,直接笼罩住叶玄!


        

宇宙星河之威!


        

远处,叶玄右手紧握青玄剑,人间剑意疯狂涌出,然而,在这股宇宙星河之威面前,他的人间剑意竟然无法抵挡,强大的威压直接将人间剑意压回到了他体内,不仅如此,此刻的叶玄如感百万座大山压身,整个人身体直接弯了下去!


        

窒息感!


        

黑袍老者看着叶玄,右手缓缓往下压,这一压,无穷无尽的宇宙星河之势不断涌下,这一刻,整个镇界都开始支离破碎!


        

莫说叶玄,就是这一个世界都承受不住这无尽的宇宙星河之势!


        

天知境,可借宇宙星河之力!


        

远处,秦观眉头微皱,她右手伸进了小布袋,而就在这时,远处的叶玄体内突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血光!


        

轰隆!


        

无数如血人间剑意突然自叶玄体内席卷而出,他周身那股宇宙星河之势直接被震退些许!


        

见到这一幕,黑袍老者眉头微皱,他右手猛地往下一压。


        

轰!


        

宇宙星河突然沸腾起来,一道道恐怖的宇宙星河之势宛如一道道洪流席卷而下!


        

轰!


        

叶玄的人间剑意再次被镇压回体内!


        

而这一刻,叶玄身体直接弯了下去,口中,鲜血不断溢出,不仅如此,他全身骨头与肉身在这一刻直接开始寸寸龟裂!


        

见到这一幕,黑袍老者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给老夫跪下!”


        

声音落下,他猛地一压!


        

这一压,一股恐怖的力量正要开口,而这时,叶玄突然猛地抬头,一瞬间,一股恐怖的血脉之力自他体内席卷而出,一瞬间,那股宇宙星河之势直接被冲碎,一道血光冲天而起,直入星河深处,整个星河在这一刻直接沸腾燃烧起来,然后湮灭!


        

见到这一幕,那黑袍老者眼瞳骤然一缩,“怎么可能!”


        

叶玄缓缓直起了身子,此刻的他,周身宛如一片血海,无尽的杀意与戾气充斥着宇宙星河!


        

彻底疯魔!


        

叶玄体内,血液沸腾如油,一道道恐怖的血脉之力不断自他体内涌出,这一刻,血脉之力直接压住了人间剑意与大道神气!


        

疯魔与彻底疯魔,虽说只差二字,但是,这之中却有着天差地别。


        

叶玄缓步朝着黑袍老者走去,每走一步,脚下都会出现一个血红的脚印!


        

黑袍老者死死盯着叶玄,“都言外秩序逆天,来,我今日看看,你这传说中的外秩序到底有多逆天!”


        

声音落下,他朝前踏出一步,他掌心摊开,然后轻轻一横,“开宇宙!”


        

轰!


        

他身后,时空突然裂开,在那裂开的时空内,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宇宙星空。


        

黑袍老者眼中闪过一抹狰狞,他右手一伸,“来!”


        

声音落下,那裂开的时空内,无尽的宇宙星河直接剧烈颤动起来,很快,一道道恐怖的力量自那无尽的宇宙星河涌来!


        

这一刻,整个道宇宙直接开始剧烈激颤起来,然后无数地界开始山崩地裂!


        

整个道宇宙都承受不住这股恐怖的力量!


        

这时,小笔突然沉声道:“妈的!这是宇宙星河之力,是星河神在借他力量,他至少借了百万宇宙之力,这不是你能够抵挡的!”


        

叶玄突然缓缓抬头看向那裂开的时空,嘶哑道:“今日,道门若敢借他力,今日之后,此间再无道门!”


        

时空内,一道轻蔑声突然响彻,“可笑至极,竟敢威胁我道门,镇族老祖,吾再借你百万宇宙之力!”


        

轰!


        

那无尽星河内,无数宇宙星河之力席卷而来!


        

一瞬间,整个道宇宙在这一刻直接剧烈激颤起来,然后一点一点变得虚幻!


        

整个道宇宙都承受不住这股恐怖的力量!


        

两百万宇宙之力!


        

这是何等的恐怖?


        

不仅整个道宇宙已经开始承受不住,就连那借力的镇族老祖都已经快承受不住!


        

借力!


        

其实,达到天知境,可向宇宙星河之神借力,不过,这是要还的!


        

用什么还?


        

钱!


        

只要钱到位,道门就会大开方便之门!


        

如果你有权,规则就是为你服务的,如果你有钱,规则是可以变通的,如果你没权又没钱,规则就是为你量身定制的!


        

两百万的宇宙之力,实在太强,此刻,整个道宇宙各个地方,都已经开始支离破碎!


        

道宇宙的道门不得不赶紧出来维护秩序!


        

若是道宇宙就这么被毁,他们可是难辞其咎。


        

当然,他们也很恼火,这么玩,若是真的灭了整个道宇宙,那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


        

但是,他们又不敢说什么!


        

宇宙星河之神,这不归他们这个道门管,这放在世俗之中,就属于京官,不归地方管辖。


        

在道门无数强者的维护下,这道宇宙这才没有彻底崩塌!


        

镇族,镇族老祖看着远处的叶玄,眼中闪过一抹狰狞,“来,让我看看你有多逆天!”


        

声音落下,他右手猛地朝前一压。


        

轰!


        

一瞬间,无数宇宙星河之力迅速朝着他汇聚而来,然后以他身体为媒介,然后朝着叶玄碾压而去!


        

这时,叶玄突然收起青玄剑。


        

镇族老祖愣住。


        

这是做什么?


        

投降?


        

就在这时,叶玄突然掌心摊开,“青儿,借我点力量!”


        

你借,我就不会借?


        

声音落下。


        

轰!


        

突然间,叶玄头顶,时空裂开,一柄剑笔直落下。


        

行道剑!


        

然而,并未结束。


        

这时,叶玄身旁,时空突然裂开,紧接着,一名身着素裙的女子缓缓走了出来,她一袭素裙如仙,目光冰冷如水,在她眼中,众生一切如蚁。


        

这时,小塔突然低声一叹,“此地图,结束了!”


        

小笔道:“地图终结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