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五傻喝着奶茶继续讨论刚刚的话题,同一时间,翰林艺高附近的一处炖鸡店。


        

“都市传说?”


        

崔阳舒瞪大眼睛,刚送进口中的鸡肉都忘了咀嚼。


        

都市传说是指在都市间被广为流传的故事。而这些故事,都是一些不真实,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恐怖、诡异、幽默、阴谋等,多在聚会中以“朋友的朋友”的真实经历来讲述。


        

其中也可能混杂着一点真实的,比如半岛广为流传的“裂口女”,据说就是真人真事。


        

这些灵异怪谈大部分人都会当个故事听,一笑置之,但在小女生群体中,还是很有市场的。


        

前些天李知恩自告奋勇给崔阳舒当经纪人时,还接了个“情敌接二连三出意外的午夜两点之女的邀约”,据说就是汉城十大都市传说之一。


        

只是没想到,这种故事会从一直努力想当cool girl的田小娟口中说出来。


        

这丫头不是讲故事,而是真的和都市传说扯上了关系,或者说,亲眼目睹了那个“翰林艺高的狂暴魔女”。


        

崔阳舒是在翰林艺高门口遇到田小娟的。


        

今天在参加完开学典礼后,又去参加了一个无聊的校董会议,也不知道这些肥头大耳的校董们到底真的关心学校办学质量还是别的目的,总之一个个舌灿莲花,崔阳舒好不容易忍到散会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下午1点。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这个时间点,姜惠元早已抛下崔阳舒,领着新认识的小姐妹们吃得肚子滚圆,正在学校某处午休消食。


        

姜惠元虽然对练习唱歌跳舞的事情有事没事开小差,但对于“事业”还是十分上心的,不管在公司还是在学校,都努力宣传自己的奶茶店和公司理念。


        

见此情形,崔阳舒也就只好一人去觅食。


        

缘分来了倒也挡不住,崔阳舒开车刚驶出翰林艺高,第一个红绿灯,就遇到了正在过马路的田小娟。说实话,要不是田小娟举着一只手走路,他还真没看见。这种过马路举着手的习惯非常好,值得推广。


        

田小娟也是翰林艺高的学生,比姜惠元大一届,刚刚上高一。


        

初中部和高中部有围墙分隔,所以她中午并没有和姜惠元在一起。


        

偶遇崔阳舒,田小娟十分开心,听说还没吃饭,二话不说就要请客,不等崔阳舒客套就爬上车,指挥来到学校附近一家有名的炖鸡店。


        

就这样,崔阳舒一边大口吃鸡,一边听田小娟讲起中午放学时发生的事情。


        

不是很美好的事情,而是田小娟遭遇了校园霸凌。


        

“他们说话有些不礼貌。”


        

虽然云淡风轻的样子,但双眼中明显流露出了害怕和难过。


        

田小娟是个乖孩子,性格内向怕生,同时因为从小到大容貌上的问题,十分自卑。


        

这几个月的相处,在崔阳舒面前有时像个狡黠的小狐狸,但在外面,依旧是那个留着厚刘海的胆怯小丫头。平时也很低调,跟崔阳舒的关系以及父亲是外交官这种事情,并不为人所知。


        

所以在问题少年眼中,这是一个完美的校园霸凌对象。


        

“如果我能长得好看点,他们可能就不会这么说了吧?”


        

注意到崔阳舒严重的严肃,田小娟勉强笑笑,脸上却全是苦涩。


        

善良的孩子,即使到这个时候,依旧在体谅别人,把问题推给自己。


        

崔阳舒坐到田小娟身边,轻轻给小丫头顺毛,心里确实暗暗决定,利用好校董的权利,好好整治一下那帮渣滓。


        

半岛是个校园霸凌盛行的地方。


        

虽然是个弹丸小国,但长幼尊卑的文化无处不在,说话区分敬语半语平语,只有同岁才可以成为朋友,年长者可以指使年纪小的人做事。


        

这一规则看似秉持长幼有序,维护了社会的稳定,但也助长了人的傲慢和卑微,更可怕的是这样的心态和习惯会一级级一代代相传。


        

因为这些晚辈从小受到不公的待遇,所以当他们变为年长者,容易把小的时候受到的待遇加害于比自己年纪更小的人,俗称报复社会,要把自己受的归还。


        

哪怕有些人长大后没有强烈的报复心态,也会因为经历,有意无意的传承年长者的行为,形成恶性循环。


        

校园里,有人因此而患上严重的心理疾病,严重的甚至丧命;职场上,“只要是上级的命令,就要不质疑不反抗无条件服从”,否则就会被扣上“不尊重前辈”的帽子,遭受身边所有人的指责以及来自前辈的“特殊待遇”。


        

霸凌不仅发生在前后辈之间,也发生在同岁同级之间。最常见的便是田小娟遭遇的这种,对容貌上的歧视。


        

这是个以貌取人的国家,甚至将整形手术都归为“文化”的范畴。


        

田小娟曾经参加过的一次面试,就被面试官毫不留情的说:


        

“你这长相,练什么都不如准备点钱去整容。”


        

在半岛之外的任何国家,对人外貌的评价都是不尊重的表现,只有在半岛,整个社会都在对人的外貌指指点点,迫使人进行外貌上的改进。


        

一不小心扯远了,回归正题。


        

不幸中的万幸是,田小娟得到了一位学姐的帮助,所以除了语言攻击外,没有受到更多的侵害。


        

联系田小娟一开始说的,崔阳舒得出一个结论:


        

“所以帮你的那位就是传说中的狂暴魔女?”


        

看上去好像一切都对上了,但崔阳舒总感觉怪怪的,有点无厘头的意味。


        

“是的那个欧尼很厉害!也很漂亮!”


        

没有差距到崔阳舒语气的怪异,田小娟倒是激动的手舞足蹈。


        

今天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那位陌生的学姐路见不平,拔棒相助,一跟棒球棒虎虎生风,以一敌十,如入无人之境,将十多个不良男女打的抱头鼠窜。


        

并且结束后并没有挟恩图报,只留给田小娟一个笑颜与一个潇洒且伟岸的背影。


        

田小娟回过神时,已是芳综难觅,只听到一个刚刚被乱棍打翻在地的黄毛痛哭流涕:


        

“又是这个狂暴魔女好疼呜呜呜……”


        

————下午————


        

探寻“狂暴魔女”的人很多,除了YG五傻与田小娟,还有一个满脸戾气的女生。


        

下午第一节课结束后,翰林艺高一间教室,一个长相身段浑然天成散发着丝丝魅意的女孩,拉着满脸戾气的女孩,柔柔的开口:


        

“信爱,你做什么去?”


        

满脸戾气的女孩,徐信爱不耐烦的说:


        

“那个碧池中午坏我好事,我找几个校外的大哥好好教训她!看我今天不划烂她的脸!”


        

“信爱,别这样,这是不对的!”


        

妩媚的女孩细声细语的劝说,但并没有效果。


        

“徐穗珍,你不要管!不然连你一起收拾!”


        

徐信爱放着狠话狠狠甩掉徐穗珍的手,拿着手机离开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