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山道委折而上,诸葛策与张良跟随着当地猎户登上山坡,只见对面山上五道瀑布飞珠溅玉,奔泻而下,再俯视群山,已如蚁蛭,转过弯,遥见一片紫竹林。


        

“两位先生小心行事,金银血蛇乃是剧毒之物,平时出入成双成对,雌不离雄,如果有一条在,那么另一条绝对在不远处。”当地猎户很有经验,明显知道这种异兽的习性。


        

诸葛策拿出十枚金币:“这是定金,事成之后剩余的九十金全部奉上。”


        

面对明晃晃的金币,当地猎户笑得合不拢嘴,等拿到百枚金币后,可以改善全家人生活,他可以在桑海之城做个小生意,不用继续过着危险的打猎生活。


        

猎户把提前准备好的铁笼子放在地上,拿出一瓶毒药涂抹在新鲜的牛肉上,最后三人隐藏身形,耐心等待附近的一对金银血蛇上钩。


        

很快附近的石洞中,先探出一个小小的蛇头,蛇身血红,头顶却有个金色冠,许久之后那条金冠蛇缓缓爬出,竟是生有四足,身长约莫八寸。


        

“金冠蛇便是雄蛇,这种异兽平时机警无比,切勿急躁。”猎户小声介绍道。


        

跟着洞中又爬出一蛇,身子略短,形相一般,但头顶冠则作银色。


        

三人见了这两条怪蛇逐渐朝着铁笼方向爬来,都赶紧屏住呼吸不敢出声,这种异相毒蛇必含有剧毒,自不必说,诸葛策武功高强,倒也不惧,但若将之惊走,只怕明珠培养的蛊虫效果要减半。


        

两条金银血蛇伸出蛇信,互舐肩背,十分亲热,相偎相依,慢慢爬进了铁笼之中,分食着笼中毒药涂抹过的牛肉。


        

啪嗒!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因为牛肉下方有控制机关,金银血蛇分食牛肉时,直接出动机关,被关进铁笼中。


        

“成功了!”猎户兴奋的说道,这代表着一百金币到手。


        

诸葛策心中同样非常兴奋,这次总算没有白来桑海,已经完成后续计划中比较关键的一步,铁笼中的银冠蛇张着嘴,对着眼前的人类示威,金冠蛇也配合着竖起蛇瞳,发出危险的警告。


        

“不错,这是剩下的九十枚金币。”诸葛策把钱袋抛给猎户,迫不及待的提着铁笼,观看里面的一对异兽毒蛇。


        

“只需要把中毒之人的手或足放进铁笼中,这金蛇和银蛇便能吸出体内剧毒。”猎户接过沉甸甸的钱袋,好心的给他们讲解用法。


        

“真是好宝贝!”诸葛策没想到金银血蛇竟然还能解各种剧毒,确实是个令人意外的收获。


        

“小人家中还有一只小兽,要是大人喜欢可以去观看下。”猎户见诸葛策出手大方,想要把上次抓的小兽卖给他。


        

诸葛策没有拒绝,反正可以顺路过去看下,要是喜欢的话买下也可以,他财大气粗,不在乎这点小钱。


        

“难道秦国有人中毒?”张良好奇的打量着铁笼中金银血蛇,开口询问道。


        

“并非有人中毒,我另有他用,子房贤弟不用担心。”诸葛策知道张良担心什么。


        

两人来到猎户家中,院落虽然不大,却收拾的干净整洁,看来猎户娶了一位贤内助。


        

半晌过后。


        

猎户拎着另外的铁笼子,上面盖着一块黑布,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女儿平时喜欢的不得了,但是养活起来太耗费钱财,所以我只能卖掉。”说完便掀开铁笼上的黑布。


        

“青山之丘,有怪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这是瑞兽九尾灵狐!”诸葛策瞪着眼睛,在春秋战国时期,人们可是把九尾狐看做是瑞兽,并没有后世的那种说法。


        

《山海经》记载了青丘与九尾灵狐,九尾狐简称“九尾”,亦称“九尾禽”。始见于春秋战国,至汉传为瑞祥之兽,象征王者兴,在很多的古籍中被提及。


        

传中大禹治水一直到三十了还未娶妻,有一次他路过涂山,遇见一只九尾白狐。大禹不禁想起当地流传的一首民谣,大意是说:见到九尾灵狐,就能为王,见到涂山的女儿就可以家道兴旺。后来大禹果然为王,子孙昌盛,统治了中国。


        

九尾灵狐还是政志清明的征兆,只有为王者执政为民,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的时候,它才会献世人间,之所以为古人所称颂,具有祥瑞的象征,跟九尾灵狐的习性有关。九尾狐死后一定是将头朝向他出生地的方向,古人认为他不忘本,且它的九条尾巴蓬松美丽,象征着子孙昌盛,后世繁荣。


        

张良转身默默打量着诸葛策,心中震撼不已,难道他就是命运中的王者:“此祥瑞非同小可,切莫被外人知晓此事。”


        

诸葛策自然明白春秋时期九尾灵狐的象征,如果被嬴政知道后,估计小命不保:“两百金币,这件事我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


        

“两位先生放心,小人只带你们抓了金银血蛇,其他事情一概不知。”猎户才不管王不王者,自己肯定没有这么命,他只要拿着三百金币,妻子跟女儿都能过上好日子。


        

九尾灵狐看上去还是幼兽时期,通体雪白,九条蓬松的小尾巴,在后面晃悠着,两只耳朵神气竖起,猩红色眼睛好奇的打量眼前人类。


        

“小东西果然通灵,以后跟着我,保证吃香的,喝辣的,要是敢不听话,就把你做成狐皮大氅。”诸葛策嘴里不停的念叨着。


        

张良无奈抚额,这厮还真敢说话,连九尾狐都威胁。


        

九尾灵狐好像能听懂般,竟然点了点小脑袋,也不胡乱叫唤,任由他把黑布盖在上面。


        

连一旁猎户都啧啧称奇,以前他家人喂养小东西的时候,不是呲牙咧嘴警告他们,要么就是爱答不理,哪像现在这么乖巧。


        

而金银血蛇感受到九尾灵狐的气息,陡然间变得乖巧,盘在铁笼中不敢在闹腾。


        

张良一路走,一路目光还是不可置信的打量诸葛策,好像要把他看光一样。


        

“我说子房贤弟,你在儒家能不能学些好东西,龙阳之好可是要不得。”诸葛策感觉到灼灼的目光,赶紧拉开两人距离。


        

“子房只是想要见识下,连九尾灵狐都愿意跟随的王者,到底隐藏着什么。”张良知道他是开玩笑,但自己却很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