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玄灵的眼睛很深邃,甚至让纪纯找不到她目光聚集的地方。一场交谈下来,本来觉得鲁玄灵只是一个可爱漂亮的少女的纪纯现在觉得对方似乎深不可测。


        

“其实,你很清楚,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妖怪,对吧。”


        

当鲁玄灵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纪纯有些手足无措,他甚至在想这个姑娘是不是杜老爷派来查自己的。如果被杜老爷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招摇撞骗的人,那自己一定无法活着逃出破酆镇了。杜老爷毕竟曾是县令,想除掉一个欺骗自己的人还是很容易的。


        

不过鲁玄灵接下来的时候,很快就打消了纪纯的顾虑。


        

“其实破酆镇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阴谋。”


        

“哦?此话怎讲?”


        

“纪先生是个聪明人,也来过破酆镇很多次了,我想你一定也发现了破酆镇的不同之处。”


        

“这倒是,我从未见过哪个小镇上的人像破酆镇的人一般清闲的。”


        

“嗯,因为他们从来都不用担心吃穿,有人在供养着他们。”


        

纪纯睁大了眼睛,似乎是听到了这辈子听过的最荒诞的事情。


        

的确,这本就是一件无法令人信服的事情,但它的确存在。但是此时纪纯最疑惑的就是这个奇女子为何要将这些事情告诉自己,自己之前明明问这镇子上每个人的时候大家都是不愿意告诉自己的。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为何要把这件事告诉我?”


        

“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助?”


        

此时纪纯心里犯起了嘀咕,明明已经被对方揭穿了自己是个骗子,对方还能找自己帮她什么?


        

“找我……帮什么呢?”


        

“如你所见,这镇子上所有的人都是演员,也都是线人,他们所有人都一直在盯着郭净心。我要你帮我把他带出去!”


        

听见这句话,纪纯为之一振。他没有想到,对方会请求自己帮这件事。如果他说的是事实,那如果自己帮她的话,就是等于在跟整个小镇的人作对。他虽然自知贪财,也知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那句话。


        

他绝不会因为钱财而丢掉自己的性命。


        

“这……不行,这件事太危险了。”想到这件事的难度,纪纯马上拒绝。


        

“那一百两呢?”鲁玄灵看出了纪纯的胆怯,于是加大砝码。


        

但区区一百两,也就是帮杜老爷起事两次的钱,他当然不愿意。鲁玄灵看出了纪纯不为所动,于是立刻说道:“是黄金!”


        

黄金!纪纯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世界上大多的道理大多数的人都会懂,但只有真正碰上的时候才明白,懂不懂道理跟自己的所作所为关系并不大。


        

“好,我答应你。不过……这么多的人在盯着他,我根本没有机会带他出去啊!”


        

“有办法的。”


        

“什么办法。”


        

“上次除妖大会上我看见你了。每年都会有两次除妖大会,距离下一次还有两个月时间。”


        

“你是说……”这时纪纯想起了上次除妖大会时的场景,当时每个人都会戴上狐狸精怪的面具,根本都分不清谁是谁,当时还是纪纯的面具不小心被人蹭掉了鲁玄灵才看见的他。


        

那是纪纯第一次参加除妖大会,当时他还只是个观众。而他第二次参加的时候,则变成了主人公。


        

那是在纪纯帮杜老爷给阿水超度完之后,当时他刚刚收到杜老爷给自己的酬劳,于是想找个地方喝花酒,而破酆镇唯一一个可以喝花酒的地方就是怡华楼了。但作为一名除妖师,随意去那种地方若是被杜老爷看见了一定会影响自己的威严,于是他脱下阴阳师的服装,换上便服,只身一人走进了怡华楼。


        

当他走进怡华楼的一瞬间,似乎就变成了这里的焦点。


        

因为这里还从未有外人来过,而事实上这些人也都是演员,所以看见纪纯都有些吃惊。


        

在短暂的诧异之后,老鸨给纪纯安排了几个姑娘。可几个姑娘都很拘谨,跟纪纯在别的妓院看见的女人完全不同。


        

因为这里的妓女也是演员,她们只是假装是妓女,陪同“客人”们做做样子就可以了,所以从来没有真正服侍过客人。


        

显然纪纯也是能看出来的,毕竟他已经到过破酆镇很多次,已经去过好多商店,几乎清一色的都让他无比诧异,而怡华楼也不例外。


        

知道自己在这里无法为所欲为之后,纪纯只好找了间屋子喝闷酒。


        

“出去,都给我出去!”


        

纪纯将那些女人赶出,因为毕竟知道什么事都做不了,还不如不看见她们来的清净。


        

可当纪纯刚刚喝到微醺,就发现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这男人笑嘻嘻的看着自己,这让纪纯吓了一跳。


        

莫非,这男人有龙阳之癖?


        

纪纯吓得刚要起身离开,这男人连忙将其拦下。


        

“纪先生不必惊慌。”


        

“哦?认识我?”


        

“你每个月都要到杜老爷家一次,我当然知道。”


        

听见这句话,纪纯心中泛起了嘀咕。


        

“这人跟杜老爷有什么关系?”


        

事实上,纪纯能顺利进出破酆镇,也是杜老爷跟这个男人商量过的。


        

而这个男人,就是张家人,张延内。


        

当时张普去恳求杜老爷跟他们合作的时候杜老爷就提起过,虽然自己可以配合他们演戏,但是自己的亲信或者远方亲戚若要进出破酆镇他们无权干涉,为了达成合作,张普果断的答应了这个要求。


        

“你究竟是谁?找我所谓何事?”面对这个阴阳怪气的男人,纪纯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是……张家的人。”


        

张家人,虽然纪纯不是很了解,但是从居民和杜老爷的口中他也听过,在破酆镇张家人的权势地位最高。于是他立刻挤出一个笑脸。


        

看见纪纯改变了态度,张延内满意的说道:“纪先生不必多虑,我来找你,是给你送钱来的。”


        

“哦?”


        

“难道你不想除杜家的差事之外,再赚点别的小钱吗?”


        

虽然张延内这么说,但是纪纯知道,既然是张家人找自己,自然就不会是小钱,于是马上问道:“我需要做什么?”


        

“你是除妖师,我找你,当然是抓那些邪祟!”张延内笑了笑,继续说道:“破酆镇每年会有两次除妖大会,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


        

“这除妖大会上,破酆镇最有名的除妖师郭净心会将自己平日抓来的妖怪处决,这是破酆镇多年以来的仪式。但是有时候也会从外面请来一些除妖师,带着他们抓来的妖怪,交给郭净心来处决。”


        

“你是想让我抓些妖怪,让他们带到破酆镇?”


        

张延内点了点头,可这却让纪纯犯了难。事实上,作为“除妖师”的他甚至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妖怪,更别说抓了。他挠了挠头,不知该如何作答。


        

想来如果接下了这件差事可以大赚一笔他就很兴奋,但要去哪里抓来真的妖怪给面前的这个男人呢?


        

此时张延内端起酒杯,纪纯也忙端起酒,两杯相碰,张延内爽快的一口喝了下去,随之哈哈大笑。


        

“纪先生不必担心,我其实知道你也是个骗子。”


        

这句话差点让纪纯刚刚喝下去的酒一下子喷出来,他愈发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奇怪。原来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个骗子,可为何还提出让自己抓妖怪这样的要求。


        

张延内继续说道:“虽然抓不来真正的妖怪,但是你可以抓假的。”


        

听到这句话,纪纯瞬间安心了下来。他明白,这钱他赚定了。


        

“张公子的话,我明白了。可是我还有不明白的地方,其实我来到这破酆镇就发现了很多不寻常的地方,包括这除妖大会,似乎每个人都知道根本没有妖怪,可大家依然表现出一副信以为真的样子,这究竟是为何?我实在是不明白。”


        

“该明白的是纪先生是需要明白的,这不该明白的事情,纪先生也不必弄的太清楚,毕竟只要赚到钱就好了不是吗?”


        

“是,是。”


        

“我话已经说到这里了,至于这份差事纪先生愿不愿意做,你可以回去考虑一下。当然,一个除妖师来到这样的烟花之地,我想纪先生也不愿意被杜老爷知道吧?”


        

本来纪纯就丝毫没有考虑的意思,只要能赚钱,他就愿意干。何况这件事对自己来说还很容易,而对于张延内的威胁,纪纯只能在内心笑笑,“看来对方是真的不了解自己,赚钱的事情难道还需要威胁吗?”


        

“张公子,其实,我刚才就已经考虑好了。”


        

“哦?”


        

“这差事,我接下了。”


        

“好,真是爽快人。那,从下次除妖大会开始,就需要纪先生的相助了。”


        

就这样,纪纯也成为了“演员”的一份子。


        

这破酆镇虽然怪,但对于纪纯来说,可是一个发财的好地方。目前为止自己已经在这里有了三份差事。


        

这三份差事的委托人里,最穷的就是那位姑娘了。


        

此时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就是除妖大会了,他答应了帮他们将郭净心偷偷带出破酆镇,可对方的钱却还迟迟未付。不过他并不着急,也许对方是真的缺钱,但是筹钱的事情,是他们的事,与自己无关。


        

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