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道友,楚丘附近的战况大致就是如此。总之,若我们想从战场外围杀进去,就算对方没有高手出面阻拦,起码也得三五天的时间。”


        

楚丘城外东北约五十里开外的地方,谢知夏放下按在自己左眼上的手指,结束了与空中盘旋的鹭鹰视野共享,心情沉重的汇报了她看到的战况。


        

吴悠是在九月十八日的下午得到老狐狸传讯,知道万灵宗再次进攻卫国消息的,之后一行人就急匆匆的朝着卫国赶。但是这次返回,一是没有了可以驮载所有人的大角雕,二是石乐志这个凡人在听说自己的故国有灭国危机,一反以前对吴悠听命行事的常态,坚定的要求跟着他们一起回去。所以待得他们这一行人抵达楚丘附近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九月二十五日的中午。


        

从前天开始,这支小队的行进速度就慢了下来。因为大量的尸兵此时除了围攻楚丘外,还在整个卫国中南部漫山遍野的散布得到处都是。在大量低等级的紫僵、白僵、黑僵里,间或还夹杂着一些飞僵,以及鬼修、血修等。吴悠等人一路战斗过来,只花了不到七天的时间就抵达楚丘附近,其实这速度已经很快了。


        

“姐……温峰主,从我们一路行来经历过的战斗看,每当我们歼灭敌人的一个小队,就能解救不少百姓。这说明,万灵宗本次入侵,主要的目的是抓捕卫国的活人。”


        

“嗯~”面色凝重的点点头,温飘飘道:“看来任天行那天晚上伤得确实很重,以至于急着用大量的鲜尸来恢复伤势,弥补实力。”


        

“鲜尸?”


        

“所谓鲜尸,就是死亡时间在三天内的尸体。这样的尸体,体内还是有一丁点的生命精华。任天行应该是想要用这些东西做些什么。不过,本尊对尸修体系并不了解,所以多的也说不上来。”


        

好吧,以前的百川盟虽然号称海纳百川,什么类型的修士都有。但是尸修、鬼修、血修以及修欢喜禅的这些,百川盟见到一个砍一个。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根本就没有机会去了解尸修这个体系到底是怎么运转的,吴悠本人也就自然不知道任天行到底要这么多人干啥。


        

他不知道,温飘飘也就知道一点点,所以这个问题是不用讨论了。


        

“从谢道友的描述来看,楚丘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我们必须马上进入核心战场。”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话是这么说,但如此重围,我们短时间内根本突不进去。”


        

“我倒是有个想法。”转过头,吴悠对谢知夏道:“谢道友,你的鹭鹰能不能同时驮载两个人,比如,我和你。”


        

“这……短时间内可以坚持,时间长了,阿露会受不了的。”


        

“不用太长时间,一刻钟就足够了。”


        

“那应该没有问题。”


        

“好,那就如此。温峰主,待会麻烦你带着花峰的三位道友从外围进攻,声势搞大一点,吸引圈内敌人的注意力。我请谢道友带着我飞到战场的核心区域,从空中进攻。”


        

“这……”本能的想说这实在是太危险了,但一想到吴悠那天晚上独扛任天行那么久的表现,温飘飘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谢道友,麻烦召回鹭鹰,我们出发吧。”


        

……


        

楚丘城的天空,因为被任云腾施展了秘法,以至于最近这几天都是阴云密布。虽然阳光也能透过厚厚的云层照射一些进来,但总体而言,这里的天空是昏暗的。


        

但就是在这昏暗的天空中,突然,天空的东北角出现了一点极致的黑色。而且这个黑点在迅速的放大,并以极高的速度从东北方向向着中心区域高速挺近。待得这个黑点来到一定的距离,包围楚丘城东北角的尸兵外围部队,全都惊诧的发现,这居然是一股由无数花瓣组成的巨大黑潮!


        

由温飘飘带着封雪等三名花峰弟子合力施展出来的黑色花潮,一头扎进了无边无际的尸兵之中。无数的花瓣仿佛有着智慧一般,专门朝着尸兵们的脑袋下手。花潮一过,一条直线上的尸兵们,其头颅纷纷被啃食一空,失去了头颅的尸体,或茫然的原地打转,或直愣愣的扑倒在了地上。


        

之后这道花潮就犹如一道笔直的黑色电锯一般,只要它扫过的地方,大量的尸兵纷纷倒地不起,彻底的失去了战斗力。很快,原先密集排列,以至于都看不到地面的尸兵阵列,就被扫出了一个个空空荡荡的扇面。


        

当然,这种‘电锯横扫’只能扫掉绝大部分尸兵。漏网之鱼总是有那么一两条的。然而,当这些家伙加快速度,朝着温飘飘四人冲过来的时候,小狐狸和老石站了出来。


        

“嘿哈!”狐口一张,一团冰晶般的物质就准确的命中一个奔跑过来的尸兵。然后老石就举着吴悠借给他的青茫剑,朝着被暂时冻住了的尸兵脑袋上一挥,咔擦,头颅落地。


        

普通的漏网尸兵有小狐狸和老石对付,间或有那么一两只飞僵,躲开了花潮并不精准的大范围攻击,从空中飞扑过来的时候,温飘飘也仍然有余力抽出手来将其消灭。


        

总之,这支五人一狐的小队伍,虽然和无边无涯的尸潮比起来微小无比,但是他们仍然稳步的朝着战场中央慢慢前进。


        

这样的消息,自然也迅速传达到了楚丘城南任云腾那里。


        

“花瓣?啃食?这是混元宗花峰的手段吧?他混元宗发了什么疯?竟敢向我万灵宗宣战?”


        

“大师兄,这到底是混元宗某些弟子的个人行为,还是整个混元宗向我万灵宗宣战,此时还不好定论吧?”


        

“哦,二师妹提醒的是。这样,四师弟要组织尸兵攻城,三师弟去了北方。我呢,这会儿正是正午,阳光最强,必须得全力催动霁云幡。所以,麻烦你去东北角看看?”


        

“好,那小妹就先过去了。”


        

而就在任云腾和任为霜对温飘飘等人的进攻做出调整的时候。谢知夏指挥着鹭鹰,驮着吴悠来到了楚丘城的上空。


        

“能再低一点么?”


        

“不行,阿露驮着我们两个人非常吃力,在空中无法急速闪避,而下面可是有飞僵的。”


        

“好吧。”深吸了一口气,吴悠将绕指柔放了出来。


        

“准备好了么?”


        

“好了。不过这么多僵尸,怎么干的完?”


        

“我有办法扩大那一招的威力,放心。”


        

“扩大到啥程度?全灭对方?”


        

“估计很难,但至少比那天晚上的威力大得多。”


        

“好吧。”


        

右手中指上的小草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就迅速的膨胀,变化成了一把碧绿色的仙剑。


        

之后吴悠就将这把仙剑从半空中扔了下去。


        

因为加速度的原因,绕指柔在空中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已经带起了呼啸的破空之声。


        

正在往着楚丘城墙逐渐靠近的一个尸兵,或许是感知到了什么,茫然的抬起了头。然后,他就看到一道绿光一闪而过,紧接着他的身躯就被直直的从头到脚劈成了两半。


        

斩杀这名尸兵后,绕指柔深深的插进了土里。而此时的天空中,也适时的响起了吴悠的声音:“草界降临!”


        

随着这声呼喊,以绕指柔落地的地方为圆心,方圆数百米内,被无数尸兵的双脚踩踏得板结无比的大地上,开始疯狂的长出了无数青色杂草!


        

但是这一切到了这里并没有算完。因为吴悠在半空中再次祭出了一张黑色的符箓。


        

这是这个世界从未有过的,他自创的新符箓。


        

手指一弹,黑色符箓从天空中缓缓飘落,在飘落的过程中,吴悠开始高声吟诵:


        

离离原上草,


        

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


        

随着这四句的念诵,黑色符箓在半空之中急剧变大。最后,在贴近地面时,化作了倾盆大雨,撒在了刚刚出土的青青小草上。


        

青草生长的范围,陡然扩大了十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