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


        

夜幕降临,图书馆明亮起来。


        

丁夜白还是第一次来到京淮大学的图书馆。


        

设施豪华,装备齐全。


        

学校真有钱啊……他心里这样想着。


        

走上三楼进入阅览室,看是一个一个书架的找书看。


        

“嗯?”


        

意外的发现了自己心仪的书籍,马上从书架上抽出来。


        

这抽出来就会出现空隙,丁夜白发现自己对面有个人。


        

“啊,杨稚姐姐。”


        

他满意的笑了下,马上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杨稚回过头,惊喜万分。


        

“丁夜白?”


        

“呦。”


        

声音小到只有二人能听见。


        

“来看书啊”丁夜白问她。


        

“嗯”杨稚摇了摇右手的书。


        

“要借走看吗?”


        

“不呢。在这里看一会。”


        

“那咱俩一块吧。”


        

“好。”


        

之后这俩找了一张单独的桌子,刚好两张椅子,一人一个,坐在彼此的对面。


        

杨稚是真的来学习来的,一坐下就立马投入到学习中。


        

那一头的丁夜白,来图书馆的目的就非常离谱。


        

为了投入知识的海洋冷静,那为什么冷静呢?


        

还不是因为梦到杨稚了。


        

眼下梦中人就在对面坐着,跟自己就隔了一张桌子。


        

怎么冷静啊!!


        

杨稚姐今天一如既往的漂亮。穿的简单的休闲装,戴着细框眼镜,披散着头发,举手投足间都是水乡女子的娴静和淡雅。


        

是带着一种古韵宁静的温柔。


        

丁夜白呢,把书翻开后,就悄悄的上移视线,瞄一眼对面的杨稚。


        

然后再瞄一眼。


        

然后再再瞄一眼。


        

然后再再再——


        

唰。


        

杨稚将书翻了一页,顺手推了推眼镜。


        

丁夜白“嗖”的就把眼垂下来,继续看书。


        

其实杨稚也没干啥,就是翻了页书。丁夜白在这里演了一出戏。


        

“哎……”


        

丁夜白叹了口气,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也开始默默读书。


        

他看的是计算机相关知识的书。


        

说实在的这些他都会,学霸嘛,做什么都很简单。


        

不到一会功夫就读了半本书,而且几乎都记在脑子里。


        

丁夜白叹了口气,看着表已经过了45分钟。


        

八点四十五了,差不多要回去了吧。


        

“杨稚……姐姐。”


        

丁夜白把声音放的很小很小,一手轻轻的放下书,一手伸到杨稚的眼前挥了挥。


        

“要走吗?”


        

他又轻飘飘的说了这样三个字。


        

语气超轻,声音巨小。


        

杨稚本来也很专注的看书,根本没听清。


        

“什么?”她马上放下书,前倾身子,把头发撩到耳后:“你说什么?”


        

丁夜白看她突然就靠近过来心脏砰砰砰的乱跳。


        

一看杨稚姐就是没听清楚刚才的话啊!自己紧张个什么劲。


        

“咳咳……要走吗?快九点了。”


        

“哦哦,原来你要说的是这个。”


        

“我一直说的就是这个。”


        

“……”


        

杨稚笑了笑:“走吧。我正好也要回去了。”说完起身,准备收拾东西。


        

因为只有一只手,所以怎么都不方便。


        

期间书本还从桌子上掉下去,发出声响。


        

周围看书的同学,有的就闻声看一眼,有的戴耳机压根听不见。


        

杨稚是非常愧疚。


        

毕竟她是个在图书馆里,挪个椅子不小心发出丝丝声响,都会在心里默念无数遍对不起的人。


        

丁夜白马上过去帮她把散在地上的书,本子捡起来放到包里,语气还是很轻,眼里也藏着温柔:“没事没事。就一下,声音不大。没有吵到大家的。”


        

杨稚傻傻的盯着他看,总感觉自己的心被什么给治愈了。


        

“别傻站着了,快走吧。”


        

“哦……哦好。”


        

于是丁夜白就挎着她的包走,杨稚小心翼翼的跟在他后边。


        

她一度想起了跨年的时候,她因为喝醉了,趴在丁夜白的肩头休息。


        

真好啊,自己一下子就变成了可以撒娇的小孩子。


        

可是现在想那样也不行了。


        

自己骨折了。


        

哎,悲伤。


        

杨稚无奈的挑了挑眉,加快了步伐,跟着丁夜白出了图书馆。


        

……


        

……


        

……


        

夜晚的校园很安静,空气中沁着淡淡的花草香。


        

丁夜白和杨稚并肩走在小路上,双方都没有说话,似乎在享受着这一时刻。


        

可是杨稚心中有个事,她不得不问。


        

“夜白”


        

“嗯?”


        

“我脸上是有东西吗?”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发现你看书的时候老看我。我还想着是不是我今天出门太仓促,脸上糊上什么奇怪的东西。”


        

“………………”


        

丁夜白忽的就站定了。


        

杨稚往前走了几步余光瞥见身边没人,也赶紧停下来,回头看去。


        

“你怎么不走了?”


        

“你知道我看你?!”


        

“嗯,知道。”


        

杨稚回答的巨淡定!


        

丁夜白都不好意思了,嘴巴嘟囔一直想说些什么,奈何语言功能紊乱。


        

“我……我……”


        

杨稚看他结结巴巴的样马上伸手握住了他的胳膊。


        

丁夜白楞了下:“咦?”


        

杨稚平静的盯着他看了三秒,随后露出她那标志性的甜美笑容。


        

“没事,别紧张。”


        

“谁紧张了!我没有。”丁夜白把头一偏,倔强的说。


        

殊不知他这么一侧脸,更好的暴露了他红透的耳朵。


        

“我也经常偷偷看你啊,所以没事的。”


        

“?”


        

丁夜白紧皱的眉毛在听到这句话后瞬间舒展开来,甚至有些许开心。


        

“杨稚姐姐也会偷看我吗?”丁夜白试探的问。


        

杨稚倏地睁大的杏眼,似乎忽略掉了这个问题,她把关注点放在了【杨稚姐姐】。


        

“哈哈……难得又听你叫了次我杨稚姐姐。”


        

“这、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也看我啊。”


        

杨稚弯下眼睛,温柔的笑了笑:“因为你很好看啊。赏心悦目嘛。”


        

丁夜白怔了怔,随后一本正经的朗声道:“我看你也是因为你很好看。盯着就让人心情愉悦。”


        

“哈哈~给了我一个好可爱的回答呀”


        

说罢,杨稚顺了顺头发,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此时此刻,校园内异常的安静,唯有虫鸣,和树叶轻微的沙沙声。


        

过了会


        

“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丁夜白这个一向贯彻酷脸的人,怎么能接受有人说他可爱?!


        

结果置气一般说出去的话,意外的让杨稚很开心。


        

“哈哈,谢谢你。”


        

“……对了,周末回家吗?周天学校有事,不军训。”


        

“不了,学校还有点事”


        

“那好吧……我自己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