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


        

当陆灵秋带着夏怜星回到天山之时,镜花天域洞府内部已是一片不得了的混乱景象——


        

只见灵使们聚集在中央大厅的长桌旁,压低了声音相互耳语,就像是在开着什么重要的紧急会议……连自家主人的归来都未能第一时间察觉。


        

陆灵秋心下诧异,便将神识散布开去,侧耳聆听。


        

奚飞鸟:“不是吧?!那渡劫期的鬼魅吃下凭依姐一记绝杀后竟然还能将身体复原??她这算不算是‘不死之身’啊?!


        


        

白雪:“或许是的……据我所知,凭依前辈的能力似乎是直接抹灭敌人的灵魂。依常理而言,即使是朱雀前辈的圣法,也未必能在遭受如此致命的攻击后毫发无损地复原,毕竟先前她失去的那些记忆便是证据。


        

可是心葵,给人的感觉并不太像是‘复生’,不如说,她好像……本身就是‘死者’。”


        

秦诗音:“死者……吗。亡灵的灵魂散去又重组,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奚飞鸟:“天啊!这么说来,朱雀姐当初到底是怎么击败如此强敌、又将琳公主从她手中给抢回来的啊??!”


        

少女挠头不已。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白雪:“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对这一点,众女皆是表示难以置信。


        

奚飞鸟:“那那那,最后凭依姐她就这么放任心葵离开了?对天苍大陆来说,心葵她们应该算得上是超级巨大的威胁吧?”


        

白雪:“并没有。我在星影屏上看到,凭依姐似乎是在发现心葵的能力后颇感兴趣,便笑着将她隔空‘捉’了回来,彻底阻断了她欲要通过装死来逃离天山的念头……”


        

奚飞鸟:“噗……装死?她还蛮机灵的。”


        

白雪:“确实。现在她已在金瑜和沙绫前辈的监视下,被‘扭送’至水月殿了。”


        

奚飞鸟:“……水月殿?”


        

白雪:“嗯,据说是拉齐娜前辈的地下宫邸。按照凭依姐的说法,‘镜花天域不设地牢。既然是有趣的犯人,那便让拉齐娜重操旧业,给这平澹的日子多一分色彩好了’。所以……”她简单将凭依的话复述了一遍。


        

“原来如此。”小鸟恍然。


        

这时,一旁的厨间里,身着清凉款猫女仆装的缘小布端着五彩缤纷的甜点盘子跑了出来,对着众灵使招呼道:


        

“漂亮前辈们,准备吃晚餐啦!今天的甜品是苍岚姐姐最新研制的豆沙软面包哦,闻起来超香的说!”


        

“嘿嘿~!小猫咪,快来快来!”


        

“好嘞~欸?!”


        

猫咪话说一半,忽然面露惊喜之色地停住了脚步。


        

只见她猫童一眨一眨,双手正在托着的瓷盘摇摇晃晃,险些没直接摔落在地……


        

“主人?!”她小心翼翼地唤了句。


        

众女此刻也意识到了什么,立即顺着她的目光回头看向传送阵的入口——


        

“真的是主人!”


        

“主人回来了!”


        

“主人,怜星姐姐,好久不见呀!”


        

缘小布将盘子放好,对传送阵旁的二人施了一礼。见状,几女也果断起身来迎。


        

在有些懵然的状态下,陆灵秋先是对灵使们简单回以温和笑容,尔后带着夏怜星走到长桌旁。


        

此刻他和夏怜星依旧处于一种云里雾里的状态。


        

毕竟离开的时日太久,大家刚刚探讨的话题,让二人有些迷惑。


        

在陆灵秋的认知里,凭依应该是于不久前陪伴花铃一起出门了才对,就算提前回来了,少女们嘴里那明显发生过的战争是怎么回事?


        

心葵是谁?骨龙是什么?


        

天山遭受了攻击?甚至能让凭依出手?


        

从凭依手里接下一招“灵魂割索”后还能存活又是怎么个情况?


        

这不是只有拉齐娜才能做到的事吗?


        

不止如此,眼见她们一个个都处于相对兴奋安稳的状态当中,这让尚在为没拿到水行灵宝而感到不舒服的他更加费解,难道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宫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呃……大家不用这么热情,如常用餐即可。对了,白雪,你给我详细讲讲,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心中的疑惑有些超量,他坐到长桌的主位上,对身侧较近的白雪说了这样一句。


        

“好的,主人。”白雪受宠若惊,赶紧点了点头。


        

“主人真是的……”某鸟小声滴咕了一句,不过在看到一旁的夏怜星并没发表什么意见后,她也收回了不安分的小心思,乖乖地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其她灵使心知主人迷惘,又急于了解大家近况,自然没什么异议,也各自落座。缘小布则继续跑向厨间,配合苍岚将晚宴所需的食物摆盘完毕。


        

片刻后,除慕青以外,三、四代灵使全部入场。白雪开始对陆灵秋汇报近期宫内发生之事。


        

“是这样的……”


        

在水晶吊灯散发出的明亮光芒里,她用自己的视角娓娓道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过。当陆灵秋听到“洛琳的圣法将水莲前辈的圣法伤痛给治好了”之时,他登时一愣,反复确认了好几次。


        

“真的?”


        

“嗯,而且在那次潮涌般灵气爆发下……水莲姐也已经成功突破,今日之前的漫天白雨便是她渡劫引发的异象。”


        

“果然吗……”


        

陆灵秋并非没往这方面想,只是这种可能性实在微乎其微,令他难以相信。


        

而且,若白雪所言为实,那么洛琳的能力则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其意义堪比“天苍之核心”,甚至比雨流海那能够为方圆万里提供新鲜灵气的世界树还要珍贵得多。


        

看着灵使们都点头表示确实如此的样子,陆灵秋心中微凛。


        

不由暗自盘算着,要抽空找洛琳进行一番更深入的谈话了。


        

“另外,灵使长自打归来后就进入了闭关状态,且嘱咐我无事勿扰,目前只有凭依前辈进入了她的房间,现下情况未知。”


        

白雪事无巨细地将重点提炼道。


        

“嗯。”


        

听到花铃完好无缺地归来,陆灵秋心里略微放心了一些。


        

西海之行不似其它,他并不能确定花铃要出远门的真实动机。


        

不过本着无条件相信她的原则,只要她不受到伤害、不会面临危险,那么无论怎样,他都是可以接受的。


        

陆灵秋点了点头,示意白雪继续说。


        

“最后是心葵小姐的事……主人,这部分不如让苍岚来讲吧,她当时在场。”白雪瞄了眼一直默默坐在尾侧的苍岚,善解人意道。


        

“诶…??”


        

未等苍岚惊讶,便见陆灵秋的目光已经看了过去:


        

“可以,苍岚,你来说。”


        

“……啊,好的。”


        

理了理内心波动的情绪后,她尽可能冷静地从今早开始叙述,重点强调了心葵和骨霜的来意,以及朱雀前辈的纠结状态。


        

至于其它部分,陆灵秋方才已经了解不少了。


        

“……你说什么?面试?”


        

“是的,主人。


        

最初我也当她是不速之客,毕竟那鬼灵王女的身份实在是令人恐惧……不过,心葵小姐从始至终都未伤害我一毫,反而是比较有礼貌地飘在天上等候……直到朱雀姐出现,事情就渐渐变得不受控制了……”


        

苍岚实话实说。


        

陆灵秋可以听得出,她的话非常客观,也绝对真实。


        

若这么看,问题的重点就出现了——


        

心葵为什么要加入镜花宫?她和小夜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根据上次灵使会议时奚飞鸟的见闻,他几乎可以确定,小夜在极北执行任务时,以压倒之势击败了心葵,且将洛琳成功救回。


        

但若理性思考,便会发现这之中的矛盾过于明显。


        

比如她到底是怎么越阶打败的心葵,以及她为什么不希望心葵参加面试?


        

她在担忧什么?


        

“飞鸟,你再跟我说说之前任务的详细情况。”陆灵秋将目光转向奚飞鸟。


        

“诶?我吗?”没什么精神的小鸟闻言一振,旋即连连点头:


        

“好呀好呀。”


        

她努力回忆着此前记忆,认真道:


        

“当时我做完了任务在往回赶路嘛,然后就在半途撞见了疾飞而来的朱雀姐。我寻思既然都是返程,那就去打个招呼一起回来,路上也好有个照应……之后,我就看到她怀里抱着的是琳公主了。”


        

“……停一下。”


        

陆灵秋问道:“洛琳当时是什么状态?”


        

“呃,她是昏迷着的。”小鸟确信。


        

“昏迷?”


        

“嗯,我也好奇呀,就问朱雀姐是不是把琳公主给绑架了……她就否认,然后说是从鬼魅的手里救回来的!”


        

小鸟越说越起劲:“那我就懂了呀!根据我收集到的情报可知,‘鬼魅’是鬼灵大军的首领,她修为通天,连琳公主都不是对手!既然朱雀姐能从她那儿把琳公主带回来,不就是说,她把鬼魅给击败了么?!”


        

“……”


        

陆灵秋眉头微皱,暗道疑点就在此处了。


        

正琢磨着此间关键,又听小鸟补充道:“我当时还问她来着,她虽然支支吾吾,但也点头默认了此事。所以说,朱雀姐定是藏了什么超级绝活儿,才能让鬼魅和巨龙拿她没办法的!嘿嘿,不愧是传说中任务完成度全满的前辈,实在是太过优秀啦……”


        

奚飞鸟毫不掩饰对于前辈的崇拜之情,陆灵秋听到这里却是陷入了沉思。


        

他知道,小鸟的推测虽然简单,但却是常规思路。


        

问题就是,这个“击败鬼魅”的过程到底是怎么样的,以及为什么炎夜回来以后对此事缄默其口,不愿多提。


        

“金瑜和沙绫联手都奈何不了的存在,小夜却可以无伤击败,甚至还救下了对任何势力而言都绝对算是至关重要的洛琳回来……”


        

“这好怪啊。”


        

陆灵秋想不通了。


        

看来要想知道答桉,只有去问心葵本人才行了。


        

事不宜迟,他决定先放弃休息,理清宫内的混乱状况才是首要。


        

万一心葵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恶劣、人家真的只是来面试的话……那这次的事情就算是搞了个大乌龙,同时她受到的委屈也是十分的严重。


        

陆灵秋心中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凭依保护灵使的决策自然是正确的,但其出手就是必杀的攻击手段也是让他非常后怕。


        

“白雪,她现在在水月殿?”他再次确认。


        

“是的,主人。凭依前辈说,要让拉齐娜‘好好地折磨她’……”少女面露忧色。


        

“……”


        

陆灵秋当即起身,对孩子们说道:“我现在要去看一下她,你们继续用餐即可。待我忙完此间,会陆续私下找大家确认近况的。”


        

“好的主人!”


        

众女听到自己想听的,纷纷点头表示明白。


        

——


        

伴随着传送阵的一声嗡鸣,陆灵秋的身影消失在风花山大传送阵里。


        

灵使们收回恭送的视线,随后以奚飞鸟为首,将夏怜星给团团围了住。


        

“哎?你们、你们干嘛……?”


        

大猫猫有些心虚地缩了缩身子,弱声问道。


        

“干嘛?当然是想听好姐妹分享下此行的收获啦。”


        

奚飞鸟搬过椅子坐到了她身前,瓷白小脸满是认真之色地看着她。


        

“呃……”


        

夏怜星原打算在散会以后直接熘走,不成想还是被姐妹们给抓了个正着。


        

此刻,看着小鸟、小布、白雪那十分在意的目光,甚至连苍岚和秦诗音也在有意无意地往这里瞟……


        

她只好选择投降:


        

“好吧好吧,我、我和主人只是睡了几觉,什么过格的事情都没做。我们纯洁得很……”


        

“哈啊?!


        

!”缘小布闻言震惊。


        

“睡了几觉……”白雪轻掩小嘴。


        

“纯洁……得很?”秦诗音不是很懂。


        

夏怜星这一番朴实无华的话,直接让在场众女炸了锅。


        

唯有全程跟踪、早有心理准备的奚飞鸟不觉意外,反而是有些奇怪,大猫猫今天怎么这么老实,竟然不打自招了?


        

此刻,缘小布毫不掩饰心中的艳羡之意,对着苍岚悄悄滴咕道:“不愧是怜星姐姐呀,居然这么快就把主人给拿下了!”


        

“其实……考虑到主人的性格,怜星她很有可能说的是实话。或许他们真的只是普普通通的睡个觉也说不定……”


        

苍岚还是比较懂的,当然,这到底是不是在维护夏怜星,众女就不得而知了。


        

“是嘛?那那,白雪姐姐,你和主人睡过觉嘛?”


        

猫咪带着一脸天真之色,忽然间看向白雪问道。


        

“我?我当……”


        

白雪下意识地想要点头,却蓦然童孔一凝,强行中止住了险些答出口的言语。


        

中央大厅内,奚飞鸟看了看白雪,又看了看夏怜星,


        

最后摇首起身,落寞地走上了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