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山地下,水月殿。


        

一片漆黑之中,忽然响起某女子可怜兮兮的求助声:


        

“喂——!放我出去——!有人吗?有人在这里吗?!”


        

“这里好黑啊!而且全是吓人的黑色蜘蛛,呜呜,我好怕!能不能来个人陪我呀!!喂——!!”


        

咔啦咔啦,咔啦咔啦……


        

锁链晃动的金铁之音空灵回荡,然而除却阴森恐怖的嘶鸣以外,并没有谁回应她。


        

沉默了片刻后,心葵有些恼怒。


        

“哈啊?!我说啊,这就是你们镜花宫的待客之道吗?!明明是天苍最强的隐世豪门,你们竟这样对待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说出去不怕叫天下人笑话吗!!”


        

“可恶!本王女大发慈悲前来面试,全程循规守矩,且完全没欺负你们的小朋友,你们凭什么这样对待我!


        

我打不过你们,跑还不行吗?!把我抓起来是几个意思!我也没触犯什么法条哇!”


        

“还有!你们是真看不出还是眼睛有问题,啊?这天下间,天赋比我高的人屈指可数好吧?!本王女加入镜花宫,无论怎么看都是血赚不亏的才对!你们不让我加入,就是瞧不起我鬼灵一族!你们这是种族歧视!是有色眼光!是傲慢!偏见!”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少女骂得气喘吁吁:


        

“哼!!要不是初代,谁能奈得了我何??初代了不起是吧?!厉害就可以为所欲为啦?!等着!都给我等着!!等本王女修成真神,到时定要吊打你们的初代!”……


        

心葵滔滔不绝,对着伸手不见五指的空气舌灿莲花。


        

此刻的她正被锁在中央王座上,为了防止其逃跑,沙绫还在不久前贴心地将“亿花附魂锁”重新铐在了她身上……


        

被牢牢困住的少女再也没了先前无法无天的气势,就连口吐芬芳都变得有气无力了。只见她颓坐在冰冷的石椅上,撅着小嘴,委屈之极。


        

“唔,好饿……好想吃东西……”


        

“大小姐……”


        

“小谷,她们欺负人……呜呜呜。”


        

只有在骨霜的面前她才会卸下全部伪装。心葵对着戒指喃喃自语,骨霜则也对当下的处境无能为力。


        

“大小姐,没有你的神念操控,我无法出来帮你……我们还是想想办法,到时候如何跟她们交涉吧。”骨霜传音道。


        

由于和心葵签订的是神魂契约,所以在主体无法使用灵力的前提下,她只能以戒指形态呈现。


        

附近的这些锁链,具有完全压制灵能的棘手功效。一女一龙被困此处,若无外人来助,恐怕永远也走不出这阴冷宫殿。


        

“唉,早知道就不带你一起来吃苦了。怎想我千算万算却没料到,阿夜那家伙会在这种时候掉链子。真是的,等她主人回来,我定要让她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社死。哼。”


        

心葵对自己一时的决策失误感到非常后悔。


        

不过骨霜却并不在意,只是安慰道:


        

“别灰心,大小姐。我一直觉得大小姐您英明一世,算无遗漏。若仔细想想,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在镜花宫内部了么?而且,这里可是传说中的‘风花山’,是外人根本无法染指的圣地。我门的目的似乎就是进入镜花宫吧?”


        

“诶……?”


        

心葵闻言呆住。


        

按这个思路来想,好像……确实如此。


        

只听骨霜继续道:


        

“退一万步讲,大小姐距离最终目标已是越来越近了。虽然过程有些出乎意料,不过结局总该是好的。至于栽在初代灵使手里什么的,那是因为我技不如人,难以抗衡真神之力,与大小姐您无关。”


        

“……”


        

听着骨霜十分认真的话语,心葵无比感动:“呜呜……小谷!果然还是你最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


        

此刻她的脸颊早已红成一片。不过在这黑暗的水月殿里,骨霜自然不能察觉到她的表情。


        

一主一仆自打初遇起,相处的方式就如现在这般和谐默契。


        

骨霜了解心葵,也见证了她命途多舛的一生。正因生活如此凄苦,所以才总会下意识地去安慰她、鼓励她、给予她重新面对“鬼生”的希望。


        

毕竟,在鬼灵眼里,“死亡已经很令人难过了,若是死后继续郁郁寡欢,那么未来的永恒时间到底又该如何度过呢?灵魂也是要面对现实的呀。”


        

所以,即使看破自家小主许多傻乎乎的操作,骨霜也并不会直接戳破,反而会觉得这是专属于她的可爱,并会为此而不断地去夸赞她,让她尽可能地享受这些来之不易的成就感和快乐。


        

——


        

有了小谷的肯定,心葵并不像最初那样难过了。她安分地沉默了会儿,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突破眼前残局。


        

不多时,水月殿那唯一的传送阵处,忽然传来一声嗡鸣声响。


        

“谁?!谁来啦?!”


        

心葵如抓住救命稻草般,猛然将视线循声望去。


        

其实即使在黑暗里,凭她渡劫末期的视觉能力也完全可以看清一切,不然她又怎会知道这附近都是黑蜘蛛呢?


        

嗒、嗒、嗒……


        

高跟鞋踩踏在冰冷理石地面上的声音响起,心葵看到一名陌生的高挑女子渐渐走向自己。


        

只见她身着明黄色的开衩款式旗袍,后背几乎全部裸露在空气当中,仅由两根丝带随意缠绑而住。


        

从下往上看去,在那暴露的衣装之下,很难不注意到其胸前布料艰难包裹住的沉甸甸光景。


        

心葵咽了咽口水,继续挪动目光。


        

她发现女子的灰色长发遮住了半边美丽的面孔,但那另一只眸子却泛着令人悚然的妖异橙红。


        

苍白病态的标致脸蛋儿上,此刻正带着一缕疑惑和不解。


        

嗒、嗒、嗒……


        

“你、你是谁?”


        

在此女面前,心葵不知为何没了脾气。直觉告诉她,眼前的女人,仿佛比之那初代灵使——凭依,还要危险几分。


        

“你别过来啊,我跟你说,我超勇的,你要是再靠近,我、我就不客气了啊。”


        

心葵连蒙带骗,口出狂言,试图为自己壮胆。


        

不过那微小且气势不足的声音,却是暴露了她现下忐忑的内心。


        

嗒、嗒、嗒。


        

拉齐娜走到了她身前停住脚步。


        

“从方才开始,一直在我的洞府里大吼大叫的,就是你么?”


        

她的语气里带着一丝迷惑,和几分明显的不悦。


        

毕竟水月殿是她专属的地下城,里面的任何风吹草动皆在她的识海笼罩之下。


        

何况她为陆灵秋诞下的最新子嗣尚处于关键发育期,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囚”,拉齐娜当然不可能坐视不理。


        

“呃……”


        

心葵的反应倒是很快,听闻此言,立刻捕捉到了某缕虚无缥缈的机会,随机应变道:


        

“嗐!这位……完美的小姐姐!那个,您早说呀!这儿是您的洞府对吧?哎呀,十分抱歉啊!


        

您看,我被人绑到这里,哪儿也去不了,还占了您的地盘,惊扰到您休息……实在是让我愧疚难当!!


        

其实我也不想留在这里的说!您懂的吧?!要不这样……您帮我把这锁给拆了,回头我好好报答您,您觉得如何呀?”


        

听着心葵这一连串蹩脚的敬语,拉齐娜倒是罕见地被她这滑稽模样给整沉默了。


        

在来此之前,金瑜曾和沙绫一起前往圣灵洞府敲门求见,并将凭依的原话带给了她。


        

对于凭依的擅作主张,拉齐娜本就极其不满。不过听到“拷问”一词,她又难得地感到有些久违,同时心里也在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胆敢擅闯天山,并且还能吃下一记“灵魂割索”而不死。


        

此刻,见到心葵,她发现这小姑娘的欢脱形象与她想象当中完全不同。


        

要说傻吧,看那古灵精怪的小眼神,倒也不像;


        

要说聪明呢,她又似乎完全没搞懂自己现在的处境。


        

一时间,拉齐娜在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但表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她饶有兴趣地反问道:


        

“哦?你打算如何报答我?”


        

心葵一听这话,顿觉有戏!便赶紧趁热打铁:


        

“您想我怎样报答都行!只要能放我离开这里,让我做牛做马都可以!我发誓!如果做不到的话,这个……呃……天打雷劈!天打雷劈好吧?!”


        

少女信誓旦旦,煞有介事。


        

拉齐娜则勾起嘴角,摇首道:


        

“倒也不必发此毒誓。做牛做马亦是不用。我只需要你长居此处,保护、陪伴我的孩子,如果你能做到,我便放你出来。你可愿做此交易?”


        

“啥?孩子?”


        

心葵微微一愣,不太理解拉齐娜话中含义。


        

却见拉齐娜将螓首偏向大殿一角,目光锁定在一只明显与众不同的暗黑色幼年蜘蛛身上,轻描淡写道:


        

“就是她了。”


        

“噫噫噫噫??!蜘蛛?!你要我照顾你的蜘蛛?!!”


        

少女骇然,第一反应便是,眼前的女子该不会是个蜘蛛精吧?!


        

说实话,她虽是鬼灵,但却对虫子一类生物有着与生俱来的恐惧。


        

但为了能解开枷锁,她不得不压下心中的抗拒,努力将视线挪向拉齐娜所言的“子嗣”身上。


        

若仔细观察,就算是她也能看得出,那只黑蜘蛛不但气息惊人,而且其修为竟然高达成丹期大圆满!马上就要突破至化形了!


        

要知道,这对应的可是人类当中的元婴期老怪啊!可小蜘蛛明显才不到一岁……到底是怎样的魔鬼天赋,才能让它生来就带有这般变态的修为??


        

心葵心中大凛,小心思不断。


        

这时,骨霜的传音也在她耳畔响起:


        

“大小姐,我认为她不是什么好人。


        

此地阴森潮冷,完全就不是人呆的地方,真要按她所说,帮我们解开锁链的代价是陪那古怪蜘蛛的话……那我们岂不还是无法远离这里?如此坐牢般的处境绝非最优选择,我们断不能跟她做这种交易。”


        

骨霜所言十分有理,心葵当然也明白这些。只不过,她想的是,先“骗”,再“逃”。


        

只要自己能恢复修为,眼前这位看上去比较好说话的蜘蛛灵使难道还能阻止得了自己不成?


        

想到此处,她便连连点头,答应道:“行!没问题!虽然我害怕蜘蛛,不过你要是真能还我自由,陪你的子嗣多呆些时日又能如何?来吧,快快解开!”


        

她放下豪言,拉齐娜则是满意地笑了笑,并将素手轻柔一挥——


        

咔啦……咔啦咔啦!!


        

心葵只觉手腕一轻!原本自己被封禁的灵能,竟瞬间在锁链的开解下尽数复原了!


        

“我去,这姐姐这么好骗的吗?居然真就把我放出来了?!!”


        

她心中懵然,但脚下却根本不停,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嗖”地一声化为一缕幽风窜向了传送阵的方向!


        

在拉齐娜那丝毫不出所料的平静目光里,她狂笑着说道:


        

“蜘蛛姐姐,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会兑现诺言吧??瓦哈哈哈哈……!!看来你还是不太懂人间的险恶,缺乏社会的拷打!


        

我跟你讲哈,就算我违背了毒誓,那天雷什么的,我也完全不怕的嗷!毕竟我可是鬼灵王女!天雷又能奈得我何?!哈哈哈哈……再见了您呢!”


        

话音未落,她的身形已经闪移到了传送阵的中央。


        

就在这时,骨霜忧心忡忡地传音提醒道:“大小姐,我们这样欺骗她,真的好吗……?万一以后您加入了镜花宫,与灵使之间可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今日之事恐怕……”


        

“嗐呀,这你就不懂了!小谷,人类俗语说得好:‘大丈夫要能屈能伸’、‘柿子总要挑软的捏’!比之得罪这个姐姐,你我先逃出去才是王道!至于之后怎么办,那都是后话了!咱们先撤!”


        

心葵洋洋得意地催动体内灵能,正要离开这阴森恐怖的是非之地。然而任她如何催动,这传送阵也完全不能发挥出应有效能,就好像坏掉了一样……


        

“??啥破传送阵啊!怎么回事??”


        

她一脸费解,内心中的焦急不亚于热锅上的蚂蚁。


        

但是,现实总是令人感到魔幻。


        

就在她试图想办法遁地逃出这片结界的一瞬,拉齐娜看不出喜怒地朝着她走了过来。


        

“蜘蛛姐姐,你干什么?!你别过来啊,我跟你说,我可是渡劫大圆满的存在,我一根手指就能把你……”


        

——


        

……


        

“把我怎么?”


        

拉齐娜的声音在似曾相识的距离重新传来。


        

此刻,心葵感到自己的眼前好像出现了幻觉。


        

她迷惘地看了看四周,旋即瞳孔骤然一缩!


        

只见她不能置信地眨了眨眼,呼吸急促地发现,自己现在,正如做梦般、被两道黑色锁链锁在水月殿中央的王座上——


        

刚才发生的一切,皆若幻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