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的几个人都见过当扈的飞行,就是靠着脖子下面的那几根白色的羽毛,可想其珍贵程度。


        

“左三右二,必须拔掉一根的话,那肯定是左边这多出的一根了。”俞跗用往日里看似颤抖的手竟稳准狠的就拔掉了那根白色羽毛。


        

俞跗紧紧盯看着拔出的白色羽毛,生怕这羽毛会瞬间飞走一样。


        

在白色羽毛的根部,羽茎上有丝如玛瑙般晶莹的鲜血。俞跗小心的将羽毛放平,慢慢看向了小祯。


        

“小祯,把头抬起来,眼睁大。”俞跗颤抖地说着。


        

俞跗颤抖着的手此刻竟然平稳的没有一丝晃动。他将羽毛根部轻轻地斜着举起向小祯的眼眶内滴了进去,那丝血脉缓缓流了下来,犹如一颗水晶般融化在小祯的眼中。


        

一毫不差,俞跗极其平稳的将羽毛上那一丝血液分为两次滴进了小祯的双眼中。


        

小祯紧闭着双眼,透过白皙的眼皮可以看到她在翻转着眼球,好让血液能更好的融入眼中。随着她眼睛对血液的吸收,突然从她双眼处竟然生出了许多细小的血丝朝着两侧的皮肤延伸着。


        

“这是怎么回事?!”俞跗看着这奇异的变化立刻紧张了起来,只能焦急地看着,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对她的女儿是好是坏?


        

迫切问道:“小祯?你感觉怎么样?”


        

小祯依旧闭着双眼,看上去是没有什么问题:“没事,就是感觉眼睛有些热,其它也没什么感觉。”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嘎…”


        

一声微弱地叫声,将所有人都吸引了过去。


        

众人都转身看向了原本在桌子上昏睡过去的当扈。而此刻当扈竟然微微睁着眼睛看似还没有完全清醒,可它的整个身体竟然缓缓从桌子上面飘了起来,就半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父亲,好奇怪,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召唤我的寸玉钩。”小祯说着,右手黑光闪过就出现了一把与她手掌差不多长的金色手柄的白色玉钩。


        

不仅小祯,这边当扈也同时发生了奇怪的变化,从它的脖颈出竟然飘出了一丝红红的兽脉冲向了小祯。


        

“大家别动,保持安静。俞跗恭喜啊,你的女儿竟然收服了这只当扈!”巫真低声缓缓说着,同时手中升起一片白光,伸出两根指头轻轻的似乎捏住了那看似缥缈的红丝兽脉。


        

“这只当扈看来很喜欢你的女儿,我来帮它一把。小祯别动,等下有什么变化都别紧张,顺其自然的接受就行。”说着就像牵引走线般将当扈的红丝兽脉拉向了小祯手中的本命武器。


        

红丝的兽脉碰到小祯手中的本命武器后,像是饥渴的小蛇贪婪的便冲进了那把小小的寸玉钩内。


        

兽脉进入小祯体内后,小祯与当扈身上同时散发出一片黑色的光芒,虽仅仅是一瞬间,但在场的每个人都能感受到那股说不出道不明的力量。


        

那是犹如黑暗中的曙光,给人一种精神上的洗礼,像是沙漠中濒临死亡时眼前出现的甘霖,给人一种身体上的愉悦。


        

俞福小祯缓缓地睁开了眼,俞跗用双手捧着她的脸庞:“小祯,没事吧?”


        

小祯努力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苍老的容颜,看似笑眯眯的眼眶中流出了两颗珍珠般的眼泪。


        

“我能看到了,父亲!”喜极而泣的小祯紧紧抱着俞跗。


        

“这就好,这就好,这就好……”俞跗接连说了好多句。


        

“呼”当扈拍打着翅膀竟然从桌子上飞了下来,然后就在众人眼前一个瞬移出现在了小祯的面前,用呆呆的脑袋望着她。


        

“我去……这是……”神茶睁大了眼睛,感觉似乎刚才没有看清楚发生的一幕。


        

“是瞬间移动。真是没想到当扈尽然会有这种能力。”巫真肯定地说道。


        

“你们快看小祯的眼,似乎有些变化?”白水突然指着小祯的眼睛。


        

俞跗一听连忙又一次捧起了小祯的脸蛋,四目相对的看了半天,有些木讷地说道:“你的瞳孔怎么消失了?只剩下黑色的眼珠了?你能感觉到吗?”


        

“啊,瞳孔消失?我感觉不到,我现在就觉得看什么都特别特别清晰,就连你们皮肤上的汗毛我都能看的极其清楚。这会不会是用了当扈的血产生了副作用。”小祯轻轻揉了揉眼睛。


        

巫真突然说道:“看的清楚不是什么坏处。你说的应该不错,跟用了当扈血有关系,不过我觉得跟你收服它可能也有关系。不过,怎么来说这次都是好事。特别是收服了当扈这种罕见的妖兽,你真应该感到庆幸啊。”


        

听了巫真的话,小祯情不自禁摸了摸身旁的当扈,心里再明白不过,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心里对这群人的感谢也不是用两三语就能说明的。


        

小祯轻捋额边的一缕头发,轻声说道:“当扈它不是妖兽!”


        

“不是妖兽?什么意思,那它是什么啊?”白水听小祯这么一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不是妖兽?难道说……”巫真极为震惊地看着小祯。


        

小祯点点头肯定道:“是,当扈是一只“魔兽”。”


        

“魔兽……”在场的人几乎都是同时说出。


        

小祯看大家的反应,似乎略微有些不好意思了。转向了秋木槿道:“木槿,既然我的眼睛已经好了,事不宜迟,我现在就看看你的问题吧。”


        

俞福小祯将她的寸玉钩放在秋木槿的脖子上轻轻一划,一丝淡淡的黑气便从那已经变成黑色的蜘蛛纹路上飘了出来。


        

“你女儿的这个本命寸玉钩比你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啊俞跗。”巫真的注意力全都在小祯手上这个小小的玉钩中。


        

俞跗捋了一把自己的小胡须道:“我的天银寸玉钩,进行手术时人是感觉不到疼痛,也不会留下伤口。可小祯的掌金寸玉钩更不得了,不仅继承了这两点还有更加强悍的两个天赋,任何手术都不会让伤者出现流血的现象,并且所有的手术做完后伤口便会立马愈合。所以比起我的天银寸玉钩强了不知道多少。再说我也老了,早就该休息休息了。”


        

“我已经将这个蜘蛛的咒源给剔除掉了,可是……这还不行。木槿这个时间已经太长了,已经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现在是治标不治本,我这样只能是争取些时间,如果想要彻底清除,就不是这么简单了。”小祯用玉钩小心翼翼地勾出了一层透明的蜘蛛软皮。


        

“已经做完了吗?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还以为你只是看了一眼。你说的是什么意思?”秋木槿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问道。


        

白水也好奇地凑上去看了看:“果然什么也没有了…”


        

小祯摇摇头:“表面上是没了,可是要彻底除根就难了。这又需要去找一个东西了……”


        

“又要找什么?!”秋木槿一听又要去找东西,还心有余悸。


        

“蓂荚!只有这个才能彻底清除毒咒。”小祯说着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他的父亲。


        

俞跗听到这个名字,头就像拨浪鼓一样使劲摇起来:“哎呀呀,真够麻烦的。这东西可比当扈难多了啊。蓂荚,传说中可以冻结时间之草!”


        

“冻结时间之草!那是什么东西?还可以冻结时间?”白玉听到这个显得很是好奇。


        

小祯摇头解释道:“蓂荚草可是万千医者都梦寐以求的圣药,它并不是真的可以冻结时间,它只是可以让所有的伤口恢复到刚开始的模样,可以抑制各种病情的恶化。这种草其实对普通人也没什么用,但却对医者来讲是非常有用的。特别对木槿现在这个情况是最合适的药物了。”


        

“那这个蓂荚哪里有?只要不是去上申山就行。”白玉心里特别排斥那个徐家,心里是一万个不想再和他们有联系。


        

“上申山是不用去,可想要找到它比去上申山要难上一万倍!”俞跗说罢愁容满面。


        

白玉突然正正身,对着他说:“俞跗前辈,你别卖关子了。别的没有,我们的运气似乎还一直都不错。只要你知道它在哪,我们就会像带回当扈一样把它带回来!”


        

俞跗听罢不禁一笑:“呵呵,你这小孩,运气这东西是最靠不住的。不过有信心却比运气重要的多。话说在这遂明之地,除了廪君可能也只有我知道了。”他说罢似乎是回忆起什么,眼神突然有些呆滞,不过也就一瞬间,便重新整理了思绪说道:“这东西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在遂明之地的第二层逆流之海中。”


        

“逆流之海中?大海里面吗?”白玉也算半个是在海边长大,之前听到逆流之海,就对这逆流二字有些好奇,难不成也和这里的雨水一样。


        

巫真插话道:“这地下世界中的逆流之海无边无际,传说中它甚至连通着无人知晓的其它世界。逆流之海可匹敌传说中昆仑殿下的三千弱水,鸿毛不浮,更传说那里面还藏着一个可吞吸掉一切的无尽巨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