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隐山妖


        

热门推荐:


        

“太岁,今日之事就是这般,本来那黑豹子和远震都不在,没想的那只鸦妖本事这么大,坏了咱们的计划。”


        

太岁府一处密室中,一只弓背虾婆穿着甲胄,向攥着一盏玉盅的五毒太岁低声说道。


        

“之前也打听过那只鸦妖,虽说会火术不假,不过不到百年修为,怎么就这么厉害,妈的个烂鱼皮!”


        

五毒太岁嘟囔一句,恨骂一声,满脸不解。


        

“太岁,南山开府的时候,金猴子给南山上送了两枚桃子,听说有一个就是被这只鸦妖吃了。”


        

虾婆低声提醒一句,虺妖闻听此言,原本青黑的脸一点点直接变黑了。


        

“黄毛猴子,什么东西!老子给脸不要,腆着脸去巴结一个胎毛还没干的小毛娃子。”


        

说起这事,五毒太岁深感晦气,本来斑苍一众还没来南山之前,整个云蒙山也就自己上过烂桃山,虽然没讨上桃子,但好歹也闻了闻,见识了一番,比起山场中的其余妖怪,颇有脸面。


        

结果倒好,黑豹子一来,金猴子不但送了,还送了两个灵桃,前段时间,听烂桃山的金睛儿下山在坊市中闲逛,听说金猴王和斑苍还结交成的兄弟。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这还得了,那金猴子的神通本事自己虽然知道的不多,但就凭当初自己上烂桃山时的见识,绝对在自己之上。


        

想到这,五毒太岁微微沉默,一手轻轻抚摸几下颔下硬如钢针的胡须,眉头不觉皱起。


        

见自家老爷沉思,虾婆不敢多语,抿着嘴唇,将头埋的更低,虾背高高的拱起。


        

若是赤眉在场,定然能认出这虾婆身上所穿甲胄正是之前哄骗自己的虾将所穿,不过相貌确实差异极大,便连性别也变了。


        

五毒太岁一手摸须,一手摩挲着酒盅,在室内踱着步子,虾婆大气不敢出,低着头随着五毒太岁缓缓转着方向。


        

“不对!”


        

五毒太岁手一抖,猛地拽下几根胡子来,“派去的小妖怎么还没回来?”


        

不等虾婆回话,五毒太岁点了点头,“看来,不能再等了啊。”


        

“太岁……?”


        

闻听此话,虾婆的眼中立马显出一股慌乱。


        

“你去清波池一趟,告诉老犀牛,今天宴会上他说的,我都答应,不过,他也得给我抓点紧。”


        

见五毒太岁已经拿定主意,虾婆也不再多话,拱一拱手,退出密室。


        

这光景,南山半山腰的食肆前,斑苍沉默着看着猴王。


        

猴王捻须轻笑:“贤弟以为,那赤眉去太岁府能有几分功效?”


        

斑苍皱眉,随之摇了摇头。


        

“那为何不动手?”


        

“没有理由!或者说……没有证据。”


        

猴王朗声一笑,“贤弟实在多虑,不过是杀一个小蛇儿,要什么理由?”


        

“今日可诛杀五毒,未尝不会让山场中其他道友畏惧。”


        

“我等妖族,势强则理强,何必被这等规矩束缚,岂不是失了自在?”


        

“若是寻常占山,自无不可,但我算是云蒙大圣一脉,不好坏了规矩。”


        

“明白了!”


        

猴王闻言一笑,应上一句,遂不复多言。


        

火龙潭中。


        

一道火光汹涌,形若蛟龙,席卷冲入潭中。数十亩水面顿时激荡不已。


        

回到自己的水府,赤眉犹自愤怒不已,今日算是将自己的名声彻彻底底的丢光了,处处碰壁。


        

将桌椅砸了一个稀巴烂后,赤眉坐在一个石座上,寻思对策,却只感觉脑中发懵,一团乱麻。


        

若是让自己厮杀比斗,别无二话,可是今日南山和太岁府两处,却是让自己有力无处使。


        

南山上那些女妖当着面驳了自己,太岁府更是有众多大妖做证,言说太岁府没有哪只虾妖,闹来闹去,自己反倒成了故意挑事的妖了。


        

“太娘的,老子管那等闲事干嘛?”


        

不过下意识又想起南山那群女妖中那魂牵梦绕的模样,赤眉心中不由一阵苦笑。


        

“老爷,清波池的犀王求见!”


        

把守洞门的金甲鳄高声汇报一声。


        

赤眉听见,脸面一僵,不知道这老犀牛这个时候找自己做什么,之前在太岁府也见过,不过倒是没有替五毒太岁说话,自己讨要虾妖时只是站在一旁,如今却也不好拂了面子。


        

起身而其,赤眉正待出迎,瞥见乱糟糟的洞府,脸面一红,大觉尴尬,大手一挥,将洞中布置挥去,方才钻出洞府。


        

“哈哈哈,赤眉老弟,来的匆忙,可不要嫌哥哥唐突啊!”


        

九尺高的红发大汉粗犷笑说,背后几只小妖抬着沉颠颠的箱子。


        

“嘶,uu看书这是?”


        

赤眉与这犀牛妖都是云蒙山东边山场的大妖,若是论本事势力,这犀牛妖比赤眉还稍稍高上那么一点。精通一手水系神通,乃是一头避水犀成妖。


        

不过平日里赤眉自视过高,之间并没有多少来往,今日这犀牛妖带着似乎是礼品上门,让赤眉原本发懵的脑袋更是一时半会没转过弯来。


        

“些许玩物,不值一提。”犀妖拍着肚皮乐呵呵说着,背后几个小妖却一个个都有眼力价,打开箱盖,顿时便有浓郁的灵气散发而出,里面是不少的灵药灵石,各种珍珠精矿。


        

赤眉虽然莽,但也不是傻子,看到这,哪里还不明白犀妖是有事找自己,而且恐怕还不是小事。


        

“赤眉君不请我进府喝一碗水酒?”


        

见赤眉对箱子中的宝货不以为意,犀牛妖面色不变,依旧笑说问道。


        

“请!”


        

看见犀牛妖用礼,赤眉心中反而看轻了几分,脸上不由又恢复了往日的傲气模样,一个靠着一些俗物来结交的,能使什么有志气的妖怪。


        

他却不曾想过,这些宝贝对于寻常妖怪何其难得,送礼自然就是一番心意,更何况像五毒太岁那般张口兄弟,闭口义气的,未尝不是摸准了自己的心思,投其所好的。


        

见赤眉模样,犀妖眼珠子一转,早听说这赤眉自视过高,目中无妖,不想自己如今姿态放的这么低,还被这赤眉瞧不起。


        

心中闪过一丝不满,不过想起要谈的事情,犀牛妖压下心中思绪,满脸堆笑,抬步迈入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