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山。


        

萍水镇。


        

于野收住缰绳,放马慢行。


        

大清早启程之后,便马不停蹄,于午后时分,再次来到萍水镇。恰逢日头高照,天气闷热。他本人无妨,马儿却累得气喘吁吁、汗水淋漓。


        

找个地方稍事歇息。接下来的路程,远着呢。


        

几个月来,从星原谷至宿燕川的燕家,再至玄黄山、天门镇、北齐山、北齐镇、离水镇、鹊灵山、鹿鸣山,前后辗转了三、四千里。如今返回星原谷,即使舍弃原路不走,至少也有两千里的路程等着他。


        

所幸马儿的脚力强劲,半个月之后便能回到星原谷。


        

他已打定了主意,此次回家寻找裘伯,不会惊动村里人,或者说,他依然无颜面对村里的父老乡亲。至于能否找到裘伯,暂且不得而知。而他依然要回家一趟,因为那位老人不仅为他起名,救过他的性命,与他有再造之恩,而且来历与蕲州有关,乃是目前能够帮他释疑解惑的希望所在。


        

萍水镇,就在眼前。


        

大道旁,出现了一个熟悉的院落。


        

于野骑马路过之时,好奇张望。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那是官三的家。


        

官三,偷过他的马。他曾经登门找马,结果被官三的婆娘欺负了一回。夫妇俩还有两个幼小的孩子。


        

却见院门大开,门前挤满了人。透过院门看去,院内停放着盖有白布的死人。


        

官三家倒是死了人,记得他老娘去世了。


        

而院内的死人,不止一个?


        

却听人群中对话——


        

“哎呀,五口人都死了,真是可怜,这家绝户喽!”


        

“娘家来了亲戚料理后事,不然死了都没人埋!”


        

“前晌儿,倒是听说官三的老娘死了,怎么没过两天,他与婆娘孩子都死了呢?”


        

“听说官三发了笔横财,死的老娘也不理会,又去耍钱了,结果遇到一伙强人逼问钱财的来处。他说他有位兄弟,年少有为,骑着骏马,携带利剑,乃是江湖有名的人物,近日登门拜访,送他大笔的金银。其实他哪有兄弟啊,谁让他喜欢吹嘘呢。那伙强人便带着他回家找他的兄弟,今日传出噩耗……”


        

“嘘,祸从口出啊,诸位慎言!


        

于野飞身下马,几步走到近前。他分开瞧热闹的人群踏入院门,顿时皱起眉头而脸色一寒。


        

正屋门前的竹榻上,躺着一位死去的老妇人,已散发着浓重的尸臭味。而庭院之中,另外躺着四具死尸,分别是官三与他的婆娘,以及两个年幼的孩子。四周则是掩盖了一层黄土,却依然透着血迹斑斑。由此可见,这家人遭到屠杀时又是怎样的惨烈血腥。


        

阖家灭门啊!


        

官三是个嗜赌如命的泼皮,他婆娘也是个市井泼妇,虽然夫妇俩品行不端,于野并未与其计较。哪怕是拿出银子赎回被偷的马,当时也没有放在心上,无非念在这家的老人去世、孩子年幼,权当舍去银子接济一二。


        

谁想他的一番好心,竟然害了这家人!


        

即使官三喜欢吹嘘、口无遮拦,而五锭银子也不该为他招来灭门之祸呀?更何况两个年幼的孩子何罪之有,竟也惨遭杀害?


        

而官三所说的骑马携剑的兄弟,岂不正是他于野的年纪相貌?


        

正是这几句话,为他惹来大祸!


        

哦,难道是姜熊的同伙找来了?


        

当时杀了姜熊之后,唯恐惊扰他人,便没有四处搜查,致使他的同伙走脱,于是召集帮手前来寻找自己报仇?


        

于野抬脚走进院子。


        

“主事人何在?”


        

一个中年男子迎上前来。


        

“我是孩子娘舅,不知……”


        

于野伸手拿出两锭银子。


        

“拿去料理后事吧!”


        

中年男子慌忙接过银子。


        

“这位是……”


        

于野没有答话,转身往外走去。


        

围观者也是惊讶不已,窃窃私语——


        

“哎呀,这人莫非便是官三的兄弟?”


        

“应该是了,瞧他骑的马,瞧他马上的剑,瞧他拿出的大锭银子……”


        

于野寒着脸穿过人群,飞身上马,吐了口闷气,然后一夹马腹,不紧不慢的奔着镇子走去。


        

被人当成官三的兄弟,他没有否认。官三的灭门之灾与他本人有关,与他于野有关。而那帮江湖人士,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位于山坳之上的萍水镇,有东西、南北走向的两条街道,一家客栈,三两处酒肆,十余家铺子。


        

午后天气炎热,街道上行人稀少。


        

于野骑马在镇子上转了一圈,见一家吃食铺子尚未关门,便就此下马歇息。


        

掌柜的是个中年人,正在收拾着灶台,说是过了饭时,仅剩下半盆羊杂汤。


        

于野丢下一块碎银子,吩咐掌柜的端来羊汤,又让对方打来一桶清水,再去隔壁的铺子买来杂粮,为他的马儿解渴充饥。


        

掌柜的收起银子,笑呵呵的自去忙碌。


        

于野坐在临街的桌子前,慢慢喝着羊汤。街上依然没有什么人,远处的街角倒是有两个鬼头鬼脑的汉子冲着这边张望,转瞬又不见了踪影。


        

就此往南看去,鹿鸣山矗立着青天白云之下。那宛如鹿首的山头犹作向天啼鸣,千年万年依然,却不知经历了多少风云变幻,目睹了多少人世间的善恶美丑。


        

半盆羊汤喝罢,街道上并无状况发生。


        

于野又闲坐了片刻,遂起身与掌柜的告辞。他将马儿吃剩的半袋子杂粮扔在马背上,然后牵着马儿穿街而过。


        

离开了萍水镇所在的山坳,走过一座石桥。


        

前方有个山口,通往来时的山道。


        

于野回头看了眼萍水镇,神色中闪过一丝疑惑。他依然没有急着上马赶路,而是抽出长剑独自奔着山口走去。


        

转过山口,一段山道延伸而去。山道的两侧,耸立着十余丈高的山石,上面乱石狰狞、树木稀少,在日光的暴晒下显得荒芜寂静。


        

于野倒拎着长剑,继续往前。


        

而走出去不过十余丈,头顶之上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弓弦声,随之便是滚石“轰隆隆”砸落的动静,继而一张数丈大小的渔网从天而降。


        

于野的身子一闪,往前蹿去,不忘挥剑护住头顶,便听箭矢“叮叮当当”急如骤雨,滚石相继“砰砰”砸在身后。


        

与此同时,从天而降的渔网落空。


        

于野却猛然停下。


        

只见二十多个汉子大呼小叫着从树丛中、乱石间跃下,转瞬之间已将山道的前后左右团团围住。


        

于野的眉梢一挑,冷眼扫过四周。


        

这是一伙他早有所料,却又陌生的对手。而箭矢突袭、滚石猛砸,再又渔网笼罩,只要将他置于死地,手段着实歹毒凶狠!


        

“正是这小子杀了姜熊!”


        

一块石头上,站着一个汉子,看上去依然面相和善,脸上带着惯有的笑容,而手里却多了一把长刀。


        

“嘿!”


        

于野看向那个汉子,禁不住笑出了声,只是他的笑声带着自嘲的寒意。


        

那个指认他的汉子,正是前两日遇到的卖茶人。当时于野觉着他为人厚道,曾经给了他一笔不菲的茶钱。谁想他竟然是姜熊的同伙,可想而知,姜熊的及时现身,以及官三的阖家遇难,皆与他有关。


        

人不可貌相。


        

而蒙蔽真相的,总是自己的双眼。


        

“小子,缘何发笑?”


        

那汉子举刀指向于野,好奇道:“你纵使有些手段,还能活过今日么?”


        

与其想来,方才的陷阱虽然落空,而众寡悬殊之下,再无失手的道理。何况他召来的江湖好手足有二十多位,不信对付不了一个年轻人。


        

于野的眼光掠过四周,不答反问道:“尔等均为姜熊的同伙?”


        

“哼!”


        

卖茶的汉子哼了一声,道:“本人只为求财而来,并非谁的同伙。”他话语一转,又道:“说实话吧小子,你杀了姜熊,去了一趟鹿鸣山,却被一位泼皮、也就是官三偷了你的马。你拿出五锭银子赎回坐骑,之后又去了趟北邙村。想必你已找到冯老七的财宝,却不知藏于何处,我劝你交出来,不然……”他看向左右,接着说道:“这些兄弟为我青羽传书召来,绝不会空手而回。”


        

言下之意,他对于于野的行踪了如指掌。即便他杀了于野,凭借众多的人手,循着蛛丝马迹,照样能够找到财宝。


        

也由此可见,冯老七藏宝的传闻在江湖上流传甚广。


        

所谓青羽传书,江湖人士联络的手段,以驯化的青鸟传递消息,百里、千里即日可达。


        

于野盯着卖茶的汉子,不再出声,双眉倒竖,眼光中寒意更浓。


        

他此前动了杀心,源于官三阖家遇难的愤怒。而他此时则是因为后怕,使得心头的杀念变得愈发炽盛、更加决绝。


        

倘若这帮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找到秀珍与婉儿,后果不堪设想。


        

“小子……”


        

卖茶汉子不耐烦了,抬手示意。


        

五六个汉子举起弓弩,余下的众人则是举起刀剑,只待他一声令下,便将身陷重围的小子射死杀死。


        

于野却抢先动手,飞身扑向人群。弓弦炸响,箭如飞蝗。他挥手劈出一道道剑影,霎时血光闪烁、残肢断臂横飞。他趁势离地蹿起,射在身上的箭矢反弹出去,继而又是剑光如虹,一个接着一个汉子惨叫倒地。有人见势不妙,转身便跑,被他追上一剑毙命。围困的阵势就此崩溃,到处都是逃窜的人影。此时他便如捕猎的野狼,前后追赶着猎物,左一剑右一剑,但有负隅顽抗者,皆躲不过他的去势之快、剑锋之利……


        

不消片刻,山道上、乱石间已倒下一具具死尸。


        

于野落在一块石头上凝神四望,手中剑锋一抖而杀气不减。


        

一、二、三……二十三?


        

清楚记得,围攻他的汉子共有二十四人,却只有二十三具死尸。


        

于野飞身跃上最高的一块山石。


        

下方的树林中,一道人影正在撒腿狂奔。


        

于野俯冲直下,人未落地,脚尖一点,犹如鸟儿飞掠疾去。


        

转瞬之间,冲入林中。


        

于野仅仅几个起落便已追上逃跑之人,手中剑光一扫,对方“扑通”摔倒在地,接连翻滚了几圈,抱着双腿嚎叫道:“哎呦……饶命……”


        

逃走的正是卖茶的汉子,他的双腿挨了一剑,皮肉绽开、血迹淋淋。


        

于野就势落下身形,“啪”的一甩衣摆,手中剑锋一转,凌厉的锋芒直抵卖茶汉子的咽喉。


        

“你……你是修道高人……”


        

“你去过北邙村?”


        

“未曾去过,倒是听说鹿鸣山往南百里只有一个北邙村,你两日未归,我猜测或许……”


        

“你的同伙何在?”


        

“同伙……我召来的兄弟被你杀了干净……”


        

“想不到还有漏网之鱼。”


        

“没有啊,兄弟们尽在此处……”


        

“漏网之鱼,便是你,为官三一家偿命来——”


        

剑光一闪,污血喷溅。


        

片刻之后,山道上燃起熊熊大火,不仅将二十多具死尸连同铁刀、弩箭烧成灰烬,便是坚硬的石头也被烧融碎裂了一层。


        

初试离火符,却并非对付强敌,而是用来焚尸灭迹。


        

除恶务尽,杀人灭口,毁尸灭迹,虽凶狠残忍,却是来自血淋淋的教训……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