畎夷部落,法司。


        

司长畎夫子脸色很难看,站在他面前的,是法司的四大追影使,风影使,霜影使,雷影使,光影使。


        

四大影使是除了畎夫子之外,畎夷部落明面上最强大的高手,修内气。


        

霜影使是位二十多岁的女子,扎一个朝天小辫,整个人显得非常精明利索,且面相也不错。


        

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就已名列四大追影使之二,霜影使定然是有一些本事。


        

另外三位追影使,则都是中年男人。


        

不到三个月内,接连失踪了六名少女,而且查无线索,作为法司的主管,吠夫子的心里定然是不好受。


        

尤其是失踪的第六名少女,还是部落三长老的女儿,今年才十四岁,号称畎夷部落第一美女。


        

部落酉长因此给畎夫子下了严令,一个月内侦破此案,抓住凶手。


        

“禀报司长,此人撕了告示,说是可以破了案子。”


        

卫兵走到司长面前小声报告。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你是何人?”司长问道。


        

罗希微微一笑,“我从一个很远的地方来,刚到鸿寨,见门口贴了告示,便撕了下来。”


        

畎夫子眉头微皱,面色不悦,冷冷地说道:“你刚来鸿寨,诸事不知,便撕了告示,当是儿戏吗?”


        

“若是当作儿戏,我便没有撕了告示的必要。”罗希说道,“是因为我知道自己能破了这案子,故而才撕了告示。”


        

“那你说说,如何破案?”


        

“你需先告诉我,这件案子的全部信息。”


        

“我来说吧!”霜影使说道。


        

“三个月以来,鸿寨接连发生了六起少女失踪事件,大约每半个月一起,刚刚发生的这起,发生在十四天前,是部落三长老的小女,刚满十四岁。失踪的六名少女无一不是面相清秀之人,故而,我们以为,凶手定是一个采花大盗,专门寻找漂亮少女下手。”


        

“都快三个月了,就这些?”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脸上不悦,一个外来之人,说出此话,这不是赤裸裸地打法司的脸吗?


        

“当然不止这些。”霜影使虽然心中亦是不悦,却仍然说道:“经过我们调查,第五个少女失踪之前,曾有人看到过一个轻英俊的陌生男子出现在她的住处附近,我们找人画了画像,一个月来,四处查找,未见其踪。”


        

“能把画像给我看看吗?”


        

霜影使从怀中取出一卷图纸,展开,但并没有递给罗希。


        

罗希自然知道,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人相信他的能力,要想让他们相信,需得展现一下本事才行。


        

一念至此,微微一笑,也没见有什么动作,图纸已经从霜影使的手中消失,到了罗希的手中。


        

修炼灵气的神佛妖魔,自然不是修炼内气的人类所能比。


        

罗希虽然看似没动,其实已经动了,只不过在场之人,除了孔雀之外,没有人能看到他动了而已。


        

就这一个动作,便震住了畎夫子以及四大追影使。


        

连人家是怎么取走图纸的都没有看到,他若是想杀死在场之人,恐怕在死之前,自己也不知道是如何被杀的。


        

只是,包括畎夫子在内都想不清楚,此人究竟从何地而来?九黎部落绝无有着此等本事之人。


        

罗希看了一眼,记在心里,将图纸还给霜影使。


        

“我想问诸位几个问题。”


        

“你问吧!”畎夫子说道。


        

“在这之前,五年之内,是否发生过少女失踪案?”


        

“没有,鸿寨是畎夷的首府,法度一向严明,像这类的少女失踪案,从未发生过。”风影使肯定地说道。


        

“是否将这个年轻男子的画像四处张贴?”


        

“为防打草惊蛇,故而没有将画像四处张贴,只是暗中查找。”风影使说道。


        

罗希点点头,“这件事做的太好了。”


        

“第三个问题,我听闻九黎九大部落之间一向不太团结,这些漂亮少女失踪,会不会与其它部落有关?”


        

“九大部落虽不团结,却也没发展到偷盗少女的地步。何况,各个部落并不缺女人,不会做出此事。”风影使说道。


        

“最后一个问题,这个年轻男子不一定是畎夷部落之人,是否已将他的画像交给其余各个部落的法司,请求他们协助查找。”


        

“这个早已做了,只是未得到回话。”


        

罗希微微一笑,“不知以前可有其它部落的法司发来请求协查的信件?”


        

“有。”


        

“司长是如何协查的?”


        

“尽一切力量协查。法司不是外事司,也不是军队,战争与我无关,我只负责破案,护佑百姓安生,这是九大法司司长的共识。”


        

“来而不往非礼也,司长如此一说,我就清楚了。各司没有回信,就是至今未查到此人。司长,我既然撕了告示,就一定破了案子,十天之内,我把凶手带来给你。”


        

“你…果真有些把握?”畎夷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罗希点头,“我需要一个帮手。”


        

“我可以当你的帮手。”


        

已经被罗希的一个动作折服了的霜影使抢先说道。


        

而且还有一个原因,这些失踪之人全是女性,身为女性的霜影使,心中早已有了彻骨的恨意。


        

“时间紧迫,按照每十五天发生一些失踪案计算,第七起失踪案也许就在今明两天,不敢有丝毫拖延。现在,你带我去第五个少女失踪的地方,我要见一下看到年轻男子的人,另外,我还要去一下三长老府上,现场了解一些情况。”


        

“我现在就带你去。”


        

等三人出了法司,光影使问道:“司长,你真的相信此人能破了案子?”


        

畎夫子苦笑,“查案三月,毫无头绪,死马当活马医吧!”


        

“此人究竟是如何从霜影使手上拿走图纸的?这属实让人感到奇怪。”雷影使似乎百思不得其解。


        

“三位影使,此人绝对不可小瞧,他是想通过这个举动告诉我们他的本事,博得我们的信任。”


        

“只是,他为何要帮我们破案?”风影使问道。


        

“当然有他的动机,只是我们不知而已。不过此人从面相上看倒不像是邪恶之辈。而且他身边的女子,也绝不是个平凡之人,这一男一女,定有来历。”畎夫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