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朝歌没有废话,直接说道:“我们之前猜测灵珠寺案是墨家所为,那如果乐信侯赢虻亦是墨家弟子,一年前的灵珠寺案,又岂会和他无关?”


        

“是……是噢!”梁婉儿的嘴张得更大了。


        

“我明白了。”姬如雪同样恍然:“一年前赢虻参与灵珠寺的案子时,并不确定会不会留下线索,所以,他提前布好了局,让自己被人替代,再让赢无难发现此事,若有人来查,便上演今日之局。”


        

“没错,赢虻显然不愿意让人查出自己是墨家弟子,故而,以赢无难为棋子,无论何时有人来查,都可用赢无难来撇清乐信侯府与墨家的关系。”


        

江朝歌说完,又补充道:“如此,便可以解释,为何赢无难一心想要找回父侯的举动了,因为,他并不知情。”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乐信侯府三百年前便加入了墨家吗?为何赢无难会不知情呢?”梁婉儿又问道。


        

“我猜这件事情,恐怕只有侯爵继承者才会知道,赢无难从小多疾,天命便活不过二十岁,自然不会被定为继承者。”江朝歌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梁婉儿如梦方醒。


        

姬如雪这时便说道:“虽然,你的猜测不无道理,可这些终究只是猜测,没有实证,即使是夜侦司也不能拿赢虻问罪。”


        

“所以,我在想,既然他们可以设局,我们为何不能设呢?”


        

“二郎有计划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嗯,此案关联的几个地方,一、墨家;二、灵珠寺;三、乐信侯府;这三个地方我们暂时都没办法动,可这三个地方其实都牵连着一样东西。”


        

“你是说……河神?”姬如雪问道。


        

“没错!”


        

“你想怎么做?”


        

“庆河泛滥,河神肆虐,此时若夜侦司出面斩杀河神,正是顺天意,遵民愿之举!我想无人会反对!”


        

“可是……”梁婉儿看了看江朝歌,又看了看姬如雪:“可是,河神那么多年都没有人杀掉,我们行吗?”


        

江朝歌便笑笑不说话。


        

姬如雪同样面若桃花,嫣然娇艳。


        

梁婉儿的嘴巴就又张大了:“你们……不会真的要斩河神吧?!”


        

“当然!”


        

江朝歌和姬如雪异口同声。


        

“天呐……那可是河神呐,很厉害的,几十年来都没人对付得了……”


        

梁婉儿不知道要说什么。


        

她只觉得姬如雪好像也疯掉了。


        

一切的罪恶,都在这个粗鄙的武夫身上,是他把姬姐姐带坏了的。


        

果然,还是江鱼儿,最好!


        

对了,马上要乡试了!


        

她的目光看向马车之外,心中想着,不知江公子这次乡试,能否高中?


        

想来必是可以的……


        

嗯,肯定可以。


        

……


        

一日后。


        

江鱼儿同柳弘毅回到了淮安县。


        

倒是并没有出现那种一到客栈,便被粉丝围堵的壮观场面。


        

只有张君且和许知两个人等在门口相迎。


        

“恭喜江兄,此次在陵阳郡一诗成名,天下知!”许知第一时间向江朝歌道喜。


        

张君且同样向江朝歌恭喜。


        

江朝歌便客气道:“小小名望,不足挂齿。”


        

两人就不再多说,直接进入主题:“还是几日便是乡试之期,江公子可有准备合适的策论?”


        

这意思就是在问,江朝歌可有‘猜题’。


        

科举以文章策论为主,并不会考到诗词歌赋。


        

江朝歌自然是没有任何准备的。


        

毕竟,按照以往的惯例,每次乡试的考题,都是在乡试开考之日才会正式定下来。


        

大概的流程便是,三名礼部考官,各出一题策论,而后,在乡试开考之日,再由当地的官员,在三题中择一题而考。


        

按照以往而论,择题之人或是陵阳郡郡守,或是权威极高之人。


        

江朝歌猜测,此次考题,有可能是乐信侯赢虻择题。


        

不过,这题目并不是由赢虻所出,且,三名礼部考官在出题的几日内,都必须待在房中,不得见客。


        

所以,作弊的可能性并不大。


        

当然,他确实想过用‘鬼身’去看一眼,可那是以前,现在倒是不需要了。


        

“我江某人一身的真才实学,何须作弊?”


        

看到江朝歌不说话,张君且便又道:“江兄诗才高绝,可策论考的却是文章,还是需要做些准备为好。”


        

江朝歌就请教道:“不知该作何准备?”


        

“哈哈哈,江兄难道真不知道?”张君且笑了起来。


        

“请赐教。”


        

“当然是去那翠微楼啦!”


        

“……”江朝歌。


        

搞黄色是吧?


        

我江某人对女人没有兴趣。


        

刚准备拒绝。


        

柳弘毅就开口了:“江兄确实该去一趟,每次乡试,淮安的才子们都会聚于这翠微楼中,研讨策划之题,集众人之智,总比一人苦思要好。”


        

“是啊,还有这翠微楼的花魁娘子,那是真的文采卓然,就连大儒‘方孝经’都是赞叹不已,说起来还有些惭愧,我等上次去那翠微楼,竟是连那花魁娘子的面都未见到。”张君且补充道。


        

江朝歌倒是记了起来,上次张君且确实提过此事。


        

想了想,他又问:“那花魁娘子当真如此神奇?”


        

“当真,绝无虚假!”


        

“噢……叫什么名字?”


        

“我知道,她叫‘蔡文姬’。”许知这次比较积极。


        

“谁?!”


        

“蔡文姬啊,对了,她本名叫蔡琰,这‘文姬’二字,便是大儒方孝经因为其文才而特意为其所取。”


        

“……”


        

江朝歌愣住。


        

他有句糟,不知道该不该吐。


        

不过,算算时间……这蔡文姬乃是东汉末年时期的人物,被誉为古代四代才女,好像……还真有可能。


        

不会吧?


        

真的是那个蔡文姬?


        

张君且看许知抢了他的话,便又继续补充道:“听说这蔡文姬本是出身名门,只因其父在朝中得罪了人被抄了家,故而流落至此,不过,这蔡文姬生性清高,虽处青楼,却只以文会友,因其名气太大,就是那翠微楼的老鸨也不敢得罪,至今还是个清倌人,江兄,可有兴致一观?”


        

江朝歌便笑了。


        

他江某人一心修仙,岂会被这俗世中的花花草草所影响?


        

蔡文姬又如何?


        

再来个貂蝉我都不会多看一眼。


        

“好,今晚便去这翠微楼!”江朝歌心如止水,他是去研究文章策论的,绝对没有搞黄色的心思。


        

……


        

而与此同时。


        

夜侦司,颁下悬赏令。


        

曰:


        

今有灾年,洪水肆虐,河神作恶不止,扰乱乡民。


        

夜侦司职司所在,不敢怠慢,意欲禀持王法,镇压妖邪,斩杀此恶。


        

故悬赏,如有能寻得庆河两岸寻到河神踪迹者,赏银百两。


        

特以告之!


        

“夜侦司要斩河神啦!”


        

“真的?!这……这真是老天开眼啊!”


        

“那河神作恶多年,终于要得报应了,太好了。”


        

悬赏令一发。


        

立即便引起淮安民众热议,四走奔告,更有欲得赏银者,争相涌往庆河两岸。


        

一时间,热闹非凡。


        

(这章提前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