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靖直呼幸运。


        

就在刚刚,他内心深处百转千回,有直接秒了这个“温师兄”,强行破阵,冲入这处据点的想法。


        

反正唯一的筑基修士不在这里,那些炼气期的还不是随意任他拿捏?


        

好在一向谨慎的刘靖,终于抑制住了这种冲动。


        

此刻,正意气风发、侃侃而谈的温师兄,并未发现刘靖的异常之色。


        

当温师兄的目光望向刘靖时,对方已经恢复了正常。


        

“小王,跟着我下去便是。”温师兄走在前面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刘靖也面无表情地跟着一起跳。


        

两人往下方降落了约五十多丈的距离,终于抵达了地面。


        

这片地下世界高只有三十余丈,方圆却达到了数里之广,墙壁上零零散散嵌入了不少月光石。


        

无数道柔和的光芒从月光石上散发而出,让这片地下世界清晰可见。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刘靖安静地跟在温师兄后面,一路上见到了不少掩月宗的弟子。


        

这些外派的弟子虽然修为低微,在宗门里也属于边缘化的角色,但在这里也无需亲自采矿,担任监工的角色即可。


        

真正负责采矿的都是一些凡人,他们依附于一些修仙家族和门派,通过付出体力劳动,获得金银之物。


        

当刘靖露面时,他感到无数道目光“唰唰”都集中在了身上。


        

哪怕是炼气期的修仙者,也有着过目不忘的能力。


        

这些掩月宗的弟子发现从未见过刘靖,又发现此人身上有灵气波动,并不是凡人,先后露出疑惑之色。


        

“温师兄,您带来的这位道友是?”有一个面容沧桑的老者问道。


        

此人不过炼气七层修为,可眼神、举止、神态,无一不显示着此人极为谨慎。


        

“他是我家族里的小弟,这次来越京办事,就顺便叫他帮我办点事。怎么,你有异议?”温师兄瞪着老者说道。


        

“师弟不敢。”老者连忙回道,“可是按规定带陌生人进来,需要叶师叔同意啊。”


        

刘靖站在温师兄的身后,看着这老者,眼里闪过一丝杀机。


        

这个啰哩啰嗦的老头管得太多了吧,你又不是这里的领导。


        

温师兄十分不悦地说道:“如今叶师叔不在这里,我作为副总管难道连一个族弟都带不进来?”


        

老者犹豫了。


        

他本来是想反驳来着,可看到温师兄如此不善的表情,他动摇了。


        

毕竟此人脾气一向不好,若真出手惩戒自己,这里没人能帮他说话。


        

“既然是温师兄的族人,当然是没问题了。”老者勉强挤出笑容,然后拱手退到一旁。


        

“哼。”温师兄冷漠地应了一声,一挥衣袖,领着刘靖继续往深处走去。


        

这副生人莫进的冷漠姿势,无论是凡人还是其他炼气期弟子都远远避开,深怕殃及池鱼。


        

刘靖跟着温师兄在这条蜿蜒曲折的小路上左拐右弯。


        

由于外边就是湖泊,不断有湖水渗入,地面是湿润润的。位于此处的水属性灵脉,长约几百里,几乎环绕了这片湖泊。


        

这一路上,刘靖的身体感受到浓郁的水灵气,体内的《悬日真经》竟然不由自主地运行起来。


        

庆幸他反应极快,连忙运转真元,将功法压制住,才没有露出异常。


        

“小王,跟紧我。”


        

温师兄在前方带路,来到一处隐蔽的位置,然后召唤出法器竟然直接朝着石壁砸去,里面竟然是一间密室。


        

“竟然是空心的!里面还有一个小型阵法可以隔绝气息。这姓温的还真是小心。”


        

刘靖心中暗道,同时跟着温师兄闪身进入了密室。


        

原来这里竟然密密麻麻堆满了各种法器,还有低阶灵石,符纸,药瓶若干。


        

只是这些法器基本都是大路货,基本以下阶和中阶为主。


        

刘靖瞬间懂了,这些东西都是姓温这家伙偷袭击杀那些散修得来的。


        

“温师兄”只是一个炼气期的弟子,虽然也有储物袋,但空间很少,散修里又很少有储物袋,这些东西只能暂时存放在密室里。


        

“小王,你把这些东西拿出去分批处理掉,我给你半成提成。”在温师兄看来,这些脏活自己不适合出面处理,也不能让掩月宗的弟子经手。


        

这位“忠厚老实”的王师弟,便成了最合适的人选。


        

“还有这里。”温师兄又打开了隔壁一间小密室。


        

刘靖悄悄用神识一扫,瞳孔一缩,眼里闪过一抹锐利的杀意。


        

这间小密室里,竟然躺着好几个衣衫褴褛的女子,有凡人,也有修为低微的散修,竟然被折磨地奄奄一息。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强制将诛杀此人的念头压了下去。


        

这里是掩月宗的范围,又机关遍地,一旦暴露行踪,有可能面对对方结丹修士的追杀。


        

何况以自己黄枫谷弟子的身份,潜入对方的资源重地,根本就无法解释。


        

“你用布袋将这些人背出后处理掉。”温师兄冷漠地下达了命令。


        

刘靖有些不解,问道:“难道温师兄不能在这里直接用火球处理?”


        

“我没有火灵根,能够修炼的只有最普通的小火球。这个地方周围遍布着浓郁的水灵气,我的小火球效果会大打折扣,做不到毁尸灭迹。”温师兄解释道。


        

“师弟明白了。”


        

刘靖应了一声,便默默用布袋将这几个几乎快要断气的女子装进了袋子里。


        

“我这里打坐一会儿,你动作快点。”温师兄也不管刘靖,在石床上盘膝坐下,闭上了眼睛。


        

刘靖微叹一声,面无表情地将其中一个伤势最为严重的女子装入了布袋里。


        

他背着布袋在离开密室一段距离后,捏了一个法诀,一颗小火球从指尖出现。


        

刘靖以《悬日真经》凝练出的小火球,根本不会受到此处水灵气的丝毫影响。


        

“姑娘,在下能做的便是减轻你的痛苦,希望下辈子你可以投一个好胎。”刘靖闭着眼睛,指尖朝着布袋一点。


        

这只布袋连带着里面的女子,一瞬间化为了灰烬。


        

刘靖随即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处心积虑好不容易进入了掩月宗的资源重地,他要开始施行下一个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