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罗是在刘靖地控制下,有目的性地和掩月宗的青年男修聊着天。


        

刘靖从中获得了不少关键信息。


        

这青年男修以掩月宗弟子的身份为掩护,能够轻易博取那些散修的信任,让对方降低戒备心里,然后趁机下黑手,无往而不利。


        

刘靖隐隐约约能感受到此人对于掩月宗有着深深的恨意。


        

似乎这家伙以掩月宗的弟子来干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有一种报复般的畅快感。


        

刘靖想到此人一身炼气十三层顶峰的修为,也大致想到了原因。


        

多半是宗门那边不愿意给第二粒筑基丹,又或者和韩老魔那样,被关系户给强取豪夺了,所以怀恨在心吧。


        

“可惜啊……”刘靖很遗憾地叹息一声。


        

修仙界里没有类似可以录视频的道具,要不他把这视频往修仙界一放,掩月宗将名誉扫地。


        

刘靖身上倒是有几枚传音符可以进行录音,可这玩意儿并没有说服力。


        

铁罗听掩月宗的那家伙越说越激动,甚至还摩拳擦掌想找一些修为更高的散修下手。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显然这种活干多了是会上瘾的。


        

他害怕事情暴露,皱着眉头说道:“温道友还是小心行事吧,万一败露便是前功尽弃。”


        

“想必道友也不想被宗门通缉吧。”


        

铁罗不得已提醒着温姓男修。


        

“哈……”温姓男子反应了过来,“道友提醒的是,之后一年我继续朝那些修为低下的散修下手。”


        

一年,只需再等一年便可以筑基了。


        

“铁道友放心,在下只要筑基了,一定会铭记贵教主大恩。”温姓男子满脸笑容,显得心情不错。


        

他虽然也懂用这种方式筑基是有弊端的,比如结丹无望,但至少远远好过一辈子窝在炼气期。


        

铁罗又说道:“温道友,教主今天让在下过来,还有一事要交代。”


        

“哦?教主还有什么吩咐。”温姓男子好奇问道。


        

“教主说了,如今凡是要以稳为主,等教主晋级筑基后期后,将会蛰伏一段时间,具体大概是在五年左右,稳固修为,再准备冲击假丹境界。”


        

“届时,还要仰仗温道友多多帮忙了。”


        

五年?


        

刘靖心中一动,有些恍然。


        

原来黑煞教还会偃旗息鼓消停一段时间,快不得这期间七大派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贵教主需要在下如何帮忙,又能给在下什么好处,是否可以明示?”温姓男子趁机开始谈条件。


        

作为掩月宗弟子,他给自己留了后手,一点都不担心黑煞教教主过河拆桥。


        

黑煞教教主费尽心思,又如此小心翼翼,是绝不愿意和他同归于尽的。


        

铁罗嘿嘿一笑:“道友身份特殊,乃掩月宗高徒。对于我们黑煞教而言,也希望在越国第一大派里有我们的内应。教主承诺了,只要他结丹成功,便会施展无上秘术,把道友的修为也提升到假丹境界。”


        

温姓男子的身体微颤了一下,显得有些激动。


        

结丹太遥远了,假丹境界对于他而言,也是诱惑力十足。


        

不过这家伙激动过后,很快便冷静了下来:“教主的美意在下心领了,如今还是以筑基为主。掩月宗在越京的据点里,在下只是副总管。”


        

“若在下能筑基,不仅在掩月宗里的地位水涨船高,还能成为这片据点的总管,到时候这越京便是你我的天下了。”


        

两人互望了一眼,会心一笑,一旁的刘靖则恭恭敬敬地站着。


        

……


        

铁罗和刘靖向温姓男子告别后,便离开了。


        

两人走到一处荒无人烟的郊外,铁罗小心翼翼地说道:“前辈,您想知道的事也都知道了,晚辈绝不敢有所隐瞒。”


        

“很好,以后便由老夫和那掩月宗的弟子交接工作了,你大可放心。”刘靖淡淡地说道。


        

其实此刻,刘靖最稳妥的办法便是直接用引爆对方体内的禁制,让这家伙在烈火焚烧之下化为灰灰。


        

但他怕打草惊蛇,引起越皇注意。


        

“这次你办的不错,这张初级上阶的攻击符箓就赏你了。”刘靖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张符纸给了对方。


        

铁罗脸上闪过喜色,连忙躬身道:“多谢前辈。”


        

“铁道友先回去吧,老夫想一个人呆一会儿。”刘靖挥了挥手,将其打发走。


        

等到铁罗的身影彻底消失时,刘靖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困扰在心里的一些疑惑迎刃而解了。


        

掩月宗作为越国第一大派,毫无疑问是皇城越京背后的真正掌舵人。


        

当初黄枫谷和黑煞教在皇城大战时,掩月宗的人不见踪影可以解释当时魔道入侵,他们撤走了在越京据点的弟子。


        

可之前十余年时间里,黑煞教在越京兴风作浪、胡作非为,别说一些散修了,哪怕七大派的炼气期弟子也偶有失踪,可关于黑煞教的消息几乎没有外泄。


        

那只能有一种解释,背后必然有一个有权势的人故意隐瞒了这些信息。


        

如今种种线索表明,此人便是掩月宗的那个温姓青年。


        

若是一切顺利的话,那温姓青年在一年之后会在越皇的施法下进入筑基期,然后顺理成章成为掩月宗在越京据点的总管。


        

这一切都在越皇的谋划当中。


        

刘靖站在原地沉吟不语,在心里想了一个策略。


        

他以筑基丹为诱饵,跟此人达成暗中协议,然后借助掩月宗的这条水属性灵脉来修炼他的《悬日真经》。不过很快,刘靖便否决了这个办法。


        

这种办法变数太多,不确定性太大,容易出问题,何况对方一旦进入筑基期,就不容易掌控了。


        

至于向掩月宗告发此人的行径,这种弱智举动刘靖根本都不曾考虑。


        

这种事情是能让外人知道吗?


        

掩月宗高层知道此事后,震怒之下必然会清理门户,但同样也杀他灭口,以免坏了掩月宗的名声。


        

如今魔道尚未入侵,越国修仙界井然有序,并未大乱,以掩月宗的霸道,也不允许其他六派的势力进入越国京城。


        

所以刘靖也排除了向黄枫谷高层汇报的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