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三天,刘靖假冒着黑煞教那“王烈”,来到了和温姓男修约定见面的地方。


        

这一次,那铁罗并没有跟随,而是在远处郊外的座残破小庙里等着刘靖。


        

由于调整和掩月宗弟子的交接人,需要黑煞教教主亲自敲定。


        

刘靖这一次就是艺高人胆大,胁迫铁罗假传教主“命令”。


        

他故意化解了铁罗身上的禁制,就是为了解除对方的后顾之忧。一来是展示了自己的手段,二来一旦出了问题,铁罗就可以马上跑路,无需缩手缩脚。


        

当然,刘靖虽然解除了黑煞教教主的禁制,却增加了自己的禁制。


        

这也能让对方尽心为自己办事。


        

刘靖从掩月宗温姓青年接过被抓到的散修后,便会交由铁罗处理。


        

如此一来,在黑煞教看来负责人依然是铁罗,在温姓青年看来交接人变成了这个“王烈”。


        

刘靖便完美做到了“两头通吃”。


        

“温师兄好。”刘靖在见到温姓青年后,先是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摆足了礼仪。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嗯。”温姓青年坦然地享受着对方的礼遇。


        

他非常喜欢那种高高在上受人尊重的感觉,等自己筑基成功后,也算是掩月宗的精英了,到时候那些炼气弟子一口一个“师叔”,听着那简直太舒服了。


        

刘靖此时显露在外的修为只有炼气十层,在温姓青年这样的掩月宗高徒面前,表现得战战兢兢。


        

和往常一样,温姓青年直接将脚底旁装着散修的布袋扔给刘靖。


        

刘靖双臂张开,有些笨拙地接过了布袋,顺势还回了一句:“谢过温师兄。”


        

“你好像叫王烈是吧?”温师兄问道。


        

刘靖嘿嘿一笑:“温师兄好记性!”


        

“小子不错,师兄我见过的黑煞教弟子里,属你最有礼貌,最懂礼数。”温师兄夸赞道。


        

无论是那姓马的,还是那姓铁的,都是一口一个道友。


        

那些邪门歪道也配?


        

“温师兄不知,小子修为低微,若是再不懂礼数,在黑煞教肯定活不久啊。”刘靖小心翼翼地陪笑着。


        

温师兄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这修为低的人嘴巴再不甜,别说在这种邪门歪道的门派里,哪怕在越国七大派也活不久。


        

“你不错,就是修为低了点,年纪多大了。”


        

“回温师兄,小子今年二十岁了。”这应该是刘靖几日以来说的第一句真话。


        

温师兄用说教的口吻道:“这修为是低了点,在我们掩月宗只能干端茶送水的活,在黑煞教至少还能跑跑腿。”


        

刘靖的眼睛滴溜溜转着,笑道:“既然以后是小子负责和温师兄的交接工作,那就让小子给温师兄端茶送水吧。”


        

温师兄惊讶地看了一眼刘靖,随即大笑道:“好你个小机灵鬼!”


        

之后的一段日子里,刘靖都会按照约定早早来到指定地点,从温师兄从接过“货物”。


        

一来二去,两人还真熟悉了不少。


        

刘靖还带了几包“翠绿欲滴”的茶叶,送给这位自视甚高的“温师兄”,让对方直夸他脑袋灵活,有眼色。


        

可能因为刘靖显露在外的修为太低,加上他在温师兄面前一直表现的很谦卑,温师兄逐渐放下了戒备之心。


        

刘靖从聊天当中大致了解到掩月宗在这处据点的实力。


        

这处据点的总管是一个筑基初期的家伙,也是这里唯一有着筑基修为的。


        

炼气十三层的温道友是这边的副总管,也是修为第二高的。


        

其余一些跑腿干活或者负责守卫的,修为基本在炼气七层至炼气九层之间。


        

通常来讲,会被外派到世俗里的弟子,往往是最为边缘化,不受待见的。


        

哪怕那位负责此处的筑基期修士,在掩月宗的同阶修仙者当中,也属于垫底的存在。


        

如今的越国算是天下太平,而国内的修仙资源早已经被七大派瓜分完毕,每一家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彼此之间表面上至少是和平相处,并不会去觊觎对方的资源。


        

当魔道入侵时,天下大乱,七派才会派出大量精英来守护自己的灵脉灵矿。


        

所以温师兄现在的工作轻松得很,根本无需担心会有恶人来抢占灵脉。


        

刘靖用前世的俗语来形容便是“上下班甚至连打卡都不需要”。


        

一个月后的某一日,掩月宗在这处据点里唯一的筑基修士正好要返回宗门复命,这个地方暂时便由温师兄说了算。


        

其实在平日里,那位筑基期的师叔也是一个甩手掌柜,基本不管事,大小事务基本是温师兄在处理。只不过温师兄头顶压着这么一个师叔,还是得缩手缩脚。


        

如今,温师兄可以自我放飞了。


        

刘靖默默地跟着温师兄,来到了掩月宗在越京的据点。


        

从外面看,只是一座简陋而又不起眼的小屋子。


        

在不远处,是一片非常广阔的湖泊。


        

刘靖目光犀利,仅仅一眼便认出了这竟然是一个小幻阵,可以迷惑住凡人和炼气期的修仙者,却无法抵挡住筑基期的修仙者。


        

温师兄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张符纸,轻轻吹了一口气。


        

那张符纸离手而去,飘向小屋的头顶上方。


        

瞬间,那张符纸化为无数纸屑,同时一道柔和的淡黄色光芒四散而开,笼罩住了这间小屋子。


        

几个呼吸之后,小屋子消失了,竟然出现了一条深不见底的地下通道,在通道的右侧,还有一颗水晶球闪闪发光。


        

刘靖清楚,因为这条水属性的灵脉就埋在湖底下,那掩月宗真正的据点也设在附近的地下。


        

“幸亏没有冒然行事!要是强行闯入的话,会有不少麻烦。”刘靖在心里庆幸着。


        

温师兄得意地说道:“小王啊,若是有人在外面强行破阵,就会启动里面的机关,这条通道就会被自动堵上。”


        

“同时,这颗水晶球会爆炸,宗门那边便会马上收到消息,有筑基以上的修仙者强行闯入了我们掩月宗的灵脉之地。”


        

“宗门那边便会第一时间派距离最近的结丹长老赶来。”


        

温师兄自顾自地说着,却没注意到刘靖的额头有汗珠滴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