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郁至极的水灵气,不断涌入了刘靖的体内。


        

《悬日真经》受到刺激,自主地顺着体内的经脉有规律的运转起来。


        

刘靖浑身上下无不充斥着一股暖洋洋的感觉,舒服至极。


        

他趁着这次独自行动,在此处地下矿洞一个极为隐蔽的地方,用体内的迷你传送阵绑定了坐标记号。


        

从此之后,这片掩月宗的资源重地,刘靖是想来便来了。


        

办完这些事,刘靖又返回了那间密室。


        

那温师兄依然在闭着眼睛运功,根本没将刘靖当一回事。


        

刘靖默默瞥了他一眼,瞳孔里的杀机是一闪而过。


        

虽然说宗门不至于奢侈到为一个炼气期弟子制作一个本命魂牌,可这温姓男子毕竟是此处掩月宗资源重地的副总管,身份特殊。


        

刘靖不确定他一旦死了,掩月宗那边是否会马上收到消息。


        

何况哪怕真要击杀此人,选址也是一门学问。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如果刘靖在外边将其击杀,掩月宗那边只会当是和敌人斗法陨落了;可如果刘靖在此处据点将此人击杀,那问题就大了。


        

这里有阵法庇护,敌人是如何潜入进来?


        

掩月宗的高层为保护资源重地,必然会里里外外检查一遍。


        

此处有不少人见过刘靖,虽然他易容了,他必然也会露出蛛丝马迹。


        

甚至掩月宗那边会派出结丹修士坐镇此地,这会极大影响到刘靖的修炼计划。


        

他如今可还不敢在结丹修士面前玩花样。


        

深思熟虑之下,刘靖只好暂时留下此人的性命。


        

他手脚干脆利落,很快就用布袋将剩余的那几个奄奄一息的女子背到了地面上。


        

那些在这里干活的凡人,以及掩月宗的低阶弟子都看到刘靖背着布袋来来回回。


        

刘靖要的便是这种效果,在这些人的视线里出现过几次。


        

虽然少跑了一次,可那“温师兄”不至于为此来询问这些干活的。


        

做完这些后,刘靖便借口要复命,先行离开了。


        

他的身影从那条漆黑的通道里一跃而出,然后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默默启动体内的迷你传送阵。


        

白光闪过,在几个呼吸之后,刘靖的身影再一次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刚刚绑定过坐标的位置。


        

他先小心翼翼在周围布置了一座防止灵气泄露的小型阵法。


        

“这个地方虽然很偏僻,但未必不会有人来。”刘靖观察了四周后,心里想着。


        

或许为了证明刘靖判断的准确性,这个念头刚在他的脑子里闪过时,便有几个凡人矿工结伴而来。


        

这两个家伙边走路边聊着天,找了一处角落的位置小解,倒是没有发觉隐匿在一旁的刘靖。


        

由于金银之物对于修仙者而言没多大用处,这让一些依附于各大门派或者修仙家族的凡人在给他们打工时,往往能得到更为丰厚的报酬。


        

这些凡人是很乐意为修仙者干活的,哪怕苦一点累一点。


        

站在刘靖不远处的那两凡人在小解完后,并未马上离开,而是站在原地天南西北地聊着天。


        

这两家伙是眉飞色舞,越聊越兴奋,还相约等领了报酬后一起去越京的青楼里,点那个让他们心仪已久的红牌。


        

直到远处监工的叫唤声传来,这两人才依依不舍地结束了此次话题。


        

等到这两凡人矿工走远后,刘靖身影闪动,在原地浮现。


        

“此处外有掩月宗阵法掩护,所有进入其中的人都会登记,无论是凡人矿工,还是修仙者。”


        

“可这些人不小心发现了我的行踪,若是毁尸灭迹的话,掩月宗那边也会马上发现异常。”


        

何况刘靖也不愿意当一个毫无人性的嗜杀之人。


        

他沉吟了一会儿,随即身影被白光包裹,再一次消失在了原地。


        

……


        

当刘靖的身影再一次出现时,周围环境大变,竟然站在一座山峰之上。


        

“七玄门,一切如初。”


        

这座山峰人迹罕至,是刘靖在七玄门绑定传送左边的位置。


        

他这一次特意来到七玄门,是为了忘忧丹的制作办法。


        

韩老魔的便宜师傅墨居仁,虽然是一个没有灵根的凡人,但期心机之深,手段之老练,即使在修仙者里也算是罕见的。


        

这家伙年纪不大,不过三十余岁,可无论武功还是医术都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又有貌美家眷。


        

作为一个凡人,墨居仁几乎已经做到了他所能做到的极限。


        

若是墨居仁这家伙有灵根,并能拜入七大派的话,以他的手段心机,极有可能在残酷的越国修仙界里占据一席之地。


        

可他没有灵根,一切就免谈了。


        

刘靖无意去改变墨居仁早已经注定的命运,他只对忘忧丹感兴趣。(原著是无忧针和忘尘丹,这里参考动漫设置)


        

他化作一缕青烟,潜入了神手谷里墨居仁的居所里。


        

以刘靖如今筑基期的神识,这栋屋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无所遁形。


        

他轻而易举找到了无忧丹的配方,很快便用玉简拷贝了一份。


        

干净利落的完成这些后,刘靖撇了一眼不远处的墨居仁,便毫不停留地离开了。


        

此时,墨居仁正躺在太师椅上,手上拿着一本书,丝毫没有察觉刚刚有一个大活人进了他屋子然后又离开。


        

那副苍老而恐怖的面容,正全神贯注地检查书里的每一个角落。


        

这家伙显然对自己没有灵根,不能修仙的现实还报着几分怀疑之色,想从这本名为“长春功”的书籍里找出破绽之处,可始终未能如愿。


        

刘靖出了屋子后正欲离开,却突然感觉到远处一座石屋里传来一声深深地叹息声。


        

他心中一动,便身形一晃,往那座石屋潜了过去。


        

时隔两年后,刘靖再一次见到了韩立。


        

这小子的身体倒是长了不少,但依然是黝黑的皮肤,平平无奇的面容,脖子上挂着一个小皮带,仙界至宝掌天瓶便藏在里面。


        

依旧一脸稚嫩的韩立,似乎是刚从修炼中睁开眼睛,可他的脸上满是无奈之色。


        

他如今的修为是炼气三层,却已经遇到了修仙路上的第一次瓶颈。


        

……


        

晚点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