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小东西这一脸做贼心虚的样子,孟央又不瞎。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法则在香香背后一推,胖乎乎的小香香就被推到前面直面了孟央。


        

她扁着嘴巴说:“那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呀。”


        

然后就把整件事给孟央说了一遍。


        

听完后,孟央真是无语她妈给无语开门,无语到家了。


        

这口天外飞锅,金石也太惨了。


        

韩少宇这个垃圾不敢来找她,居然拿金石开刀,真是好胆。


        

孟央心里好久没想起来的杀意又止不住的冒了出来。


        

看来混沌灵根给了韩少宇很多勇气嘛,不给他点儿厉害看看他怕是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她正准备让法则告诉她韩少宇的位置。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正在这时,刚走开的纪州去而复返,又回来了。


        

“师姐!有消息了,刚才在门口发现的。”


        

纪州递给孟央一个纸条。


        

上面写着几个非常丑的像是狗爬一样的字。


        

想救人,来妄断山。


        


        

另一边,大冤种金石悠悠醒了过来。


        

他缓缓睁开眼睛,入眼处是一处幽暗潮湿的山洞,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正在对面挑眉看着他。


        

眉眼里皆是挑衅的意味。


        

金石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可想了许久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


        

而韩少宇则是将金石的疑虑脑补成了其他的意思。


        

他哼笑出声,“是不是很意外?怎么会是我?”


        

“堂堂金丹期修士被我这样一个无名小卒,外门废柴给绑到了这里,是不是觉得羞辱的很啊!”


        

“早就听说金石师兄最是爱干净,你看这个洞穴,潮湿又泥泞,金石师兄可还受得了啊。”


        

“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太过震惊所以无话可说了?”


        

金石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人发癫,好不容易等他不说话了,他才抓住机会开口,“所以,你是谁,我并不认识你。”


        

原谅金石是真的不认识韩少宇。


        

韩少宇虽然犯下了判宗和勾结魔族的大罪,但抓他是执法堂的事实,金石才没那个闲心去关注一个练气期弟子姓甚名谁,长什么样子。


        

他自问态度和善,语气真挚。


        

却不料话刚说出口,眼前这个黑衣人脸色顿时一变,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我是谁??你羞辱我至此,要不是我命大,我早就死了,你居然有脸问我是谁!”


        

韩少宇气的想给金石来上一掌,可灵气到了手边莫名其妙消失了,心里的杀意也淡化了大半。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没错,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现在杀了他有什么意思,等孟央来了当着她的面杀掉才有趣。


        

而且这金石装不认识他,说不定是保命的手段而已。


        

想到这里,他大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随你吧,你装作不认识我也无所谓,我已不是昨日的我,你就等着吧,很快,孟央那个毒妇就要来了,我会送你们两人一起上路!”


        

他阴毒的目光盯紧了金石,反手一挥,就将一枚蚀骨钉打在了金石的心口。


        

猛然中招的金石,俊逸的脸顿时苍白,闷哼了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韩少宇满意极了。


        

“这个然然研制的新品,可以让你享受到蚀骨灼心的痛苦,好好享受吧,等孟央来了我就给你一个痛快!”


        

突然,他的目光定在了金石的脸上。


        

苍白感给他的外貌添加了更多的破碎感,看起来更好看了。


        

韩少宇哼了一声,手掌一挥。


        

噗嗤!


        

四道血淋淋的伤痕瞬间划破了金石的脸。


        

而金石已经被蚀骨钉折磨到痛都喊不出来了。


        

“这样才适合你,哈哈哈哈。”


        

接连两次没来得及阻止“男主”瞬息万变歹毒心思的法则,暗叫一声要完。


        

它脸色发青的看向孟央,说一半吞一半道:“韩少宇不会对金石动手,他在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