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灰蒙的雏形世界内,尽是昏暗一片,原本多姿多彩的各色神光与能量,尽皆消失不见,使得此地颇显空荡...


        

嗡!


        

视线往最深处扫去,却见一缕缕无形无相的气息,正在缓缓孕育着一座奇特神泉...


        

虽只是初成虚影状,但其内,却是散发着无尽霞光...


        

其中以金、殷红二色最为夺目!


        

稍显次之的,则是一团浩然正气滚滚的乳白神光...


        

......


        

夕阳逐渐西下。


        

一场原本足以惊世的帝战,却是悄然平息。


        

而另一边,九天之上。


        

“唳!!!”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呀--!”


        

一头神凰正与一只帝鸦,疯狂交战,僵持连连!


        

二者皆为帝器,乃兽魂加以各类神兵材料所铸就而成,虽说底蕴上有着些许差距,但只要沾染了‘帝’字,那么即使再怎么不堪,也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分出胜负...


        

嗡!


        

就在二者打得不可开交时,虚空当中,一道殷红巨掌,悄然显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神凰握在手中,瞬息消失。


        

见得此景,帝鸦怒鸣连连,愤慨至极,好似在讲述:


        

败军之将,先前何以呈威...


        

......


        

大元帝宫。


        

帝座之上,刚且沐浴完毕的洛红衣,浑身散发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湿漉漉的青丝,贴在肌肤之上,春光若隐若现。


        

美目内,此时色彩复杂至极。


        

跟前,一团殷红神光微微绽放光华,其上,凤凰栖息。


        

“唳...”


        

轻鸣声连连,好似与自己的主人心灵相通,声音亦显低迷。


        

片刻后...


        

“...”


        

注视着自己内天地中的一缕衣絮,已然良久的洛红衣,唯有默然一长叹,随而宛如彻底认命般,朝着虚空弹出一道殷红流光,眨眼即逝。


        

做完一切后,莲臂无力低垂,使得衣袖轻扬,视其色彩...


        

却是皑皑雪白...


        

......


        

鉴天司。


        

因庞子山的神魂灯,今日悄然碎裂,此时唯有副掌司——姜延熙,坐守于此,以免出现差错。


        

嗡!


        

突兀间,虚空当中,殷红流光骤然乍现,随而化作一方奏章,凭空而立。


        

下一息。


        

一袭紫衣的老者,朝着跟前奏章遥相一叩首:“微臣姜延熙,叩谢吾帝天授!”


        

待行完礼后,方才胆敢接过奏章,视其内容。


        

“这...”


        

粗略一看,老者的面色便是显得无比怪异,视其眸光,更是惊颤不止,哆嗦的唇口下意识的呢喃道:


        

“从今日起,南方凡尘国度——大夏,与吾大元地位相当,不再属于大元管辖之地!”


        

“从今往后,凡吾大元人士,当对其礼让三分,退避三舍,非吾亲授,不得踏入大夏半步!”


        

“此令,永存!”


        

......


        

时间飞快,夜色即将袭至。


        

天际之上,残阳如血,余晖黯淡。


        

大夏北疆之外,张道玄一行人等,依旧枯坐于此。


        

“气机尽数消失,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自打洛红衣一道分身亲临大夏后,张道玄与槃尘大师二者,便是有所顾忌的将自身神识彻底收回,直至现在。


        

已然对京兆府后事如何,可谓两眼一抹黑。


        

“先前没感知错的话,绝对是两道不同的帝境气息!”


        

“那个小鬼原来真的是帝级血脉...”


        

“不过看这情况,恐怕是动用了‘帝临’,方才将大元女帝强行击退...”


        

“但如若想取胜,却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可惜啊...”


        

“这么好的资质,就这般的浪费了~”


        

被佛箍束缚至今的啸苍,凭借玄天境的兽体感应,对京兆府一战,猜测连连。


        

在他看来,苏白即使真的是一名妖族天骄,那也只是尚未成长起来的天骄,想要与一名真正的帝境交锋,肯定是无法久撑的,那么对于之后的结果,啸苍心中,也已经有了定论了。


        

“阿弥陀佛...”


        

槃尘大师身侧,玄幽却是目光灼灼的紧盯着京兆府的方向。


        

虽说他也不知晓之前到底战况如何,但自身的佛心却一直在告诉着他:


        

京兆府,危机已除!


        

同时,那自打与槃尘大师,临至大夏以来,就惴惴不安的第六感,亦是全然一消。


        

这些状况,无一不再说明一件事:


        

苏白可能...


        

嗡!


        

恰在此时,北方的天际上,一道流光,飞速朝着大夏的方向赶至。


        

“来了!”


        

同一时间,张道玄与槃尘大师,纷纷睁开双眸,目光紧盯苍穹之上。


        

嗖!


        

流光速度极快,眨眼便至头顶,但就在众人以为会继续朝着大夏境内而去时,却是...


        

直接停留在了原地。


        

轰!


        

光华瞬间绽放,鉴天司副掌司,姜延熙的话语,悄然降临众人心头,其音略带颤色:


        

“传吾大元帝主天诏,从今日起...”


        

“大夏,与吾大元地位相当,不再属于大元管辖之地!”


        

“...”


        

“此令,永存!”


        

......


        

凤阳阁。


        

“还算懂事。”


        

在听完了脑海中的话语后,戴着一顶花色小睡帽的苏白,不由玩味一笑,随即便是不再关注此事,同时稍显臃肿的身躯,朝着被絮里侧,缓缓挪移。


        

“咦,这丫头是不是又胖了,还挺有弹性的...”


        

正在努力钻被窝的苏白,也没有细想,小屁股连连拱动。


        

“...”


        

下一刻,便是感觉自己的后颈处,多了一只小手...


        

身上原本的被絮,伴随着一阵失空感,开始脱离自己的体表。


        

“喵...”


        

被迫悬在空中,与一双娇美的脸庞,缓缓四目相对,苏白发现,自己貌似除了卖萌,好像再也别无他法了...


        

“你这只色猫!”


        

只穿着一袭轻纱的夏语灵,小脸显得有些嫣红,方才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脑海中的那则‘天诏’之上,如若不是苏白太过‘肆意妄为’,她也不会多说什么...


        

“我没有!才不是!你污蔑!”


        

苏白嘴角微微嘀咕道,同时目光下意识的投向跟前的深渊处。


        

“...”


        

见状,秀拳微微紧握,下一刻...


        

“色小白!!!”


        

“原本还想给你一点奖励的,现在...妄想!”


        

“你这只可恶的色猫!”


        

话语间,夏语灵双手连连挥舞,将苏白圆润的小脸,捏成各种形状,看似羞怒的语气下,一股久违的轻松,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