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默刚到这里便发现秦冲了,只是忙于处理这场闹剧,没有第一时间和秦冲打招呼。


        

而此时事情处理完毕,秦冲又留在原地,陈默随即便走上前几步拱手说道:“秦道友,好久不见,恭喜你筑基成功啊。”


        

“陈道友客气了,也不是一样也筑基成功了吗?同喜同喜。”


        

“能在这里碰到你,看来我们还真有缘分啊。”


        

“秦某也没有想到这么巧。”


        

许久未见,两人自然少不了一番寒暄,此时两人都成为了筑基期修士,言辞之间自然客套了许多。


        

“对了,你在哪里落脚的?”寒暄结束之后,陈默便问起了秦冲的住处。


        

“暂居在静心居。”


        

“静心居?哪里的确不错,陈默还有俗务在身,改日再去拜访你,若是秦道友有事也可以到长老院找我。”


        

“一定一定,陈道友请便。”


        

和秦冲告辞之后,陈默便带着几人继续巡逻去了。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送走了陈默之后,秦冲这才转回了注意力,然而此时那少女似乎开始收拾摊位,准备离开了。


        

见此秦冲便说道:“这位道友且慢,这株星云草怎么卖?”


        

听到秦冲这么一说,那少女自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随即腼腆的说道:“秦前辈真的要这株星云草吗?”


        

之前秦冲和陈默两人的对话,少女自然听的十分清楚。


        

“若不是听到这星云草之名,秦某也不会到此。”


        

“亲前辈见谅,前辈和那陈前辈乃是好友,晚辈本该适当优惠一些的,但晚辈现在又急需灵石,所以......”


        

“无妨,你只管报价便是。”


        

“晚辈想卖两千枚灵石。”


        

闻此秦冲也不禁微微一怔,继而说道:“这星云草确实是适用于筑基期的灵草,但此灵草并不常用,而且年份也只有八十多年的样子,你这个价格确实高了些。”


        

虽然现在秦冲身家丰厚,两千枚灵石不算什么,但自己可不想做冤大头。


        

“秦前辈见谅,这一点晚辈也知道,只是晚辈实在没有办法了,家父因这一株灵草受了重伤,所以想凑灵石买一枚铸脉丹,不然的话......”


        

见此秦冲也不禁有些犹豫了,星云草对于其他人而言,或许没多少价值,但是对自己来说,那就是不可或缺之物,难得碰到一株,秦冲自然要将其拿下。


        

虽然秦冲在奇宝阁给苏宁的玉简之上也有此物,但秦冲还是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既然如此,两千灵石秦某出了。”


        

闻此那少女的神色顿时大喜说道:“多些秦前辈,多谢秦前辈。”


        

完成交割之后,秦冲便缓缓离开了坊市,但是此时秦冲却发现有几道异样的目光看向自己,对此秦冲也不明所以。


        

返回静心居之后,秦冲也开始考虑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计划安排。


        

首先炼制地元丹肯定是重中之重,但是等待奇宝阁的消息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而且最终能不能收集齐全还未可知,因此这方面只有等到奇宝阁的消息之后再做决定。


        

制符炼丹秦冲现在也算初步入门了,以后只要不停的钻研练习,造诣定会稳步提升的,但是在这两道之上一会就不会想之前那样陷入疯狂炼制的情况,只要按部就班的来就行。


        

身在三元城不比自己的洞府,炼丹的话有些不便,不过秦冲还是要准备一些筑基期常见丹药的材料,待返回苍龙谷之后,也开始炼制起来,继而提升炼丹造诣。


        

制符的话就没有那么多麻烦了,只要准备一些材料在这里便能炼制。


        

因此接下来的几天,秦冲还是打算多购置一些这方面的材料。


        

除此之外炼器方面秦冲也需要准备起来了,且不说炼制那混沌木,以后若是有幸进阶金丹期,自己的法宝总不能假手他人,所以炼器也是必须要掌握的。


        

和炼丹一样,在这里似乎不具备炼器的条件,但还是要准备起来。


        

平时修炼之余,何鹏的那些炼丹炼器心得自己也要继续钻研,还有那“千羽御灵诀”,这些东西秦冲都要将其吃透才行。


        

细算一番之后,秦冲发现修仙好累,似乎比自己前世上班还累。


        

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想要冲上巅峰之境就必须不停的努力钻研和刻苦修炼。


        

数日之后,陈默如约而至。


        

“秦道友真是会挑地方,这静心居可是三元城内数一数二的好住处的。”刚一走进秦冲住的小院,陈默便兴致勃勃的说道。


        

“是这样吗?秦某可是第一次来三元城,哪里会知道那么多?只是别人代为推荐的。”


        

“不会是那孙翔吧?”


        

“陈道友不愧是三元盟的人,对这里的人头很熟啊。”


        

“咳,也算不上多熟,不过这三元城之中比较有名的几个向导陈某倒是知道几个,那孙翔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


        

“原来如此,陈兄请坐。”


        

两人说话的功夫,便已经走进了客厅之内。


        

“这次加到秦道友,倒是让我想起当初在苍梧矿脉之时,此时想来竟有几分怀念啊。”


        

“哦,此话怎讲?”


        

“哎,那时虽然每天过的都很辛苦,但努力赚取的每一枚灵石都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之事。”


        

听陈默这么一说,秦冲便知道这三元盟之内怕也没有那么简单。


        

“看来陈兄感概颇多啊。”


        

当初在苍梧矿脉,秦冲和陈默也仅仅相处了近一个月时间而已,平时交流也不算多,不过彼此留下的印象倒还不错。


        

此次陈默能这般挂念旧情,亲自上门拜访,也让秦冲对此人多了几分好感。


        

久别重逢,两人自然交流了许多东西。


        

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陈默在诉说自己的这几年的大概经历,而秦冲所言则简短许多,看起来倒是更像陈默在秦冲这里倒苦水。


        

但从这些话语之中,秦冲也对这三元盟有了更多的了解。


        

直到数个时辰之后,天色渐晚,陈默这才起身告辞。


        

“今日陈某打扰秦道友了,还望见谅一二啊。”


        

“陈道友客气了,今日和道友交流,秦某受益良多。”


        

“如此陈某便告辞了。”


        

“请!”


        

秦冲将陈默送出静心居之后,这才返回了住所。


        

此次从陈默口中秦冲知道这三元城远比自己想的要复杂的多,看来今后在这三元城还需更加谨慎一些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