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秦冲便在这三元城待了一个多月了,静心居一个月的租期过了之后,秦冲便又去续租了三个月,根据现在的情况他一时半会还不会离开此城。


        

这一日秦冲总算等到奇宝阁的消息,随即便匆匆忙忙的赶了过去。


        

还是上次的那个雅间之内,苏宁将一只储物袋递给了秦冲。


        

“实在不好意思,让秦道友久等了,不过妾身还需说明一点,这次帮你收集的材料并未凑齐,其中差了一味辰海花,另外还有几味灵药份额也没有达到秦道友的标准。”


        

闻此秦冲也不禁眉头微微一皱,辰海花可是炼制地元丹的主药之一,缺了它地元丹的炼制怕是还要继续延后了。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搜集的灵药之中确实有不少罕见之物,奇宝阁能收集到这种程度也算十分难得了。


        

“苏道友过谦了,能收集到这么多材料,秦某已经很满意了。”


        

“如此就多谢秦道友大度了,这次的材料费用一共是一万六千七百枚灵石。”


        

听到这个价格秦冲并未感到意外,虽然比自己之前估算的多出了三成,但是人家收集材料也需要时间和不少的人手,这般价格也算在合理范围之内。


        

随即便和苏宁完成了交割,此时那苏宁却拿出一枚巴掌大小的令牌出来,令牌通体黝黑,上面刻了一个“苍”字,十分显眼。


        

“秦道友,这是我们苍云商盟的一枚苍云令,还请你收下。”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苍云令?这算是你们的贵宾令牌吗?”收下令牌之后,秦冲不禁问道。


        

“秦道友慧眼,我们的苍云令共有黄红白黑四种等级,黑色这是最末等的,凭借此令牌到苍云商盟的所有店铺都能享受到一定比例的优惠,而且可以免费参与鄙盟的所有拍卖会。”


        

“如此说来还真是个好东西,那秦某便却之不恭了。”


        

“虽说这黑色苍云令只是最低等级的令牌,但是想拿到它也不是很容易的。”


        

“哦,那秦某倒是很想知道是什么条件呢?”


        

“想得到这枚令牌,需要在我们苍云商盟的店铺和拍卖会上交易额达到十万灵石以上才行。”


        

闻此秦冲脸色也不禁微微一变,继而说道:“看来苏仙子早知道我上次从你们拍卖会上竞的筑基丹之事了。”


        

“秦道友放心,这些都是我们的内部核心资料,绝对不会泄露分毫的。”


        

“秦某现在已侥幸筑基成功,说来还要感谢贵盟才是。”


        

“秦道友客气了,阁下能顺利筑基是阁下的机缘,我们只是做买卖而已。”


        

随即秦冲话锋一转,问道了辰海花之事。


        

“苏道友可有办法打探到辰海花的消息?”


        

“这个是在抱歉,眼下并无此灵药的任何踪迹。”


        

“如此秦某便只能另想办法了,秦某就此告辞了。”


        

“秦道友请,妾身送你出去。”


        

出了奇宝阁的大门,秦冲正打算离去,忽然想到了炼器之事,随即转身问道:“苏道友,你们奇宝阁之内应该有炼丹室或者炼器室吧?”


        

闻此那苏宁也不禁一阵错愕,继而说道:“我们奇宝阁还算有些规模,这等地方自然是要有所准备的,秦道友何出此问?”


        

“那不知道你们的这些地方可否被租用呢?”


        

听到秦冲这么说,苏宁自然就知道了秦冲的用意。


        

“实在抱歉,奇宝阁只有两件丹器室,平时都十分忙碌,怕是不能租给道友了。”


        

“原来如此,恕秦某冒昧了。”


        

“秦道友是打算炼丹还是炼器呢?”


        

“秦某最近研究了不少炼器的资料典籍,所以忽发奇想想尝试炼制一番。”


        

“若秦道友只是初学的话,妾身倒是有个主意。”


        

“愿闻其详!”


        

“这三元城之内倒是有不少炼丹炼器的小作坊,不一定都在坊市之内,秦道友若是有暇,可以多去走走,有些地处偏僻生意冷清的地方,料想能解秦道友之困。”


        

“多谢苏道友指点。”


        

“秦道友客气了。”


        

随即秦冲便离开了此地,本想就此返回静心居,却忽然看到一个身影,顿时让秦冲想到一事,继而便跟了上去。


        

正是上次售卖星云草给自己的少女,原因正是为了辰海花。


        

这次苏宁帮自己收集的材料之中,虽然有两株星云草但却并未达到自己要求的数量,因此之前弄到手的那株星云草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根据地元丹丹方上的记载,辰海花和星云草虽然不是常见的伴生灵物,但这两种灵草一般情况都会出现在同一个区域。


        

因此这少女或是自己寻找辰海花的一个线索。


        

奇宝阁搜集来的材料中间都不知道经过了几手了,所以追根朔源的话可能难度会大很多,但从这少女身上寻找线索,可能会简单一些。


        

此时天色渐晚,已是黄昏时分。


        

此女看来是刚刚收摊准备返回住所了,本来秦冲打算将其叫住询问一番的,可刚刚走出坊市,秦冲看到另外一个身影走向这少女,随即便没有上前。


        

正是上次和此女产生冲突的强三儿,不过此时看两人的情形并非上次见的那般样子。


        

这让秦冲顿时好奇起来,于是便决定跟上去看个究竟。


        

以秦冲筑基期的修为,跟踪这两人自然是易如反掌之事。


        

一路穿街走巷,这两人来到了城东的一处僻静小巷,继而进入了一个院落之内。


        

此处虽然偏僻,但这处院落的规模可是不小。


        

而且院落的前方还有一处临街的建筑,也算颇具规模了。


        

这竟然是一处炼器坊,牌匾之上写着:“叶氏炼器坊”,不过此时已经关门了。


        

本来那少女和强三儿碰头,一路有说有笑的走到这里,就足够可疑了,现在秦冲有发现这么一处地方,自然是对那两人的身份也好奇了起来。


        

见此秦冲并未直接上前,而是在不远处用神识探了过去,然而此举却是出现了一件让秦冲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


        

秦冲的神识刚刚抵近那小院的围墙,随即便出现了一股强大的神识将秦冲的神识逼退,这股神识的强大令秦冲心中骇然。


        

自己能明显感觉到,那股神识只是稍稍朝外延伸了一下,自己的神识便以卵击石一般被反弹了回来。


        

即使是筑基后期的修士,神识也不可能强大到这种程度,难道这不起眼的小院之中还隐藏了一位金丹期的强者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