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此秦冲有些无奈,只能就此离开了。


        

虽说这是在城池之内,但招惹到一位金丹期的存在,始终不是明智之举,还是趁对方尚未发怒之前赶紧离开这里吧。


        

至于询问辰海花之事只能日后再说,看样子那少女经常无坊市摆摊,今后说不定还能碰到。


        

可就在秦冲准备离开之际,一道声音传入耳中,当秦冲当即心中一震。


        

“道友既然到此,何不进来一续?”


        

传音入耳,虽然明知那人就在小院之中,但秦冲始终感知不到对方的气息,看来确实是金丹期修士而已了。


        

“吱咛!”一声,小院的大门自己打开了。


        

事已至此,秦冲只能硬着头皮去会会这位金丹期修士了。


        

当秦冲走进院子之内,迎接他的正是之前那名少女,而且此时他身后还站了两人,一人是自己见过的强三儿,另外一名青年秦冲并未见过。


        

这少女似乎换了一副面孔,不像上次在坊市见的那般楚楚可怜,反而换上了一副古井精怪的样子。


        

而在其身后的强三儿两人,脸上也是多出了一股玩味之色。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见此秦冲不由地眉头微皱,神色凝重了起来。


        

“咦,原来是秦前辈大驾光临,欢迎欢迎。”


        

“秦某唐突了,道友太客气了。”


        

而就在此时,大厅之内传出一道声音:“菲儿不要胡闹,快请客人进来。”


        

从声音判断这似乎是一名老者。


        

“知道了,爷爷。”


        

叶菲儿一边回答,一边对这秦冲做出了请的手势。


        

随即秦冲便冲叶菲儿微微点头示意,继而走进了大厅之内,此时叶菲儿几人并未跟进来。


        

大厅的主位上作者一名年近六旬的老者,须发灰白面色红润,身材中等神色和蔼,举手投足颇有一股仙风道骨的气派。


        

因秦冲筑基初期的修为,根本感知不到对方身上的丝毫法力气息。


        

“秦冲拜见前辈,冒昧拜访还望前辈见谅。”


        

“原来是秦道友,不必客气,请坐吧。”


        

“多谢前辈。”


        

“老夫叶铭,在此开了一间炼器坊,秦道友跟随老夫的孙女到此,想必是有什么原因吧?”


        

“原来是叶前辈,前辈莫要误会,晚辈并无恶意。”


        

“哈哈,秦道友无需紧张,你有没有恶意老夫早就察觉到了,想必是那菲儿在坊市胡闹招惹到秦道友了吧?”


        

看来这叶铭对自己孙女的品性十分了解,不然也不会这般说。


        

“晚辈适逢其会,在令孙手上买了一株星云草,因此有些疑惑想询问一下,故而才到此处的。”


        

“星云草?据老夫所知,她手上确实有一株,不过年份尚低不堪大用罢了,想来秦道友是觉得购买那星云草吃亏了吧?”


        

“前辈误会了,晚辈是想问一下这星云草的出处罢了。”


        

“原来是这样啊,如此老夫就放心了,菲儿被老夫宠坏了,平时不喜欢修炼,就喜欢和几个狐朋狗友在坊市那边胡闹,不过也并未惹出过大麻烦,故此老夫并未严加管教。”


        

这叶铭答非所问,倒是让秦冲一时不知该如何再开口。


        

“今日能有幸见到前辈,也是晚辈的荣幸。”


        

“道友言重了,道友是想知道星云草的出处?”


        

“正是,还望前辈指点。”


        

“其实那一株星云草是老夫前几年外出时意外得到的,只是年份太低就送给了菲儿,却没想到她将此物卖给给了道友。”


        

此时秦冲算是明白,叶铭总是左右言其他,看来是有什么条件才能把信息给自己的,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本以为这星云草对金丹期修士而言不算什么,故而便直接询问了。


        

想不到还是这样的结果,自己还是大意了。


        

“叶前辈需要什么条件的话,尽管直说便是,若是在晚辈的能力范围之内,定然会前辈办到。”


        

“其实这星云草对老夫而言不算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不过老夫最近却有一件烦心事,只是老夫最近不能离开此处,所以还希望道友能帮忙一二。”


        

“前辈尽管明言便是。”


        

“老夫最近研究炼器之道,需要一些银寒晶,只是最近城中各大商铺都缺货,所以还请道友跑一趟,另外那星云草的位置和银寒晶的出处相距不远,秦道友想必会亲自去一趟,如此顺便帮老夫完成此事,如何?”


        

“银寒晶似乎是炼制下品灵器的主材料,以晚辈现在的修为应该可以办到。”


        

“哈哈,你知道此物就最好不过了,省的老夫再解释一番了。”


        

“既然是在晚辈的能力范围之内,晚辈定然帮前辈弄到此物。”


        

“好,那就一言为定了。”


        

秦冲答应此事之后,叶铭便将星云草的出处告诉了秦冲,同时也告诉他了银寒晶所在之地,正如他所言这两种东西所在之地相距不算太远,以自己的遁速两天之内便能赶到。


        

事情敲定,秦冲便起身告辞。


        

“如此甚好,秦道友若是帮老夫办成此事,定有他谢。”


        

“前辈言重了,晚辈就此告辞。”


        

而此事叶铭对这厅外说道:“菲儿,帮老夫松松秦道友。”


        

“前辈请留步。”


        

走出大厅,叶菲儿正在此处等候。


        

见秦冲走出,此时却又换了一副面孔,对这秦冲小声说道:“秦前辈,对不起了,上次我骗了你,要不我把多出的灵石还给你吧?”


        

看来这小姑娘对他爷爷还是有些顾忌的,想来是怕自己将这件事情告诉他爷爷。


        

“放心吧,我和叶前辈并未说及此事,星云草对我确实有用,灵石你还是留着吧。”


        

“多谢秦前辈。”


        

此时秦冲不禁觉得,这小丫头不是当演员太可惜了,这瞬间转换面孔的演技当真是炉火纯青。


        

返回静心居之后,秦冲便开始准备外出之事。


        

据那叶铭所言,那株星云草是从比翼峰附近找到的,那里正是长白山脉之中的两座相邻的山峰,虽然已经深入山脉深处了一段距离,但以秦冲现在筑基初期的修为应该应付的来。


        

根据资料,比翼峰附近最先实力最强的妖兽也不过三阶,而且数量也不是很多。


        

即便如此秦冲还是打算好好准备一番,那何鹏的天罗伞攻守兼备,现在勉强何用,加上一件符宝,以及极品法器飞云剑和上品的摄魂铃,手段倒是够用。


        

秦冲此时打算再炼制几枚初阶符篆,虽然同样的初阶符篆,但筑基期和炼气期炼制出来的品质还是有不小差别的,威力自然也不可同日而语。